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人生  第4章 妹子啊,长点心吧

类别: 都市 | 都市生活 | 梦境人生 | 宁溪南   作者:宁溪南  书名:梦境人生  更新时间:2020-06-21
 
张彥明拿了烟出来往回走。吃饱了有劲了,得回屋去好好想想,万一想起来点什么呢。

还有女儿的事,这个没地方打听啊,得好好理一下。希望记忆能快点找回来,弊的难受,想一会儿脑袋里就有点翻江倒海的。

小解的店门已经打开了,小解正站在门口和摩的司机打哈哈,看样金子是买完了。这会儿做金银首饰的都得有点儿擦边,要不然上哪挣钱。

倒弄金子的就是把脑袋拴在裤腰上,进山找矿,然后打个洞塞满柴禾封上烧,等着过几天凉透了过来挖开,满地的金子,捡回去提提纯加工成小块就行了。

这样折腾下来的矿基本上就废了,不过没人在意,反正也不是个人的。

然后就是销售。

像小解这样的金银首饰加工到处都是,是他们的主要销售渠道,再有就是往南送,那边这会儿已经发达了,有钱人多,能卖起价。

带货的人去医院找熟人把小腿切开,把货缝进去包上,然后坐上火车,大绿皮折腾半个来月到南边再找熟悉的医生把货拿出来。

不是一般的遭罪,不过成功率高。

走一趟就是几万十几万块,也是值了。

虽然万元户的概念八十年代初就在叫,但一直到96年这会儿家里有万元存款的老百姓也没多少,虽然收入在涨,物价也在涨,还要涨的快些。

和小解打了一个都懂的眼神,张彥明回了自己屋。大门也没关。

进屋坐下,把裤兜里的零钱掏出来数了数,小三五一盒十五块,找回来八十块零五毛,收了三袋方便面钱,鸡蛋和煮面白饶,不错不错,看来关系是相当好。

想了想,张彥明把墙上的兜子摘下来,又把所有东西掏出来摆在炕上一样一样研究。

存折和银行卡是一套,不用看。判决书,身份证驾驶证,钱给小解拿去了。没了。

他站起来在屋里翻箱倒柜的到处寻摸了一遍,找出来一套个体户营业执照,工商税务卫生技术监督局都有了。

青年饭店。有点儿中二的名字。

地址就是这里,南山路三号,发照日期是半个月前。

怪不得这么大个空房子一个人住,张彥明点了点头,从一堆证照里拿出一张叠好的白纸。

打开看了看,是这房子的租凭合同,从上个月开始,租期是五年,房租已付清。

张彥明挠了挠头,看样在这自己算挺有钱哪,五年一房租一下付清了,还有近三万的存款好几千现金。

自己特么是干什么的呢?真想不起来。估计得一段时间融合,就是不知道时间长短,这个控制不了。

他在梦里经历过太多的职业,居住过太多的城市,赚过太多的钱,已经完全混杂在了一起,结果就是,懵逼了,记忆混杂。

合同一起还有个小红本本,和六七十年代的工作证模样差不多,红皮白页:厨师证。

张彥明同志,经过学习,考核合格,达到国家特三级厨师标准,特发此证。华国劳动部。

发证日期,一九九三年九月五日。

自己九月拿到厨师证十月有了女儿。厉害了我的哥,这特么怎么参加学习和考试的呀。

考厨师证的记忆张彥明有,都是全脱产集中居住学习,一般都是省会城市,一级往上由国家劳动部发证。

怪不得生了孩子都分手啊,这特么都要生了还有心思去学习考证,这特么不分手就太奇怪了。

把东西都堆到炕上,张彥明搓了搓下巴,孩子呢?去哪找?没线索。

不对,身份证。

拿起身份证看了一下地址。

华国鲁尔省钢都市蝎子沟区死人沟街道十九号七栋24号。

我特么还在地球上吗?张彥明有点儿怀疑人生,死人沟街道是什么鬼?呸,死人全是鬼。蝎子太多蜇死人了?

从国家到地方竟然没有一个熟悉的名字,这东西有点瘆人。

可是为什么环境和邻居街坊又是这么熟悉呢?

敲着脑门靠在床头上,张彥明使劲儿的回忆着,到底是哪里不对?虽然是梦是醒不清楚,但好歹以前省市地名各方面还能连续呀。

难道,这才是我真正生活的地方?其他的都是梦?

可是为什么看了这个鬼地址自己就知道了在哪个位置怎么坐车哪栋楼哪一家?

证照证件都是放在一个大牛皮纸袋里的,张彥明拿起来倒了倒,医疗证,工作证,工伤证。

拿起工伤证翻了翻,原来自己在这受过工伤,厂子各种补贴补助给了五万块。

张彥明站起来几把把身上的衣服全扯下来,前后左右的看了一圈儿,没伤啊。五万哪,能是轻伤?

是不是,自己是因为重伤所以傻了?才做了那么多莫名其妙的梦呢?有此可能啊。

“啊。”一声尖叫马上被捂住,在门外响起。

张彥明扭头看过去,一个短发的女孩还是女人的站在厨房里,还用手捂着脸。

妹子呀,你长点心吧,还尖叫,你那手指缝我都能钻过去了。

“张彥明你是不是变态?大白天的不关门在屋里光个屁股扭什么呢?”女人的声音还挺好听。

张彥明拿起裤衩套上:“有事啊?”

有点熟悉的感觉,也想起了名字,但是别的就模糊了,他什么也不敢多说,只好这么问了一句。

女人拉门走进来:“你干什么呢?”

目光在张彥明身上来回寻视:“哎哟,没看出来,还挺有块呢。”伸手在张彥明腹肌上摸了摸,小手温温滑滑的,有点儿细腻。

张彥明看了看这个叫李束欣的女人,长的还挺精神的,一米六以上的个头,至少八十分以上,就是一看就是对A,太明显了。

她整个人从脸到脚就是一个字:瘦。不是对A就怪了。

不过皮肤挺好。

头发也不是张彥明第一眼认为的短发,是把头发在脑后挽了个髻,整个人收拾的就叫一个干净,精神,长着双笑眼,一笑就眯起来成了月牙。

分析一下,肯定是特别熟悉,甚至是,有点儿猫腻?但是肯定没有过什么深入交流,她话里透露的,还没见过自己的腹肌。

但是看到自己光着又这么自然,还能随意的伸手乱摸,这说没什么关系谁信呢?越想张彥明越迷糊,关键信息全没有,这怎么分析?

确实想不起来呀。不过,他又感觉,应该是比较熟,但是不涉及男女。应该是这样的。

至于上手,关外的娘们,那啥事不敢?

请记住本站域名:大风车小说, 搜索 "大风车小说"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