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0505章 小萝莉联盟?

类别: 科幻 | 时空穿梭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 暗影熊   作者:暗影熊  书名: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更新时间:2021-04-06
 
远坂凛今天整个人都有点恹恹的,心下很不高兴,一点都不高兴!

因为,她在昨天的猜拳比赛中,以1比2的成绩惜败于她的那个一点都不会谦让的讨厌妹妹樱,失去了参与即将开始的第四次圣杯战争的参赛资格,并很是眼红地看着对方的手上获得了那个鲜艳的令咒……然后就只能羡慕地看着对方整天可以和那个叫做露维亚瑟琳塔艾德费尔特的小阿姨凑在一起,探讨着圣杯战争的相关事宜,而她除了生闷气之外,就什么也都做不了。

所以,现在她正气鼓鼓地坐在一棵樱花树下,赌气地看着自己的那本魔法书,来个眼不见为净?反正,到目前为止,她现在已经快要看完这第一本了,对于魔法和奥术的理解,也已经远远超乎了一开始时候的那种懵懂无知,也大概是分清楚了什么是魔法和魔术?

总之,在她大概明白了什么是奥术魔法之后,她对于家传的那些宝石魔术,已经差不多给彻底丢弃了!

一则,是因为她的远坂时臣父亲大人已经失踪在无尽的平行时空之中,再没有任何人来教她远坂家的宝石魔术;再则,就是她家的那栋传承了几百年的房子已经被大火烧掉了,所以,对于现在可以说是没有了家学传承的远坂家来说,姐姐去学奥术,妹妹学暗影,已经就变成了她们唯一的选择!

虽然对于不能继承家传的宝石魔术和刻印,让急于获得法术的远坂凛有那么一点点的小遗憾,但是相对于自己已经获得学习更加优异的奥术这个机会来说,这种事情,显然就不是那么太让人在意了的。

奥术法师们研究世界的真理,探索宇宙的奥秘,让原本应该是最重要牧的法术和魔法等等,反倒成了研究和探索的手段……对于这种新奇的说法,让远坂凛感到非常地好奇!虽然,她很多都不是很明白,但是她就觉得,那个叫做流浪法师的瑞兹,就一定是个奥术大师,也一定非常非常地厉害!

因为就对方在书中所说的:遨游于奥术的海洋,让世界的能量冲刷己身,于施法的过程中追寻那令这世界从无到有、万物成形的原生魔法,找到那些神秘符文的碎片,就可以勘透世界的真相?

很多东西凛都还看不懂,但是就只觉得很厉害就是了!好在的是,这本书很快就要被她看完了,希望明天显现的内容,再不会是这种无聊的东西了吧?

到时候,开始正式修习学徒法术的她,就一定可以增强自己的魔力和学会很多好玩的魔法,就比如……逮着机会,按照书里说的,将她的那个妹妹樱给变成一头只会‘咩咩叫’的绵羊?

真的可以学会那种样子的话,就一定超好玩的吧?

嘿!肯定会的,而且她相信,要不了多久,她就可以狠狠地惩罚那边那个胆敢冒犯姐姐大人,还敢和姐姐大人抢令咒玩的可恶的小家伙了!

“哇喔!!”

“露维亚小阿姨,你的这个盒子又是什么东西,是吃的还是好玩的?”

这时,正当远坂凛想要努力将这第一本奥数基础介绍的书剩下的最后几页给一口气看完的时候,突然,在远处另一棵樱花树下边,她的小老师安妮姐姐就正在和她的妹妹樱以及那个小阿姨露维亚瑟琳塔艾德费尔特凑在一起,当看着对方小心翼翼地拿出的一个精致的木头防潮盒子后,樱就大声地惊叹了起来!

“都不是,这是更好的东西,你们就睁大眼睛看好了吧!”

露维亚瑟琳塔的声音在樱的惊呼声过后,就再次朝着凛这边传了过来。而听到这之后,凛沉默了一会,就终于是坐不住了!

看着自己怀中剩下最后几页的书本,再看看远处凑在一起的三个兴致勃勃的小伙伴,远坂凛纠结了好一会,就终于被好奇心给打败了,于是赶紧猛地合起魔法书,连短裙屁股上的花瓣都来不及拍掉就急匆匆地往着对方的那颗树下大快步跑了过去!

有好玩的东西,她也很像看看的啊……

对于自己的安妮小老师、妹妹和小阿姨她们正在惊叹的事情,她是真的感到很好奇的,而刚刚那个惊呼声,就已经让她彻底没有了继续看书地平和心境,还让她心里如同装了一只小猫一般,不跑去看一眼的话,就会被挠得直痒痒!

而至于那本书,则被她直接丢在了原地,因为,对那本别人抢不走也看不懂的魔法书,她们早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整天都傻乎乎地抱在怀里了。

“快让让,我也想要看看这盒子里到底有些什么……”

第四个小脑袋很快就在盒子的上方挤了进来,并和其它三双大眼睛一起,直愣愣地盯着盒子里的东西。

“嗯?这么一块破布又有什么好看的,你们还大呼小叫?!”

由于被这三人的惊呼声,特别是她妹妹的惊呼声所吸引并耐不住寂寞而跑过来的凛,在挤着三个小脑袋凑到盒子的上方,看了一会后,她就突然坐直了身体,指着那个盒子对着她家的小阿姨露维亚瑟琳塔反问着道。

躺在这个盒子里面,就只是一个破碎的金边布片而已,看起来破破烂烂且脏兮兮的,也不知道是从哪一个垃圾堆里捡来的,这又有什么好看的?

早知道是这样的一种东西的话,她刚刚还不如继续待在那边,一口气看完自己的那第一本奥数基础呢!要知道,只要她耐心地看完剩下的那几页,稍微记忆一下,那她就可以在明天观阅新的书籍了!

“小侄女你可别乱说,这才不是什么破布!”

露维亚瑟琳塔差点就没跳了起来,她生气地指着精美盒子中的‘破布’对着刚刚跑过来的凛说道:

“这布片是圣遗物!”

“它可是很了不起的,据说,是圣女贞德当年在法兰西纵横战场时的那柄神赐长枪的枪尖鸢尾旗的旗帜上的一小块碎片!”

“这可是我们艾德费尔特家族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宝贝!”

对于圣杯战争来说,这个旗帜碎片就真的是一个宝贝,她露维亚瑟琳塔艾德费尔特怎么会允许那个无知的小侄女说它是一块破布呢?哪怕它现在就真的仅仅是一块没有任何能力的破布,但也不能就那么去说它!

“那它到底又有什么用?”

心下突然一咯噔,似乎想起了一些什么的远坂凛就装着很不在意地向对方问了这么一句。

现在,她连这个比自己大了一岁多的家伙称呼自己为小侄女都顾不上了,要是昨天的时候,她就非得就这个事情和对方好好地辩上半天不可!她可是最最讨厌对方盛气凌人,还把自己当成小辈看的那种讨厌的眼神!

因为啊,对于眼前这小块来历似乎很了不起的破布片,她已经微微有些不好的预感了……她似乎也记起了她的远坂时臣父亲大人,他似乎也有为了获得第四次圣杯战争的胜利而早就准备多时的某个媒介,只不过,现在在大火之中,恐怕早就已经被烧没了吧?

就她们从电视里看到的画面,那个远坂宅邸已经被彻底烧成了一片平地,连地下室都被里面的那些不稳定魔术宝石和炸药给直接炸没了……现在那个地方,除了一片烧焦的残檐断壁之外,什么都没有剩下……她们家的房子、衣物、玩具、漂亮的首饰以及其它东西等等,就全都被大火给烧没了,肯定也包括了父亲大人准备的那个媒介!

“它当然很有用!”

“我告诉你们,因为……凭着它,就可以用令咒召唤出最最强大的英灵,法兰西的圣女贞德!”

露维亚瑟琳塔艾德费尔特得意地抬起了自己的下巴,那双金黄的琥珀色双瞳里,满满的全是志得意满的神色。

没错,这就是她们艾德费尔特家族坚信这次圣杯战争她必定会获得胜利的保证,也是她有信心一雪上一次圣杯战争失败耻辱的底气所在!

她相信,只要她顺利地召唤出来那名代表着胜利的英灵,就一定可以为她夺取胜利!因为,历史上的圣女贞德,同样也是为法兰西奠定了胜利的伟大女英雄,哪怕化为英灵并被自己召唤后,就一定也可以给自己带来胜利!

“圣女贞德……”

“安妮老师,你知道那个叫做贞德的是谁吗?”

很显然,现在才仅仅六岁的远坂凛对于圣女贞德什么的是真的不认识,事实上,她连自己岛国的那些所谓的英雄都认不出几个,那就更别提外国的一个劳什子圣女了!

只不过,对方单是从名头上听起来,似乎确实是很厉害的样子?

“你们地球人的事情,我又哪里知道?!”

安妮没好气地瞪了对方一眼,并抱着自己的胳膊离开了那个盒子,刚刚,她还贞德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呢,可没想到却会是这种玩意……

无论是在熊盾局的时候,还是在这里,她更关心的就只是那些好玩的事情和美味的食物而已,对于其它的东西是很少有去关注的,那就更别提那些早就已经死了无数年的普通地球人了!

对于她安妮女王大人来说,那些所谓的地球英雄,或者英灵,她都是不屑一顾的!

毕竟,那些活生生的雷神或者众神之王什么的,其实也就是那个样子而已,连那些个还活着的超级英雄她都没空去记住名字,她又怎么会去记一个死了的人物?所以啊,对于那些地球历史名人的传记什么的,她向来都是懒得去翻看的,相比于她安妮女王大人,那些人的成就真的都差远了!

“你们是在说圣女贞德吗?这个我知道!”

“我看过有关她的记载,据说,她是法国的杰出军事家,天主教的圣人,一直都被法国人称为救国英雄的奥尔良农村少女!在英法百年战争期间地一段时期,她带领法国军队对抗英伦联军的入侵,可最后却不幸被捕并被施以火刑处决!”

正当那个露维亚瑟琳塔准备得意地为自己的两个小侄女以及那个看起来也不是无所不知的大魔王安妮开口解释的时候,在这时,突然就有一个陌生且清脆的声音插了进来,对方就那么用有些拗口的口音俏生生地解释着道。

而当她们四个小女孩赶紧转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时,就愕然发现:一个穿着高级皮草制成的白色皮袄套装,有着红宝石一样的红色瞳孔,以及如雪般闪耀的银色长发的美丽大姐姐正手牵着一个身着紫色洋装,银色的长发和同样是赤瞳的小女孩就出现在了她们四人的眼中,且正由远坂葵带领着走了过来。

而且,她们的手上,似乎还各自拎着一个大小不一的行李箱子,就那么来到了她们的面前。

而刚才开口说话的,则是那个差不多和樱一样高的俏生生的漂亮小女娃!

“咦?!”

“真是奇怪了……你们又是谁?”

安妮在看到新来的这两个长得很相似的家伙之后,不由得一愣,接着就那么直直地盯着俩人看了好一会,大约好几秒的样子,然后才眨眨眼,好奇地朝着对方问道。

只是第一眼,安妮就凭借自己强大的实力看出来了:对方似乎并不是正常的人类,而是被那些乱七八糟的魔术改造过的?

而更奇怪的是,这两个一大一小似乎还很像……而且,对方在有着血缘关系的同时,似乎还都是被同样的低劣手段改造过的?这个地球的那些魔术师们,都胆大妄为到这种地步,都敢随意改造人体的魔术回路了?!

显然,对于这种无知的做法,安妮是很不支持的!

因为,人类的身体远远没有那些魔术师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随随便便改造那些刻印进去,那就只会毁了原本的天赋而已,那是得不偿失的做法!就比如安妮,她就从来没有想过要改造自己,那种蠢事,她就从来没有去想过的,与其改造身体,她可能更加原因借助外物,那样可能还会更加来得有效?

就比如在庇护所世界里时,一群本事不咋滴的女萝格,硬是穿着一身神器出门并暴打三魔神,就问你怕不怕?

所以,改造身体的行为是不可取的!

无论是魔术师改造那种没有任何意义的魔法刻印和回路,又或者是普通的地球人往自己的下巴、鼻子或者胸口里硬塞东西,都是一种另类的自残形势而已,等到她们老去的时候,她们就会知道错了的!

就比如现在自己跟前的这两个魔术改造人,如果没有像她这种强大的存在出手帮忙的话,那就肯定是活不长的。

“对啊!你又是谁,为什么会来我们家这里?”

看到自己的母亲大人领来了两个自己从未见过的陌生人,不知道怎么地,看着对方手里拎着的大小行李箱,远坂凛就再次心里再次一个咯噔!因为,她好记的,在昨天,身边这个自称是自己小姨的家伙,昨天也是就这么出现的,可结果,对方却是要来和她们抢圣杯?!

因此,凛对于现在新出现的这两个家伙,她真的是感到非常地担心的。

“凛!对客人请不要那么没有礼貌!”

没等身边的客人回答,一旁的远坂葵就小小的教训了自己的女儿一声,然后才转身对着两位要到来客报以一个歉意的微笑。

“我叫伊莉雅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我身边的这个,是我的妈妈爱丽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很高兴见到你们!”

“我们来自北欧的爱因兹贝伦家,现在来到这里,当然也就是为了参加这一次的圣杯战争啊!”

赤瞳银发的小萝莉跑了出来两步,然后给正围着一个小盒子的四个小人投去一个大大的微笑。

伊莉雅的身体被爱因兹贝伦家从小改造,甚至还很可能是下一次圣杯战争而准备的圣杯,但是这一次,当爱因兹贝伦家知道某个小女孩在冬木市的丰功伟绩,并同时得知了艾德费尔特家的小狩猎犬也被派到了远坂家的遗孤身边之后,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那个艾德费尔特家的家主也打着御三家本是一体的名号,硬是让爱丽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带着她的女儿小伊莉雅丝菲尔来到了这里,并让令咒出现在小伊莉雅丝菲尔地手上,让她代表爱因兹贝伦家来参加这一次的圣杯战争。

而至于爱因兹贝伦家的家主到底是真的想来和远坂家促进关系,还是借着名头接近那个打得魔术协会不得不认怂服输的小女孩,那就不得而知了……

反正,对于三家曾经在圣杯战争上打成一团的事情,他们肯定不会现在拿到明面上来说的,这就比如之前间桐家能够成功说服远坂时臣过继小女儿一样,他们之间的关系,明面上还是保持着同盟的。

之前,似乎知道爱因兹贝伦家族用意的那个卫宫切嗣,他在开车护送母女两人到达这个庄园防护法阵外边并交给远坂葵之后,就已经掉头离开了这个山区这里,压根就没有敢再随便出现在某个可怕的小女孩面前。

“爱因兹贝伦家?”

“我就知道,这次的圣杯战争就一定就少不了你们这些家伙!!”

果然,当远坂凛仔细朝着对方的手上看去,果真就看到上面有着显眼的令咒之后,她就恨恨地小声嘟囔着。

现在,就她看到的令咒,她们远坂家有一个,爱因兹贝伦家有一个,那个艾德费尔特家的小阿姨也有一个,外加间桐家和魔术协会肯定也一定各有一个,那么,整整五个拥有令咒的Master就已经出现了!而剩下最后的两个……无论如何,也是肯定不会随机到她身上的,因为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的魔力水平,除非那个圣杯系统瞎了,否则,就肯定不会再选到她远坂凛的。

现在,在这里的五个同龄的小伙伴,三个获得了令咒,一个是比赛的裁判,就她远坂凛自己没有参与到圣杯战争中的资格,只能憋屈地充当观众,这可真是是太可恶了!

“我刚刚有听到了的,你们是在讨论圣女贞德?”

这时,小伊莉雅就大方地放下了自己手中的小行李箱,直接跑到了安妮和远坂两姐妹以及露维亚瑟琳塔的身边,毫不见外地凑过去了自己带着帽子的小脑袋,然后很快,她就如愿所偿地从那个盒子中,看到了一小片带着金边的旗帜碎片?

“噢喔……”

“看起来,好像是真的呢!真是有趣,看来,这次我的从者就一定有一个厉害的对手了!只不过,最后胜利的就肯定会是我!”

看了看盒子里的东西,小伊莉雅就点点头,也觉得对方的东西就很可能是真的!但哪怕是这样,她对于自己最后一定获得胜利的这个事实,并没有持任何的怀疑态度。

原本,第四次的圣杯战争是由入赘爱因兹贝伦家的魔术师赏金猎人卫宫切嗣负责出战的,因为对方强大的魔力和技术,以及知道该怎么去对付魔术师,那由他出手才会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但是现在不同了……

现在第四届的圣杯战争规则被两个强大的大能给活活改变了,变成了看似公平的‘和平竞赛’模式?所以,令咒自然而然就被放到了小伊莉雅的手上,并得以和自己的母亲爱丽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如同郊游一般,直接来到了这里。

反正,这一次的圣杯战争,没有任何人敢对身为Master的魔术师出手,再加上她们被安排住在某个小女孩的身边套近乎,所以爱因兹贝伦家对她们的安全就没有任何的担忧,并对这次的圣杯战争持着乐观的态度?

毕竟,能够轻松击败并杀掉足足一百多个强大魔术师和执行者,甚至连同魔道元帅似乎都不敢对阵的这样的一个存在,在对方的身边,显然就是地球上最安全的地方了!而这,也就是卫宫切嗣在送对方到达这里之后,就能从容且放心地离去,只是隐没在冬木市里暗中观察即将发生的圣杯赛事的原因所在。

“可恶的小鬼!”

“既然你说你能赢,那你到是给我们看看,你到底又准备了什么好东西,可以召唤出更厉害的从者?!”

露维亚瑟琳塔对自己家族找到的神赐长枪枪尖鸢尾旗的旗帜碎片可一直是很得意的,因为她觉得,这次的圣杯战争,就肯定没有比圣女贞德更厉害的存在了!而她自己,一旦成功召唤出对方的英灵,那就意味着已经获得了胜利,这殿是无可置疑的!

可现在,这个莫名其妙跑出来的爱因兹贝伦家的小鬼,竟然也敢口口声声地说她们能赢?所以,她就在不忿之中,想要看看对方准备的圣遗物,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给了对方那么大的自信?!

“我才不是什么小鬼,我和你一样都是七岁!”

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只不过,自己由于生长缓慢,矮了对方足足一个头的她,这个说法似乎真的就没有多少的说服力?

“我当然能召唤出更厉害的从者,因为我有更好的东西,你们等着!”

小伊莉雅神秘地对着这些或愤怒、或好奇地盯着自己看的同龄小姐妹们眨了眨眼之后,就欢快地转身,三两步跑到了自己的那个小小的狭长行李箱旁,并麻利地伸开了它。

这时,远坂凛和远坂樱两姐妹有点无助地对视了一眼,因为她们这时候就突然发现,似乎……就剩她们远坂家没有准备任何的媒介和圣遗物……而一个弄不好,说不定这次的那个圣杯,可能就真的和她们远坂家没有什么关系了?

那样的话,她们的那个远坂时臣父亲大人,说不定就永远都回不来了?这种糟糕的事情,显然不是她们想要看到的!

“瞧!你们快来看!”

这时,伊莉雅突然就举起了一柄长长的由蓝色和金色相间的漂亮……剑鞘?没错了,就是一柄剑鞘,而且,它看上去很新也很华丽,几乎就和伊莉雅的身高一样,看来肯定就是为一柄长剑准备的。

“它叫阿瓦隆,同时也可以叫做是‘远离尘世的理想乡’,传说中的亚瑟王手里那柄圣剑‘誓约胜利之剑’的剑鞘,它同时还是一个很厉害的概念武装!你们看,它已经被埋在地下最少上千年了,可都不会生锈,就跟新的一样!”

“它是被我们爱因兹贝伦家族在康沃尔好不容易才借着考古的名义挖掘出来的好宝贝!”

“这一次,将由我靠它来召唤传说中的不列颠的统治者亚瑟潘德拉贡,那个骑士王,就一定可以帮助我获得胜利!肯定也比你那个被抓住烧死的圣女贞德要更强!”

说完,伊莉雅就得意地笑了起来,脸上的表情让露维亚瑟琳塔恨不得跑过去揍对方一顿,也让完全没有任何准备的远坂樱和远坂凛两姐妹脸上的表情更加地凄惶难看了……

“你这个可恶的臭家伙!”

捏紧了拳头,至于对方说自己即将要召唤的圣女贞德是被人给烧死的倒霉蛋,这个事情……她露维亚瑟琳塔还真的就没有办法去反驳。

因为,事实上就是如此!

但是,哪怕历史上的贞德是被敌人诬陷并烧死的,但是也不是因为自身不够强大或者战斗的失败,而是被叛徒和自己的人给出卖,要不然的话,就肯定不是那样的凄惨结局的吧?

“你嫉妒也是没用的!”

“这是因为,这个传说中的圣剑剑鞘,它仍旧完美无瑕!直到现在,它还有着强大威能的,只要拿在手里,就可以一直为主人自动疗伤,甚至还能永生不死,它存在的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伊莉雅继续得意地高举着圣剑的剑鞘炫耀着,相对于对方那个没有任何用处的破烂旗帜的碎片,她的这个剑鞘本身就是一件神器,而一旦成功召唤出亚瑟王的话,配合上这个剑鞘,她的胜利就已经是注定的了。

到时候啊,不管什么对方是什么圣女还是什么英雄,统统都要在拥有着现实宝具的亚瑟王的剑下败亡!

这点,是无可置疑的!

“安妮姐姐,那是真的吗?那个剑鞘,是不是真有她说的那么厉害?”

看了看自己左手上的令咒,不知道为什么,远坂樱突然就有些委屈,或许,昨天就应该将这个一点都不好玩的东西让给自己的凛姐姐的?要是那样的话,哪怕以后输了,自己也不会有太大的压力?

所以,她就只能委屈巴巴地哭丧着脸,有些求助一般看向了她们的小老师。这些坏家伙们,一个比一个狡猾,只不过是召唤一个从者而已,竟然还准备那么犯规的道具?

看看她们,这个是神赐长枪的旗帜碎片,那个是某柄圣剑的剑鞘什么的,这还让她还怎么去玩啊,这明明就已经犯规了吧?

“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安妮点点头,承认了对方那个东西的价值。

“那个剑鞘确实可以说是个神器了,只不过现在似乎没有主人提供魔力,要不然,除了有让人停止生长和治愈伤势的威能外,它还可以打开一个几乎不可以被打破的厉害结界?”

“反正,确实就是很厉害的!”

对于这个,安妮并不想否认!

特别是那个剑鞘自带的结界,应该是利用了空间的规则作出来的强大防护结界,如果对空间规则不理解的话,敌人无论是用多大的力量,也都是打不破的,哪怕是砸一万个大伊万过去也是一样!

因为啊,一旦打开了结界,对方就已经不存在‘此方世界’里了,就相当于一个独立的维度一般,如果不知道那个维度的具体坐标,那是无论如何都是打不破,也攻击不到里面的,哪怕看到敌人也是一样!

总之,这是一个很聪明的做法,制作这个宝具的人一定就是一个大师级的锻造专家,且对空间很有研究?

当然了,这个东西对安妮自己无效就是了,因为……她自己恰好也是对于空间之类的规则特别在行,在她吸收了那块空间宝石之后,对于空间类的规则那就几乎等同于对火焰的天赋一样了的。

“可恶的小鬼!”

“你少在那边得意了!不召唤出来,谁知道你的亚瑟王到底厉害不厉害,或许,他是个瘸腿的呢?”

也许是觉得对方真的厉害,有点威胁到了自己即将要召唤出来的英灵从者,所以,露维亚瑟琳塔艾德费尔特就急跳脚一般,收起了自己那个装着旗帜碎片的盒子之后,就气哼哼地指着对方的小鼻子叫嚣着道。

没错,她露维亚确实是有点怕了,并感觉到了强大的威胁!

“哼!反正就肯定会比你的那个被烧成焦炭的圣女贞德要厉害!待会儿,召唤出一团焦炭的话,就有你哭的!”

论毒舌的本事,小伊莉雅肯定是不饶人的,谁让对方敢说她即将要召唤的亚瑟王是瘸腿的?

“我召唤的圣女贞德是最强大的英灵,才不是什么焦炭!”

“不对,我的亚瑟王才是最最强大的!”

“可恶的小鬼!”

“那好!咱们现在就到那边开始召唤,比比看谁的比较厉害,你敢不敢来?!”

“哼!召唤就召唤,谁怕谁?”

“来!就在那边,我们的召唤英灵法阵昨天已经准备好了,这次我让你先来!”

“不,我怕待会不小心打击了你,所以还是你先来吧!”

“先来就先来,看我的从者吓死你!”

“千万别召唤出一团焦炭出来,不然我真的会被吓到的。”

“可恶!”

“哼……”

很快,两个小人儿就那样穿过着片片随风飘落的樱花花瓣海洋,骂骂咧咧地朝着远处走去。没错,既然她们现在口头上说服不了对方,那么,召唤从者出来先打一架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至于比赛什么的,反正还有好几天呢,她们不急,可以先在这里分出个高低胜负再说?

“哇!安妮姐姐……”

“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到底要怎么办啊?”

这个时候,无论是远坂凛还是远坂樱都已经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因为,她们远坂家现在,确实就没有任何可用的媒介或者圣遗物!

相比于那个来势汹汹且准备充分的艾德费尔特家和爱因兹贝伦家,她们远坂家明显就落了下乘,如果没有特别的好办法的话,也许,还没有开始比赛,她们就已经可以宣告失败了吧?

然后,就只能那么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据说可以实现任何愿望的圣杯,落入到别人家的手中?

“她们那些家伙,真的好狡猾,她们怎么可以那样,这不公平!”

“安妮老师,你既然那么厉害,那你去梵蒂冈试试看,能不能把那个木头架子偷出来,然后我们用它召唤上帝或者耶稣出来?到时候,无论是圣女贞德还是亚瑟王,就全得听我们的!”

这时,远坂凛就怒从心边起,恶向胆边生地对着她们那无所不能的小老师怂恿着道。

那两个坏家伙不是要比谁的圣遗物厉害,比谁召唤出来的英灵厉害吗?那么,她们的再厉害,也肯定没有上帝和耶稣强的吧?那么,想要获胜的话,去偷十字架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听到这个远坂凛敢说出这种话,不论是安妮,还是正在一旁好玩地看着一群小家伙们争吵的远坂葵和爱丽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都有些惊讶于这个正气鼓鼓地插着腰的小家伙那疯狂的想法,真亏她能想得出来!

只不过,如果真的能将十字架的碎片给偷到手的话,到底能以此为媒介召唤出什么样的出来?

“对啊!安妮姐姐,你快去,不然我们就没机会了!”

听到自己凛姐姐的话后,也觉得大有可为的远坂樱就赶紧对着自己的小老师安妮女王大人怂恿着道。反正,她觉得她们的这个安妮姐姐这么厉害,去头一个东西那就肯定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这样的话,她就可以召唤出厉害的存在了!

安妮的嘴角抽了抽,没有说什么,只是黑着脸朝着对方伸出了一个小拳头。

“别担心,我给你们准备好了!”

“喏,这就是这个,这个东西给你,你快拿去和她们一起召唤吧!”

安妮当然知道上帝是什么,据说是很多地球人信奉的无所不能的神灵?反正,大概就是这样的!所以,对于召唤那种存在,她是不支持的,毕竟,哪怕真的召唤出来,樱这个小家伙的魔力水平也肯定是维持不住的!

当然,对方愿不愿意,或者圣杯有没有本事将那种存在召唤出来就难说了……所以,她突然就拉着对方的手,将一个小小的东西轻轻放到了对方的手心里。

“这、这个是……”

樱先是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东西,然后有些不解地抬头看向自己的安妮小老师,她不知道对方给自己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意思。

“奇怪!”

“这个玩意,它不就是一朵樱花吗?难道,它还能召唤出某个强大的Servant?”

凛也凑了过来,先是好奇地伸出自己手指去小心地拨弄了一下,然后才眨巴眨巴眼,就有些不可思议地惊呼一声。

虽然,这个东西看起来和闻起来都是一朵落在地面上的那种普普通通的樱花,但是,既然是她们的小老师安妮给的,那应该就肯定是可以召唤出某个厉害的存在,一定是这样的吧?

“不!它就是一朵樱花,还是我刚刚随手在地上捡的!”

没好气地看着两个凑过来一脸期待的家伙,安妮就无所谓地撇了撇嘴,然后伸手直接推开了那两张萌萌哒小脸。

“我告诉你们,我才不会帮你们去偷东西呢,那是不对的,不是好孩子该做的!”

这两个坏家伙,竟然还想怂恿她自己去偷东西,她安妮女王大人是那种人吗?要知道,她自己可是一个好孩子,从来都没有偷过别人家的东西!

(小主人,对于这个,小的就不得不提醒您一下:在刚刚第一次到神盾局那个世界的时候,您偷走了时间宝石、灵魂宝石和空间宝石;在艾泽拉斯世界的时候,您偷走了人家拉格纳罗斯的火焰之地;在克普鲁星区的时候,您偷走了人家阿克图尔斯蒙斯克的泰伦帝国;在阿尔达世界,您偷吃了别人家的花鹿;在……

然而,提伯是说不下去了,因为,一只穿着蛮头小皮鞋的脚,看似在不经意间狠狠地踩到了它的脑袋上,让它这只被放在地上的玩具小熊脑袋,狠狠地被压到了满是樱花花瓣的泥地里。)

“哎呀!真对不起,提伯斯,又不小心踩到你了。”

脚下狠狠地用力拧了拧,安妮才恍然一般,赶紧俯身从地上一把抓着对方的脖子拎了起来,并使劲地拍打着对方头上的污泥。

她安妮女王大人辣么可爱,辣么乖巧,怎么可能会去偷别人家的东西呢,不存在的!再说了,自己靠本事拿到的东西,那能叫偷吗?那是合理合法的劳动所得,反正,她是不会承认自己偷过别人家的东西的,谁敢乱说,小心要被打的哦!

“安妮老师,那它这朵花又有什么用,能召唤出什么厉害的存在吗?”

“对啊,安妮小姐姐,它有什么故事吗?”

对此,樱和凛两姐妹表示很是不理解!如果确认这个东西有用的话,那她们就马上过去一起召唤,就不用再等几天继续去找媒介了。

“它什么用都没有!”

“你看看,人家现在都开始准备了,你们却什么东西都没有,现在再去找也晚了!所以,那就干脆不用任何媒介,直接去召唤吧!”

“反正,哪怕没有媒介,只要有令咒,也总是可以召唤一个出来的!”

没错,那朵花就是安妮故意逗弄对方玩的,压根就什么用处都没有!

再说了,召唤出再厉害的从者又有什么用?要知道,她安妮女王大人才是裁判,在为期七天的‘圣杯’奥运会里,有四天是她出比赛的项目和计分,到时候,哪怕远坂家召唤出来的从者再差,有她偷偷漏题的情况下,如果提前准备都不能赢的话,那她们还是别再想去争那个劳什子的‘圣杯’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子?”

“安妮老师,你真的是太不负责任了!”

两姐妹一把丢开那朵原本以为很厉害的樱花后,就有些不忿地怒视着她们的小老师。

像现在这种这么重要的事情,对方怎么可以那么随便的?毕竟,那个‘圣杯’的最终归属,可是关系到她们到底能不能成功找到那个失踪的远坂时臣父亲大人,那对她们可是非常重要的!

“谁让你们之前都不早点做准备,整天就知道吵架的,现在怪我咯?”

看到对方还想凑上来用赖皮磨蹭的招式,安妮就赶紧推开了对方的两张小脸。

反正,她安妮女王大人是肯定不会去帮她们找那种没有任何意义的媒介的,也更不会去偷什么上帝的十字架,就让她们去无媒介召唤,能召唤出什么那就是什么,她才不想多管呢!

大不了,到时候可以让远坂家的从者先混上一两分领先?

“呜……”

“我们又不是故意的……”

“你们哭也是没用的!”

“反正我不管,快点过去,等她们那两个家伙召唤完了就轮到你!”

“可是……稍微再等几天就不行吗?”

“对啊,再等几天,我们让母亲大人想想办法!我们在外边还有很多可以帮忙的亲戚的!”

“不行!我说了今天那就是今天!”

“哇呜呜!你怎么可以这样……”

“因为我是你们的老师,我说了算!”

“你就比我们大一两岁,现在我们不认你当老师了!”

“哈?学徒敢不听话?来,凛你先趴下,先打一百次屁股!”

“我才不要!!”

“别走!”

很快,五个小女孩就吵吵嚷嚷地跑到了另一边,跑到了安妮之前给她们准备好的那个召唤英灵的法阵那里,那是一个空旷的平地,除了有一个可以召唤英灵的聚灵法阵之外,就只有满地的樱花和周围一大片的樱花树。

“抱歉,让您见笑了,爱丽丝菲尔女士……”

看着五个小家伙在远处闹成了一团,远坂葵就对着新来的这个爱因兹贝伦家的爱丽丝菲尔歉意地说了一句。

“不,这真的没关系的!”

“我觉得,现在她们这样就很好!而且,看到伊莉雅交到了新的朋友,那我就放心了。”

爱丽丝菲尔摇了摇头,对着尴尬的远坂葵示以一个和善的笑容。

她觉得,现在那几个小家伙们这样吵吵闹闹的就挺好,反正,小孩子不都是这样的吧?玩着玩着,感情就好起来了,这就可以了的。

“说起来,这段时间我们母女要打扰你们了,该说抱歉的好像应该是我们呢!”

爱丽丝菲尔拎起了伊莉雅的行李箱后,就再次对着远坂葵诚挚地说了一句。原本,对于家主的安排,她是不太满意的,毕竟,伊莉雅还太小了,可是现在,她突然就又放下心,勉强是赞同了家主的好主意。

“不,没有关系的,反正这个房子很大,如果有多几个人在这里的话,也可以热闹一点?”

“哈!”

“说来也是呢……那这段时间就打扰您了,我很喜欢你们远坂家的这个樱花庄园!”

“是的,我也喜欢……”

“您可能不知道,原本,它并不是我们远坂家的!”

“噢?还有这事?”

“没错的,事情说起来就有些长了。”

“那么,我们就去整理房间吧,边走边说,让她们那群小家伙先自己玩一会?”

“好主意,您请这边来,我带您去看房间。”

很快,当一群那小家伙们在樱花树林的花海里叽叽喳喳地吵闹着的同时,远坂葵带着爱丽丝菲尔,就一边说着某些愉快的事情,一边缓缓往远处的房子走去。

请记住本站域名:大风车小说, 搜索 "大风车小说"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