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第69章 可爱有魅力

类别: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巅峰小雨   作者:巅峰小雨  书名: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更新时间:2019-02-03
 
杨若晴估摸着,这距离晌午还有一个多时辰呢,与其蹲在这里干巴巴的等着五叔来,不如在瓦市里转转,看看。

此时,已经日上三竿,瓦市里依旧是人潮涌动。

十里八乡的人,都汇聚在这里,各种叫卖声混杂在一起,山货,水货,农夫作物,啥都有。

一路看来,还有一些抄着外地口音,在那卖狗皮膏药的。

招揽的对象,无一例外都是过往的老汉老太太们。

跟现代农贸市场的早集景象,还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啊,杨若晴笑着摇了摇头,接着往前看。

“咦?那人咋那般熟悉呢?”

杨若晴脚步刹住,定睛一看。

骆风棠?

随即,她又看到骆风棠摆在脚边的一只绑了四肢的狍子!

明白了,今个是月底二十五,他想必也是来瓦市卖猎物的。

杨若晴站在那里,远远观察着骆风棠。

骆风棠正蹲在那里,双手抱着膝盖,垂着头。

每当有一双脚出现在他的摊位前时,他就抬起头来,巴巴的望着摊位前的顾客,唇角张了张,似乎不好意思说招徕顾客的话。

而当那双脚离开,他的脸上就会露出一丝失望,继而再次垂下头去。

如此反复,他左右两边的摊贩们,都做了好几单买卖了,他的狍子还是无人问津。

杨若晴暗暗摇头,像他这样的行事风格,这袍子就算卖到明年,也卖不出去啊!

本来想走,没兴趣去搭理别人的事,手指下意识触碰到怀里揣着的沉甸甸的铜板,杨若晴迟疑了。

这些铜板里面,有一部分可是卖兔子得来的。

而那只兔子,正是骆风棠送的!

算了,就帮一次吧!

骆风棠蹲在地上,埋着头,手里拿着一截树枝正在地上画着圈圈。

冷不丁,肩膀被人给拍了一下。

他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有些胖乎乎的脸,还有那笑得弯弯的眉眼。

“胖、胖丫?”

骆风棠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万没想到在瓦市还能遇到熟人。

“棠小子,你啥时候来瓦市卖狍子的?”杨若晴问。

骆风棠丢掉手里的小树枝,蹭一下站起了身,有点拘谨的道:“才来……没一会儿,半、半个时辰的样子吧……”

说话都不利索,稍微多说两句话,脸还有点发红?

杨若晴将骆风棠的神情扫入眼底,暗暗翻了个白眼。

这副样子,实在不是做生意的料啊!

“哦,怪不得我来的时候,没瞅见你!”杨若晴道。

“咋?胖丫你也是来做买卖?”骆风棠问,看了眼杨若晴手里,就挎着两只空空的篾竹篮子。

“你的东西呢?”他问。

“全卖掉了,就剩这两只篮子,不卖了,等会家去装东西用。”杨若晴道。

全卖掉了啊?骆风棠暗暗惊讶,胖丫真是太厉害了!

相比之下,自己好生没用啊,一只狍子,都卖不出去!

杨若晴四下瞅了一眼,把视线移回骆风棠身上:“棠伢子,你这样做买卖是不成的,你得吆喝啊!”

骆风棠挠了挠头,咧了咧嘴。

这不是抹不开面子么!

“有啥抹不开面子的?”杨若晴白了他一眼,像是能看穿他的心声。

“那你往常那些猎来的野味山货,都是怎么脱手的?”杨若晴又问。

骆风棠道:“我都是直接送去镇上的酒楼。”

“怪不得。”杨若晴点点头,“那你今个这么大一只狍子,少说得六十多斤吧?咋不送去酒楼呢?”

提到这,骆风棠的神色阴郁了几分。

“他们把价格压得太低,我实在接受不了,就赌气没跟他们做买卖,扛着狍子来瓦市碰碰运气……”

说到这些,骆风棠心里着实恼火。

这些野味,不需要他的成本,只要付出些力气就成了,也算是无本的买卖。

这几年,他就是靠着这些无本的买卖,来养活自己和大伯的。

卖给酒楼,就算价格低点,好歹图个稳定的销路,野味不至于滞留在手。

可是这回,酒楼那边得寸进尺,一压再压。

若是换做往常,他也就忍了,可是,大伯昨夜又犯病了,他还指望着卖了狍子去镇上的药房给大伯抓药呢!

赌气扛着狍子来了瓦市,狍子没卖出去还倒贴了五文钱的租金!

“胖丫,你都卖的啥?咋那么快咧?你有啥经验不?教教我!”

骆风棠一咬牙,豁出去了,跟杨若晴讨教起买卖经验来。

杨若晴噗嗤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

骆风棠愣了下,胖丫虽然长得不咋滴,肩上能跑马,拳头能立人,可这女娃娃笑起来还真可爱咧!

意识到自个瞎琢磨了些啥,骆风棠的脸又红了。

在心里骂了自己两句,忙地侧过头不敢看杨若晴。

杨若晴只把骆风棠的脸红,理解成他的拘谨。

“棠伢子,你带刀了没?”她继而又问。

“带了,咋了?”

“那桶之类的东西呢?”

“也带了。”骆风棠道。

“那成,你现在能把狍子宰了不?”

“啥?为啥要宰?活得才好卖啊!”骆风棠一头雾水。

“笨啊你!”杨若晴踮起脚来抬手往骆风棠的额头上轻戳了一下。

“你这几十斤的狍子,你指望谁家能一口吞下去?就算是镇上的那些富户地主们,也不过是稀罕这野味,称个几斤回去尝尝鲜儿而已!”

杨若晴说道,这里不是酒楼,这里是瓦市,来来往往的都是居家过日子的老百姓呢!

骆风棠似乎恍然明白了些,可随即又犯愁了。

“宰杀那是没问题,可倘若我宰杀了,卖不出去咋办?这狍子连着皮毛得有七十斤重呢,就算宰杀了掏肝去肺,怕是也有50来斤,卖不出去,也扛不回去!”

“棠伢子,你要是信我,你就宰杀了,我有办法帮你卖掉。”

骆风棠陷入了矛盾和挣扎……

“好,我信你一次。”

“干脆,这才像个男子汉嘛!”杨若晴打了个响指。

于是,骆风棠取出随身携带的刀,杨若晴端起他的木桶,干净利落的把狍子给宰了,接了满满一木桶的狍子血。

这小子,刀法还真是利落娴熟,手起刀落,狍子死得干脆没有半点痛苦!

“剥除狍子皮,把内脏全部掏空。”杨若晴在旁边充当起了指挥。

骆风棠闷头照做。

杨若晴站在一旁观看着。

他袖子高高挽起,露出小麦色健康的臂肌。

侧脸线条刚硬,浓眉如锋,目光专注,鼻梁笔挺,紧抿成直线的唇,以及那一颗颗顺着额头滚落到脸膛的汗珠,在日光下泛出莹亮的光芒。

都说认真干活的男人很有魅力,这话当真不假。

请记住本站域名:大风车小说, 搜索 "大风车小说"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