疯狂农民工  第0280章 被绑

类别: 都市生活 | 村官 | 红颜 | 激战 | 官场   作者:弹剑吟诗啸  书名:疯狂农民工  更新时间:2017-11-29
 
喝着咖啡,听着一首不知名的钢琴曲,偶尔抬头,瞧瞧对面的美女,这真是人间美事,夏建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

“怎么了,是不是和我一起出来有压力?“苏一曼转动着咖啡杯里的汤匙,轻声的问道。

夏建摇了摇头,呵呵一笑说:“不是压力,而是动力,太向往这样的生活了,看来我得好好奋斗了“

“夏总实在是太谦虚了,以你目前的地位,过上这样的生活,可以说太简单了,只不过你不懂得什么叫生活而已“苏一曼说着,微微的冲夏建一笑。

我还不懂得什么叫生活?夏建心里略有点不服气,但他嘴上还是没有说出来,苏一曼看着夏建的表情,呵呵笑道:“在你的心目中,工作第一,世俗观念第二,有这两把夹锁压在你身上,你还能说你懂生活吗?“

苏一曼的眼睛里充满着调皮的挑衅,夏建则无语了,人家说的一点儿都没错,他每天除了拼命的工作以外,几乎把自己封闭了起来,如果不是公司的贷款问题,他怎么可能约苏一曼出来。

心里已经服输了,但夏建嘴上还是说了一句:“我和你们比不了,说到底是自己还是一个农民工“

“切!又来了,这是你自己的想法,可我从来都没有这样看你,而且我一直都认为你很棒,非常的了不起,年纪轻轻,就能撑起创业集团这把大伞,实在是让人佩服“苏一曼说着,白晰的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这一点夏建看得十分清楚。

他不明白了,不就说了一句好听的话吗?也不至于害羞成这样,女人的心思,夏建是越来越不懂了。

要了几份点心,两个人轻轻的说着话,完全融入了这里的气氛之中。

忽然,苏一曼问了一句:“你知道吗?就是偷过我家磁砖的哪两个保安,一个听说跳楼了,而另一个好像因杀人被抓,也有可能活不成了?“

“是吗?罪有应得“夏建镇定的说了一句,其实他的心里并不平静。

苏一曼微微一笑说:“你们男人的心都很硬,要不是这两人,我们也不会认识,不过听说他们落了个这样的下场,确实让人有点遗憾“

夏建抬起头,正想说话时,他发现在离她们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戴着大墨镜的男子正朝她们这儿偷看,一种不祥的感觉顿时涌上了心头。

“怎么了?”苏一曼一看夏建的样子,不禁问道。

夏建微微一笑说:“没什么事,我们回去怎样?”

“每次都是这样,让人不尽兴”苏一曼虽然嘴上说着,但她还是站了起来,她是聪明人,夏建忽然这样,可能有他的道理。

就在夏建转身的一瞬间,戴墨镜的男人也开始动身了,他的这一举动,已被夏建看了个清楚。

进入电梯,苏一曼低声问道:“是不是遇上什么麻烦了”

“好像有人跟踪我,下楼后,你开车先走“夏建小声的说道。

苏一曼听话的点了点头,一出电梯口,她头也不回的朝停车的地方走去,这让夏建省了不少事。

这个时候,外面已是花灯点点,人来人往,异常的热闹,夏建假装着系鞋带,朝四周看了一眼,哪个戴墨镜的男人没有再看到,难道是自己多疑了。

不可能,他的直觉一直都是很准的,忽然他恍然大悟,天已经黑了,出了门还带墨镜,哪岂不是脑袋被驴踢了。

夏建心里这样想着,起身便向路边走去,他得打车回去。刚要招手时,忽然声后传来了一个冰冷的声音:“不要动,否则你的肾就没了“

紧接着,一个尖尖的东西抵在了他的腰部,夏建一惊,发现抵在他腰部的东西,大概已剌穿了他的衣服,因为他感到了剌痛。

动看来是不能动了,就不知对方要想干什么?就在这时,他的身后又冒出了两个人,一边一个,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胳膊。

这下夏建有点紧张了,可一时动弹不了,紧接着,他脖子上一痛,人便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的时间,夏建慢慢的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睡在水泥地板上,脖子痛的要命,可让他欣喜的是脚和手还能动。

夏建慢慢的爬了起来,发现是一个刚建了一半的大楼,大楼四周还没有围墙,全用木板及彩条布隔挡着。

楼内乱七八糟的丢着一些砖块,在一根柱子旁边,站着四五个身强力壮的大汉,他们的脸上都戴着面具,根本看不出这些人是谁?也弄不清他们的实际年龄。

夏建这才觉得,自己不是在做梦,而是被绑架了,他想起了拦出租车的一瞬间。

“对不起了夏总,把你请到这种地方来,确实有点委屈,可你不讲信用,我们只能这样做了“站在最中间的一个男子,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夏建不是傻瓜,一听他这声音是故意装的。

事情已到了这种地步,怕已没有了用,必须想办法脱身这才是上上之策,夏建让自己镇定了一点,轻声问道:“你是?我怎么不讲信用了?”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收了我们六万元,而人并没有离开富川市,你说你讲信用吗?“哪男子嘴角一翘,大声的说道。

夏建轻轻的活动了一下脖子,呵呵笑道:“我并没有答应谁我要离开富川市,至于哪六万元吗?我只不过是替人保管“

“好!有个性,既然夏总这么想,哪我们只能把你从这楼上丢下去了“哪男子说着,朝身后一挥手。

夏建往后退了一步,双拳一握,做好了打架的姿势,男子大丈,就算是死,也要站着死,这就是他夏建的性格。

“哈哈哈哈!早就听说夏总的身手非常了得,而且还很好斗,今天一见果然如此,但你想错了,你死了,我们这钱可就找不到人要了,再说了,富川市已被创业集团占领了大半壁江山,谁坐你这个位置,都能坐得好“哪男子不禁哈哈大笑着说道。

只要谈钱,这事就好办多了,夏建微微一笑,朗声说道:“钱可以一分不少的还给你们,但我不知道,这钱到底是不是你们的,如果再过几天,又有人跑来跟我要,我是不是还要给人家?“夏建这样说是因为自己卡上还真没有这么多。

“听好了,今天请你过来,一是我们想拿回哪笔钱,二是警告你,差不多就行了,富川市总不能让你一个人吃掉,就算你吃肉,也得给别人留点汤喝”哪人有点怒了。

夏建一惊,慌乱中往后一看,我的个乖乖,他还以就前面这几个家伙,没想到,他的身后,还站了七八个,看来今天不把这笔钱交出来,他真得很难脱身。

这可怎么办?本来想以这笔钱钓出个大鱼来,没承想事情发生了转变,这让夏建有点措手不及。

“你这么磨矶,是不是真不想活了?”哪男子逼近了一步,虽然他脸上戴着面具,但夏建也能感到他心中燃烧的愤怒。

夏建一急,脱口说道:“我卡上没有这么多钱”

“废什么话,堂堂一个个创业集团的老总,卡上连六万元也没有,说出去不怕别人笑话,把卡交出来”哪男人说着,一挥手,他后的另外一人走近了夏建。

妈了个蛋,老子实话实说,这家伙还不相信,既然这样,你们去取,取不出来你们总该想信了吧!夏建一想到这里,爽快的把自己的银行卡交了出去。

“告诉密码,别耍花样,否则有你好受“哪男子说着,让人拿过来了纸和笔,看来他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反正卡里也就几千块钱,拿走就拿走呗!上次西坪村舞狮大会,所有伤员的费用,可都是夏建一个人掏的。

哪男子拿过密码看了一眼,便把纸条撕了个粉碎,然后笑着对夏建说:“老实呆着吧!等明天我们取上钱后,我再送你出去“

夏建心里想,这群傻瓜,就不会先去柜员机上查查,万一密码错了,或者卡里真没钱,哪明天岂不白等了,这家伙未免也太自信了。

一间很小的房子,地上丢着几块木板,看来这就是今晚的床铺了,夏建看了一眼门口站着的几个人,也不在乎自己刚穿的新西装,往木板上一躺,便要大睡。

“这人怎么能是创业集团的老总,你看他的邋遢相,简直就是一个民工“门口站着的人中,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

还未入睡的夏建,心里暗骂道:“去你大爷的,老子本来就是一个农民工,还用得着你们猜“

恍惚中,夏建便睡了过去。

又是哪个戴着面具的家伙,他让人把夏建带了过去,夏建还未走近,哪人就开始狞笑道:“你给老子的密码是错误的,看来你是真不想活了“

“密码是正确的,可卡里真没有那么多钱,这话我给你说过“夏建强辩着。

哪人看了夏建一眼,拿下了面具,他笑着说:“让你死得死个明白,从楼上丢下去“

“啊!你是朱惠“夏建大叫一声,人已被丢出了楼外。

请记住本站域名:大风车小说, 搜索 "大风车小说"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