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造狂魔  第566章 老辰游说老沈、老魏

类别: 都市 | 都市生活 | 建造狂魔 | 好多牛   作者:好多牛  书名:建造狂魔  更新时间:2020-03-31
 
“如此说来,这狗……不是我家的了?!”

“肯定是你家的!”

“你不是说物种变了么?”

“变得只是身体,心和灵魂依旧属于你。”

葛小天忍不住点支烟,“我总感觉你这句话意有所指……”

“难道不对么?我形容的已经很形象。”

葛小天仔细品品,又似乎确实是那么回事,“具体讲,阿黄都有什么变化?”

“具体……没法讲,事关基因组成,咱又没有对应资料和技术,需要切片研究。”

“那就算了,太残忍,如果被它大爷直到,我肯定少不了挨打。不过,进化……它总得有点新特征吧?”

“脑子好使了。”

“它脑子一直很好使。”

“除此之外,染色体变异导致它拥有许多猫科特征,比如增强视觉、听觉以及毛发的触觉,以及更容易学会爬树……至于有利还是无利,目前尚不可知。”

“猫科?爬树?难道能生出猫狗?”

“能不能有点常识,猫科和犬科能结合?”

“你跟我急个啥,我初中毕业,能搞懂基因?”

道三深吸一口气,“另外就是,咱动植物研究中心,根据这一点研究出了'无籽西瓜',红瓤、黄瓤、大的、小的,很齐全。以及培育出多倍体小麦,多倍体草莓,产量多,个头大,只要育种及时,今年南洼黄冈的产业收益,至少能提升三倍,甚至五倍!”

“转基因?”

“姑且这么认为,但又有些不同,咱们主脑科技等级不够,无法破解。”

“这辣鸡系统,每次都是我带着它飞,也没见给我几样黑科技。”

“等等!”

葛小天忽然想起什么,“根据阿黄变异培育出无籽西瓜……这么说?”

“是啊,它虽然有那功能,却绝育了,跟骡子差不多,或许只能等搞出克隆技术,才能帮它延续后代。”

“可惜了,我还想他儿子能驮着我儿子去上学呢。”

葛小天摇头叹息,扫一眼城墙,“那几头黑熊又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应该是被狼群抢回来的幼崽,两岁左右。”

“两岁就这么高?”

“是啊,它本身就能长到一米七八,经过马厩培育,估计能到一米九,甚至两米……”

葛小天沉默许久,“话又说回来,这狗确实挺妖,竟然还会抓黑熊当保镖。”

“随你,出门总得带几名天卫,要不然哪来的排面……”

“你什么意思?”

“你家的狗,不随你,难道随我?”

“这话听起来,似乎也挺有道理……”

连赢两阵,道三见好就收,“老板,估计你家阿黄感觉快要过春节,才屁颠屁颠跑回来,否则的话,我跟僧二都抓不到它。”

“它还能闻到老家的年味?”

“第六感,玄之又玄……”

葛小天索性不理这个神棍,登上玄武关。

然而还未来得及招呼跑上前迎接的阿黄,眼角瞥到关外,便被数以千计的各色野狼吓了一跳。

“我靠,这么多?”

“要不然我怎么说,整个东西伯利亚都乱成一团……”

葛小天揪住阿黄脖子,“你特娘的到底是个啥玩意?”

“呜呜……”后者委屈的翘起后腿,露出……

“老板,它的意思是,这些狼是想借种……”

听到道三解释,阿黄疯狂点头,旋即浑身气息一泄,狗脸怂拉,一副被掏空的衰样……

济府。

沈家大院。

最近半年,沈志鹏可谓是否极泰来。

没了葛老二捣乱,旗下各行各业一改往昔颓废,全都蒸蒸日上。

银座商城依靠类似一卡通的一路通,扩张、扩张、再扩展,如今已经超越东山十五层,业务更是拓展到南河。

而餐饮自助……

“真特么赚啊!”

沈志鹏感叹一句,穿上正装,走出院落。

大门口,两辆四圈护送着一辆虎头奔缓缓停靠……

“辰董!”

“沈老板!”辰东海携李薇走下车。

“幸会幸会!”

“邻近春节,冒昧到访,还望见谅。”

“哪里哪里,辰董到访,可谓是令我这破院子蓬荜生辉呐。”

“沈老板这话令我汗颜,能在济府中心区域拥有这么大一片古院落,左边是济府大院,北边是天下第一泉,周围还有大明湖,市中商业板块……仅仅地皮就不止两个亿吧?”

“哈……”

沈志鹏轻笑一句,心中却暗自警醒,看来这老宅该卖了,“辰董,请!”

迈入客厅,钟潇潇瞥一眼李薇,也没跟辰东海打招呼,而是熟练沏茶……

“辰董应该知道,济府商盟旗下产业,跟石油合作紧密,如果聊燃油供应,恐怕要令您失望了。”

“沈老板,华夏石化尚未决定开拓北方市场,您放心,今天咱不了工作……”

说到这,辰东海话音一转,“不知沈老板对葛小天怎么看?”

“嗯?”

“听说沈老板被他弄进去两次?”

你特么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沈志鹏脸色一黑,“辰董,大过年的,咱能不能聊点开心事?”

“我来,就是为了开心事!”

辰东海拿出一沓图纸,“枣市新城是个好项目,搞好了,一口气赚五十亿红钞不是问题。”

“哦?C类规划图?辰董真是神通广大,竟然能拿到不对外公布的新城计划。”

“沈老板,不如合作一次?”

“抱歉辰董,我之前说了,济府商盟与东山石油密不可分,如果您打算在枣市新城为华夏石化开拓市场,恐怕我爱莫能助。”

“非也!”

辰董看向李薇,“介绍一下,这位是来自京城的海外投资集团董事长李小姐,身价两百亿,在南云……有这个照顾,明年或许是这个!”

沈志鹏看到对方摇动食指,随后变为大拇指,当即双眼一眯,“李总,幸会幸会,沈某有眼不识泰山,之前冷落还望见谅。”

“哪里哪里,沈老板身为东山商界之首,小女子可不敢冒然出声。”

“嗨,什么首不首的,现在无论东山,还是华夏,葛老二才是公认首富。”

“看来沈老板对葛某人怨念颇深呐?”

“算不上怨念,打出来的交情。”

俩人客套时,辰东海铺开刚刚取出的规划图,又拿出一份材料,“沈老板,其实想出口恶气,很简单。”

“哦?”

“不知您对天成在徐城的项目了解么?”

“我可没有葛老二那份雄心,守住东山已经不易,哪还有心思关注外面。”

“天成在徐城的项目一再停工,甚至A区预售出去的八栋小高层,都要发放逾期交房违约金了。”

“这么惨?”沈志鹏下意识露出微笑。

“原因么……魔都商会依靠关系,在天成拿地后,扯了一条高压电线,横穿社区。天成在徐城哪有什么关系,挪不走高压电线,就开不了工……”

“真是好手段。”

“其实,沈老板也可以用这个方法,对付天成在枣市的星月湾。”

“怎么说?”

“从济府或者泰市,撤一条高压电线直通枣市新城银座,天成在北,线路刚好贯穿星月湾……”

“恐怕我没有这么大的能量。”

“没关系,不是有我呢?只要沈老板答应枣市银座扯高压电线,剩下的交给我运作。”

“辰董如此做法,恐怕不止是帮我吧?”

“明人不说暗话,各取所需。弄走天成,李总的海外投资集团接手天成的地皮,到时候,咱们可就是邻居了。”

“看起来,这计划很不错……”

“沈老板答应了?”

“抱歉,我不感兴趣。”

“嗯?”

“如果明刀明枪的跟天成干一架,我一点都不怂,但如果耍手段……”

沈志鹏神色复杂,摇头叹息,“你们不懂。”

辰东海看一眼若有所思的李薇,总感觉哪里怪怪的,但想到被丢荒岛,心中怒气上升,“看来,沈老板是打算彻底走向华夏石化的对立面了?”

“是又如何?”

沈志鹏目光灼灼,心中暗道:一个马上就要被送去爬珠峰的人,得罪就得罪了。

再说,在燃油方面,济府商盟跟华夏石油是两代人建立的交情,华夏石化敢搞他,华夏石油必然会保他。

“潇潇,送客!”

辰东海完全没想到沈志鹏会这么果决,表情一僵,“老沈,你父亲的事,恐怕……”

“抱歉,我父亲的事,于总帮我处理了,我现在一清二白,不想再混水摸鱼。”

“不愧是东山商界之首,目光真是远呐!”

辰东海不再多言,示意李薇起身,直接离去……

而看起背影,沈志鹏端起钟潇潇沏的茶,意味深长道:“多亏了葛老二在迷二六上那席话,多做点贡献,要不然今天又要被拉下水。”

钟潇潇有些担忧,“就怕他们抓着不放。”

“看新闻了没?”

“嗯?”

“南云食指?经济学家讲课都拿其儿子当做走丝汽车的现实案例,你认为那是靠山?”

“这么说?”

“玩过部落与联盟没?这叫送人头!”

“不过,魔都商会那帮子大佬也够狠的,给葛老二工地扯高压电线,延误工期……哈哈!”

沈志鹏长笑许久,“对了,这院子不能再住,卖了,拿去修路……”

两辆四圈护送虎头奔离开沈家胡同……

“辰董,我感觉事情不像咱想象的那么简单。”

“事情再复杂,无非一个原因,关系不够硬!”

辰东海向后一靠,搂住李薇,“沈志鹏不愿玩,魏长丰肯定愿意,他父亲退了那么多年,长丰实业在江南的处境,犹如在夹缝中挣扎,否则那胖子也不会屁颠屁颠跑东山,寻找新上任的领导投靠,可惜,错选何顺,跟他想要投靠的少白头看中的葛小天怼了起来,以至于错失于总这尊大佛……时也命也!而现在,咱主动给他送大腿,魏长丰会拒绝?”

“抱歉,我魏胖子是个光明磊落的人!”

南河最南部城市,南阳。

江南长丰实业驻南阳指挥部。

廋了近五十斤却依旧胖如弥勒佛的魏长丰,老神在在,义正言辞的看向远道而来的辰东海和李薇。

后者神色错愕,有些难以置信。

“魏总,你应该明白,江南长丰实业在江南的处境很尴尬,如果再不寻找……”

不等对方说完,魏长丰搓搓脸,“真的,我这人很正!”

“哪怕输成穷光蛋,我也不做什么昧良心的事儿,相信我!”

'我特么宁愿相信你女儿是个淑女,也不会相信你这笑面虎是个好人!'

辰东海很想吐槽,可……这是谈事情,“魏总,我能帮你重新返回江南,要知道,华夏石化在南方根深蒂固,只需三言两语,江南长丰实业就能……”

“我是个生意人,只想踏踏实实做生意,对你们什么计划……一点都不感兴趣。”

魏长丰怕啊!

他怕的不是葛黒子,而是有朝一日,自己会像何顺一样,枪响了三声……

(去年何顺被执行枪决,案件重大,这年代依旧公开执行。)

回想何老鬼那惨样,那哀嚎……

为啥半年廋了五十斤?

天天晚上做噩梦!

再次无功而返,辰东海脸色十分难看。

“上面说,天成根本没什么靠山,也没什么背景,为何沈志鹏跟魏长丰,在咱们主动接触下,都不愿意出手?”

“可能,天成真的不简单。”

李薇很想说出杜总事件,但那件事已经被杜总严词警告,不许外传……

为啥?

一个青港大领导,被人拿biubiubiu吓跑,以后还怎么出来混?

并且,那件事处处透漏着蹊跷。

说是殺手被抓,可小道消息却显示,真

殺手就住在青山开发区小酒馆内,每天还跑靶场练练枪技……

“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可能感冒了。”

“回酒店!”

辰东海长吐一口气,“既然都不愿意出手,那就只能……你上了!”

天堑玄武关。

狗子阿黄与众多前来'求子'的野狼挥爪告别。

留在关隘上的五头黑熊,则是交给僧二饲养,如果不听话,必要时再借助马厩。

这样一来,或许明年能拍一部神龙大陆番外篇'熊族人永不为奴',或者科幻风格的'熊球崛起',又或者武侠风的'太极熊'……

只不过,离开尼奥布拉斯,前往黑河国际机场的时候,葛小天总感觉道三、僧二、阿黄,三人一狗在用眼神交流,似乎有什么事瞒着自己……

请记住本站域名:大风车小说, 搜索 "大风车小说"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