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林之诗  二百零三节:往日的傀儡

类别: 科幻 | 时空穿梭 | 马林之诗 | 半步炼狱   作者:半步炼狱  书名:马林之诗  更新时间:2020-01-09
 
菲奥与洛林的组合砸开了第四个房门,冲进这间洗手间,将已经躲进角落里的异形拖出来杀死的时候,马林听到了低语。

画在地下室,而我在楼上等你……不要再杀死我的孩子们了,你不是在找我吗,来吧,找到我,然后让我们来结束这一切。

马林扭头看了一眼姑娘们和那个自称中央行省第一帅哥的半大小子,发现他们似乎根本没听到有什么声音。

抬起头,看着天花板,马林突然开始怀念年少时光,那个时候的她,也是这么一个声调,述说着彼此对未来的期许,有时候还会提到,当彼此老的时候,一定要回到孤儿院,她和他是从那儿走出来的,也本应回到那里。

这叫有始有终,她这么说道……只可惜,马林花了十年的时间明白他的未来里,她没有未来。

却没有想到,会在有朝一日的今天,再一次听到属于她的声音。

但是又想了想,似乎在之前的某一天,他也曾经听到甚至看到过她,只不过下一秒那个敢于欺骗自己的家伙就被他给锤出了脑花。

思考了一下,马林放弃去砸第五个房门,而直接带着菲奥与洛林走向前方的地下室。

“马林,怎么了,你去哪儿干吗!”一直在大门方向控制着出口的莉莉姆大声问道。

“我听到母体的低语了,画在楼下,而她在楼上。”马林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他走到了大厅中央,看着二楼,在沉默了一下之后直接开了口:“我可以上来见你,但是你必须叫你们的孩子离开一层与地下室,我会让我的朋友去地下室回收画卷,而后,我会亲自上来见你。”

场面有些沉默,但是当几个房门被打开,那些异形们小心翼翼地爬出来,然后又温顺地顺着柱子爬上二楼时,嘉希还是忍不住看向马林:“你一定是疯了!你在和异种做交易!”他走到了马林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马林:“我会把今天发生的一切告诉王室调查室本部与诸教会!”

“可以,我期待你在大家面前声情并茂地说出此时此刻发生在这里的一切,我之前还和感染过这座城市的畸变体做过交易,这只不过是交易的一种而已,现在,你去地下室回走那张该死的魔毯,而我,去见一位故人。”

嘉希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像是听懂了马林话里的意思,他一下沉默了下来,看着马林的表情中,也多了一丝理解。

最终,他一个人走向地下室,拒绝了洁茜卡帮他掩护的好意:“记住,你们的丈夫告诉我,地下室里没有那些异形了,

我要是死在异形手里,那就是他的问题。”这个年轻人站在楼梯口,就那么与正在往上走的异形擦肩而过。

“我从来不知道你的表哥这么大胆。”克洛丝看向法耶,然后注意到这只精灵脸上的迷茫:“你怎么了,法耶。”

“我在想……我要不要跟着上去。”法耶看着马林转身走向通往二楼的台阶,有些疑惑于自己:“我明明是想跟着他上去的,为什么却迈不动脚步呢。”

“是因为故人吗。”克洛丝看向自己的姐妹,她似乎也有些想这么做,但最终还是笑了笑:“马林先生毕竟有着神秘的过去,我那源自法师的好奇心不止一次地告诉我它想知道这一切的秘密,但是作为一个女人的我……也不止一次的警告我自己,有些秘密,我本不应该知道才对。”

“你也好奇过吗。”法耶问道。

“当然,这是法师的求知欲,你也应该如此,对吧。”克洛丝一边说,一边看着马林伸手抚摸过一只异形的脑袋,后者就像一只泰南猫一样蹲在那里。

“不,我的求知欲来自一个善妒女人的内心,而不是一个充满了好奇心的笨蛋法师。”法耶说完,最终还是迈开了脚步:“我想去看一看,那个回响在马林脑海中的低语的主人,无论她是人或是异种。”

“你这是在给她添麻烦,法耶。”克洛丝虽然这么说,却没有阻止她的意思。

“……我不会傻到跟着马林上去。”说完,法耶从自己的空间袋里拿出一节金属管,将它丢向马林。

而马林接住了它,看着这根金属管,马林有些好奇:“这是什么。”

法耶笑了笑:“这是母亲送给我的礼物,她说这是她在年轻的时候在一次对第一纪元废墟的冒险里找到的它,灌入灵能,就会有灵能剑产生……还有,别把出口对着你自己,这会是本纪元最愚蠢的自杀方式。”

将这根管子从眼前挪开,马林翻看了一下手里的这根管子,注意到了它上面的一个被磨损到几乎看不到的圆形标记:“我从来没有听你说过它。”

“你也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你的故人,跟我共享视野,好吗。”法耶微笑着问道。

马林感受到眼前少女微笑中的颤抖,最终他同意了法耶的共享术式请求,当她获得了他的视野,马林拍了拍扶手:“跟着我,去看看这位故人吧。”

说完,马林继续前行,踏上台阶。

世界怎么了,马林,这一切都变了。

随着脚步往上,低语再一次响起,马林不知道

如何解释。

应该告诉她,你已经死了,而我来到了另一个世界,现在的你,只不过是一个畸变的魔毯画卷从我脑子里偷出来的幻象,一段注定没有过往的残影,一段来自过去的不会走动的时间。

终将会被时间冲的模糊,终将会被……忘记。

你已经告诉我答案了,原来如此,我只不过是你心中的一段回忆。

这个母体有着令马林意想不到的灵能,她的感叹声最终变成了真实的声音,一如走上二楼的马林看到的她。

已经是完全的异形模样,标准的外形,标准的肢体,标准的尾部,之前的一切都只不过马林心中的臆想。

没有在西下阳光下的相见,没有站在窗前的少女对着自己,更没有最后记忆里的笑容。

有的只是一个拥有她记忆的怪物。

“你来了。”异形的声音很怪,也许是因为它的喉部根本不支持这样的发音,在说了一两个字之后,它放弃了,这只异形母体蹲坐了下来,背对着阳光.

我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醒了,却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怪物……是地下室的那幅画给了我新生,是吗。

“是的,如果我没有搞错,它从我的记忆里盗取了有关于你的记忆与你外壳的记忆,然后将你们组合在了一起……你只是一个可悲的缝合怪,一个没有未来的过去,我甚至不想提到你的名字,因为你根本不是她。”马林看着眼前的怪物一口气说完:“让我净化你吧,你的存在,就是对于生命的亵渎。”

为什么,我有着她的所有记忆!我就是她!你不是爱着她吗!那也来试着爱我啊!

这只母体尖啸着站了起来。

马林摇了摇头:“你所知道的一切,都只不过是我为你创造出来的假象,你甚至不知道你已经死了。”说到这里,马林伸出手,一只异形来到他的身旁,它用脑袋想要蹭一蹭马林的手。

马林微笑着抚摸着它的脑袋,然后手从它的脑袋中间滑落,最终抓住了它的脖子……将它捏碎。

异形们尖啸着扑向马林。

第一只刚刚跃起,就被菲奥用树枝卷着的霰弹枪打碎了半具身子,八号独头弹穿透了它的躯体,将扭曲的非人外壳撕碎。

第二只顺着办公桌的死角绕向马林身后,当它到达攻击位置,探出脑袋的同时,一把双筒霰弹枪也已经顶到了它的脑袋上,一声枪响,整个后脑化做了碎块,当它倒在地板上的时候,这位凶手一边用柔软的树枝更换子弹,一边用另一

枝条上的霰弹枪对着跳到半空的异形搂火,后者用它的尾部抽飞了其中一发,但是另一发却钻进了它的眼窝,避过坚硬的前额,子弹钻透了它的眼睛,然后顺着弹道一路钻透了它的脑部。

最终它摔倒在它的同伴身边,而后者正被洛林所束缚着,倒持着霰弹枪正在有力而坚定地想要砸碎它的后脑外壳。

马林挥动手中的灵能剑,这能量剑体就像是切黄油一样将冲到面前的异形均匀地切成了两半。

“你的孩子们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而你,也在保护着你的卵,你不想走开,因为它们已经开始孵化。”将灵能剑从眼前异形的头部拔出,看着落在地上的口器,马林扭头看着最后一只子代异形,它被洛林束缚在半空中,而菲奥正在装弹,它的十数条嫩枝一边可以抽出空弹壳,一边将独头弹塞进枪管,霰弹枪从被发明出来之止,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获得过如此高效的换弹效率。

马林没有去观望那只子代异形的终末,而是扭头看向那只站起身的母体:“假货永远都是假货,你不是她,难道你还没有听出我话里的意思吗。”

是的……你说对了。

这只母体最终停止了他的沉默,像是笑了起来咧开了嘴,它从一旁的书架后拿出一颗颅骨,将它丢到了马林的脚步。

她很难对付,但终究是我获得了胜利,这些虫子作为她与别的猎物所产生的子代,有着足够强大的力量,只可惜……我为什么无法欺骗到你呢,人类是那么的脆弱,我明明是以你最脆弱的作为诱饵,你不应该发现什么的。

“你看,无论是你,还是她,对于我来说都只不过是往日的回响,都只不过是必须被我亲手铲除的存在。”马林抬起脚,将这颅骨一脚踩碎。

“你为何会这么想,你甚至可怜那个叫米拉的小东西。”这只母体准备开始扑击。

“我可怜它,是因为她被属于她的救世者所拯救,从一个必定会畸变堕落的可悲之物变回到了正常的状态,我可怜它,是因为我明白必须为了更多无辜的活下去而去杀死她与她的同伴,我被她们之间最纯粹的友谊所感动,我被她们之间最无暇的关怀所打动,我为我必须杀掉两个可怜的孩子来拯救数以万计的无辜而感到羞愧,因为我说过生命是等价的,而在那一天,我必须打破我的誓言,我为我的言行而羞愧,那怕我依然那么做了,那怕我告诉我自己,牺牲两个人远比牺牲数以万计的人来得好……但我依然无法原谅我在那一天做的选择,因为我打破了我的誓言,我的行为让我的言行蒙羞,这

是为什么我可怜她们……因为我无法可怜我自己。”

马林说到这里,看向眼前的这只母体,它已经弓起了身子:“而你们和她们不同,她们是活生生的人,而你们只不过是魔毯从我脑海里所偷窃的记忆所编织而成的傀儡,你们不是生命,只不过是为了生存而互相杀戮的异种……。”

连续的说话让马林有些微微地喘息,他看着眼前的母体摇了摇头:“就像是你说的那样,让我们结束这一切吧。”

母体扑向马林,速度快的连菲奥都无法锁定它,而洛林丢下了霰弹枪,在马林的左小臂上化身为一个圆盾,母体尖锐的爪子打在了盾牌上,意想不到的情况随之发生,没被一击打碎这面木盾的同时,母体也被来自目标的反震力带歪了脚步,马林滑步让过这只母体另一只爪子的横扫,手中的灵能剑顺势钻进了它的手臂关节中,将它的爪子肢解的同时,马林矮身,母体的尾部从他头顶横扫而过,然后母体一阵哀号,她的尾部被马林扣住,在全力的握紧,马林可以听到甲壳碎裂的声音,可以感受到肉块被握得变形时传来的坚韧感觉,更可以看到被灵能剑切开之后喷溅而出的绿色黏稠。

“你始终不是我记忆里那个最强大的猎手,魔毯将你与她创造了出来,却没有给你全盛时的能力,因为它太过弱小,而你……远比你所能够得到的力量更为强大。”再一次退开,让过横扫而来的爪子,马林持正灵能剑,面对它踢来的后腿,马林将剑正持在自己面前,看着它的足部在灵能剑面前撞得头破血流。

母体再一次哀虚,它摔倒在地,失去平衡,只能看着马林,看着他慢慢地走过来。

洛林这时将它固定在了地板上,它嘶吼着想要站起来,但是失去了腿脚与尾巴,它连最基本地保持平衡都办不到。

最终,菲奥加入其中,它将母体的后脑往后扯起,同时一段枝条贯穿了它的口器。

马林站到了它的面前。

“你根本就不是它,甚至连你自己都不是,你只不过是被魔毯所制作出来的可悲复制体,你那所谓的她,对于我来说也只不过是梦境中所谓的美好,而偏偏她说过,不会动的时间,她是不会要的。”马林说完,低下身子,接过哔普拖过来的霰弹枪,然后将它拎起塞回身后的兜帽中。

检查了一下霰弹枪里的子弹,马林举起枪,枪口顶在了它的眼睛上。

洛林固定住了它的头颅,限制住了它的癫狂反抗。

“晚安。”说完这句,马林扣动了扳机。

菲奥第

一个松开固定得枝条,洛林接着松开,两条世界树嫩枝重新缠绕在了马林手臂上。

我……爱……

直到这时,那巨大的脑部也许还有电波游走的异形母体那一方,传来了最后的低语。

马林深深吸了一口气,走到那堆卵前,在阴暗角落里,这些卵有着魔性的美感,在马林的指令下,菲奥与洛林分别拿着血吼与锤子开始工作。

每一个卵都会被砸开,然后杀死其中的一切。

没有怜悯,没有惋惜,有的只是对于这世界最大的责任心。

身后传来脚步声,马林转身,看到了站在台阶前的法耶,后者看着马林:“我觉得,应该有人给你一个拥抱才对,无论是对于一个伤透了心的男孩,还是对于一个又一次救下了这座城市的英雄来说。”

马林看着她,最终张开双臂拥抱了这个姑娘。

“站在你面前的,永远都不是一个英雄,你看到的,只是一个明白自己身为何物的凡人……”说到这里,马林感觉到有泪珠落在他的脸上,松开双手,看着眼前的女孩,后者一脸的悲伤,却笑着问了一个问题。

“你到底还有多少秘密,不能告诉我们吗。”

“有很多,因为说了你们也不会明白,很抱歉……我……”马林感觉自己有些,不,不是有些,而是根本无法解释。

他要怎么说,才能够让她们明白,他来自一个无神的世界,又要怎么解释,才能够让法耶的母亲明白,她的导师的孩子已经死了,他的身体里活着的是一个来自异世界的孤魂野鬼。

“是这样啊……”法耶也低下头,在这个角落,马林可以看到她眼角的泪珠,但是令他意外的,这个姑娘儿最终俯下身,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

“也许这就是母亲说的,每个人都有属于他一个人的秘密……我不会追问你的,但是请你不要忘记,我们一直在你的身后,期待着与你在一起的每一天,不要让每一位对你心存期待的淑女失望,好吗。”法耶说到最后微笑着,在等待着马林的答案。

马林点了点头:“这是我们的约定,所以我发誓,绝对不会让每一个期待着我的人失望。”

说完,马林牵着法耶的手来到母体身边,菲奥这个时候已经与洛林完成了它们的工作,马林让它砍掉母体的头颅:“这是我献给你们的战利品,也许可以在公正之神教会那儿换点什么。”

“我们要怎么把它拖回去。”看着这个有些显大的头颅,面对法耶的疑惑,马林最终砸开了玻

请记住本站域名:大风车小说, 搜索 "大风车小说"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