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林之诗  二百六八节:直面(六)

类别: 科幻 | 时空穿梭 | 马林之诗 | 半步炼狱   作者:半步炼狱  书名:马林之诗  更新时间:2020-03-01
 
一直以来,马林都觉得只有像人类这样奇怪的生物,才会活的如此潇洒,但是他没有想过,艾尔斯这个异世界的巫妖先生,竟然也能活的如此洒脱。

人类变形术还真是一个好用的术式啊。

想到这里,马林听到了马匹们的奔跑声——希德尼的步兵大多是两条腿来移动的,但是一些精锐的师拥有马匹,士兵们通过马匹行动。

第十七师也是如此。

这让马林钻进了(射射)击位,菲奥善解人意地从挎包里掏出了一个单筒望远镜,然后递到了马林面前。

马林拿起望远镜,看到了绵长的三列马队,他们在离战场还有一大段距离的位置停下,然后步行进入战场。

还有几辆很显然是经过了改造的四轮机车带着一些大头兵冲近了堑壕,驾驶员将车横向停到了堑壕附近,大头兵们从靠近马林的这一侧翻出车斗。

然后马林看到了梅赛尔。

这个小子正在笨手笨脚地从后斗里翻出来。

虽然动作有些丑陋,但是看起来并不是因为畏惧而动作变形。

嗯,臭小子,还有些人样。

不过马林可是记得自己说过要让这小子站在二线——毕竟他也只是一个被仇恨所驱使着的孩子,马林无法肯定这个小子会不会面对真实的战场表现如何。

毕竟把人带出来,总不能把人用盒装回去。

“我真搞不清楚,现在的小子在想什么。”坐在突击机车的后车斗里,梅赛尔(身shēn)旁的连长一边检查着他脑袋上的头盔,一边和他(身shēn)边的连副聊天。

“梅赛尔先生是一位勇敢者,我和他那么大的时候,北方战场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故事。”年长的连副说到这里拍了拍(身shēn)边的年轻士兵:“哈克,下车的时候跟着梅赛尔,保护好他。”

“没问题。”年轻的士兵点头,然后对梅赛尔笑了笑:“我是哈克·罗兰,祖先是英格玛南方人,在混沌入侵的时候,我的祖先逃到了希德尼联合。”

“你好。”梅赛尔伸出手。

这是真正的战友,梅赛尔这么觉得。

“车子开始横移了!别开车门!我们从这一侧翻出去!”连长大声的发布命令,然后第一个站起来翻过了车体挡板。

子弹叮叮当当地打在防弹挡板上,梅赛尔起(身shēn),站在一个士兵(身shēn)后,他在翻出车体的时候中弹,直接摔了出去。

梅赛尔跟着翻出车——动作有些变形,脸上被溅了血的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战斗的味道……还不错。

下了车,他和哈克拖着那个中弹的士兵来到一旁的凹陷处,哈克简单检查了一下这个士兵的伤处,伸手拍了拍正在打量四周的梅赛尔的头盔:“他死了。”

死了?

梅赛尔看着眼前的中年人,他的脸上还有一丝痛苦,但更多的还是遗憾的神色,他还记得这个男人在上车的时候拍过他的脑袋,说什么自己的孩子也和他差不多大了。

梅赛尔看到哈克从他的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叠纸,看着哈克将纸放进了他自己的上衣口袋:“那是什么。”

“老奇斯是一个文化人,他时常会给自己家人写信,只不过这一次写的是一封遗书了。”年轻的哈克说完,看着梅赛尔:“我觉得您在这儿打几枪也不错,毕竟我们连长说了,您是马林阁下带过来的孩子,连长说他可舍不得让你这样的原生之子就那么莫名其妙地死在前线。”

“我不需要可怜,我要上去杀混沌。”梅赛尔一边说,一边调整了一下手里的短枪管火枪,将子弹上膛之后,他跟着之前冲上去的士兵们所走的路径冲进了堑壕。

在他(身shēn)后,哈克也跟着跳进了堑壕,和梅赛尔不同,他左手拿着一把转轮枪,左手拿着战斗工兵铲,开刃的铲子足够刨开任何血(肉肉)。

梅赛尔没有理这个同龄人,而是举枪对着不远处的混沌开了一枪,后者正将一个战士压在(身shēn)下,子弹穿过了他的脖颈,获得反杀机会的战士乘机抓住对方的手,将他手里的刺刀调转过来然后捅进了混沌眼窝。

“不愧是战神教会出来的原生之子,你的枪打的(挺tǐng)好的。”哈克没有吝啬地给予了表扬。

梅赛尔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他刚刚瞄准的明明是那个混沌的脑袋。

冷静一点,梅赛尔,你在战神教会也不是没打过枪的菜鸟,记住,三点一线。

拉动枪栓,梅赛尔将枪口指向了出现在堑壕顶部的混沌,后者也看到了梅赛尔,也将枪指向了梅赛尔——这应该是一个叛徒。

看着他(身shēn)边上的破旧军装,梅赛尔扣动扳机,这一次,子弹穿过了这个叛徒的(胸胸)口,后者惨叫着摔下了堑壕,以脑袋着陆的它立即没有了气息。

“干得漂亮!”哈克兴奋地喊道,同时也没有闲着,他也开了枪,梅赛尔扭头,看到一个混沌也从顶上摔了下来,这个家伙没死,但是也摔的有些迷糊,然后被哈克一铲子砍掉了脑袋。

“我们去那边!”梅赛尔说完,将刺刀装上,穿过这段堑壕,梅赛尔与哈克冲上了平台,这里已经是一片炼狱。

梅赛尔看到连副的无首尸体,看到连长一边吐着血,一边用枪托击打着(身shēn)下的混沌,看到刚刚还对着自己笑的年轻士兵用他自己的生命推开了肿胀的混沌,他将那个混沌推到了角落,然后这具肿胀尸的爆炸将他们两个直接炸碎。

梅赛尔举起枪,先是打死了跳进平台的混沌,然后一枪托打在了冲过来的混沌脸上,在这个混沌的脑袋因为重击而后仰的时候,侧(身shēn)举枪再次(射射)击,一个刚刚从战死的士兵(身shēn)上起来的混沌被掀飞了后脑勺。

这时那个混沌找到了平衡感,然后梅赛尔的刺刀已经捅进了他的嘴里。

混沌用双手抓住了梅赛尔的枪管。

梅赛尔面无表(情qíng)地抬腿,带靴钉的战斗靴踢在了这个混沌的脸上。

将刺刀拔出,梅赛尔注意到了哈克正在换子弹,于是调转枪口,梅赛尔将正准备从侧翼偷袭哈克的混沌打倒在地。

战友是你在战场上的依靠,保护他们,就是在保护你自己。

这是门德尔松阁下的教训,梅赛尔谨记在心。

哈克装完子弹,梅赛尔将刺刀从冲过来想要和他打近战的混沌(胸胸)口拔了出来,战神教会除了教会他术式之外,更教了他如何用刺刀保护自己。

时代变了。

拿出一个桥夹的子弹,梅赛尔装好了弹,然后听到了哈克的惨叫,他扭头,看到自己的同龄人被一个高大的混沌击倒,这个混沌手里的钉锤上还染着哈克断腿上的血(肉肉)。

他举起了钉锤,想要击杀哈克,来不及调转枪口,梅赛尔指向了这个混沌,一发火焰(射射)线命中了这个混沌,将它点燃的同时,他的钉锤也砸了下去,但是被点燃的他失去了视野,哈克一歪脑袋躲过了一劫,他从地上捡起转轮枪,对着这个混沌扣下了扳机,子弹钻进了他的眼窝,将整个后脑变成了盛放的花朵。

“是法师!杀了它!”混沌们在尖叫。

一瞬间,整个平台的混沌都在如此的行动着。

梅赛尔用火枪打倒了一个混沌,然后拉动枪栓。

有混沌被士兵拦截,梅赛尔看到一手支撑着墙体的连长拔出转轮枪,打倒了两个混沌。

梅赛尔(射射)出第二枪,将扑过来的混沌打死,后者一头摔倒在他的脚边,差一点将他扑倒。

拉动枪栓,梅赛尔看到连长又打翻了一个混沌被混沌用刺刀从(身shēn)后捅倒。

那个凶手在下一刻就被一个排长打死,他拉动唧筒,将枪管指向梅赛尔,下意识低头的梅赛尔转(身shēn),正好看到被霰弹带飞的混沌。

倒在地上的梅赛尔将枪口指向那个排长,用子弹帮他解了燃眉之急,正和他扭打在一起的混沌被开了瓢。

接着梅赛尔举起火枪,梅赛尔用这把枪挡住了劈来的长柄斧,斧刃离他的脸只有一公分。

然后他听到了有人拉动唧筒的声音,接着这个混沌的脑袋就变成了一堆只怕再也拼不回去的碎片。

梅赛尔起(身shēn),看到排长被好几把刺刀从(身shēn)后捅倒,在他被推倒在地的时候,梅赛尔看到他拉开了(胸胸)前的手雷保险环。

下一秒,巨大的爆炸将梅赛尔掀了一个跟头。

脑袋撞在堑壕墙体上造成的震((荡荡)荡)和脖颈处带来的痛苦令梅赛尔有些想吐,他挣扎着起(身shēn),趴在地上的时候他看到了有新的混沌跳进了平台。

有枪声在他耳边响起,梅赛尔扭头,看到了哈克坐在一旁,他靠着堑壕墙壁,打完了手里的转轮枪,在撞针空击声的陪伴下,哈克被子弹接连命中。

梅赛尔拔出腰间的转轮枪,对着混沌们开火,有三个混沌被击倒,但更多的混沌扑向了他。你们这么想要抓活的?

梅赛尔挣扎着站了起来,就在他决定点燃自己的灵能,与这些混沌同归于尽的时候,一把斧子跳进了平台,它像是在舞蹈一般,只是几秒的功夫就砍翻了这些混沌。

“一言不合就同归于尽也是你们战神教会的保留节目吗。”

然后梅赛尔听到了最令他讨厌的声音,他愤怒的转(身shēn):“你为什么不早一点……”然后他看到了这个丰收女神教会导师手里的王子首级。

看到他将这颗脑袋丢到一旁:“我本来想警告一下你们别往这边走,但是你们的连长一头就撞过去,还和混沌打起了(肉肉)搏战,这让我都没办法在远处帮你们援护(射射)击。”这个叫马林的小子跳了下来,他走到哈克(身shēn)边蹲下看了一眼:“他死了。”

这一刻,梅赛尔脱力一般坐到了地上:“这……这和我想的不一样。”

“是啊,战争本来就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美好,战场上每时每刻都有人在死,这里是疯人院,是磨坊,是人类可以想象到的最可怕的炼狱。”马林一边说,一边伸手从哈克的上衣口袋里拿出满是血的信纸。

梅赛尔呆呆地看着马林将这信放进了他的上衣口袋。

“可,可以把信给我吗。”梅赛尔爬到了哈克(身shēn)边,看着这个满(身shēn)弹孔的同龄人,他抬起头,看着站起来的马林。

“你会写信吗。”马林问道。

“我识字,也会写字,我……请让我来抄写吧,他们是我的战友。”梅赛尔一边说,一边靠到了哈克(身shēn)边。

“那我问你,你现在明白什么才叫真正的战场了吗。”马林问道。

梅赛尔点了点头:“我……以前的我真的非常愚蠢,相比起来,比赛场上真的是在过家家,一切的胜败都不值一提,我错了,马林先生。”说到这里,梅赛尔双手抱头:“我真是一个愚蠢的家伙,我在比赛中追求的所谓荣耀,在这里只不过是粪土而已。”

马林看着眼前的小子,侦测谎言证明他没有说谎,他的一言一行都是真实。

最终,马林俯(身shēn),从怀中口袋里掏出的信纸被他递到了这个小子的面前:“记住你在今天说的话,梅赛尔,我带你见识了真正的战场,是想让你成为一个真正的勇敢者,而不是一个再也不敢站起来的懦夫!现在!站起来!”

将信纸丢到了他的手里,马林退后一步,然后他看着这个小子挣扎着站了起来。

“我们要去哪儿。”这个小子问道。

“回去,这里终究不是你的战场。”马林说道。

然后他看着这个小子用力摇了摇头。

“不。”他这么说道,同时看着马林:“让我们,完成这次战斗好吗。”

马林沉默了一下,看着他坚毅的表(情qíng),看着他虽然还颤抖着的腿,看着他站直的(身shēn)子,马林最终点了点头:“没问题,你可以在这里。”

这是一个迷途知返的臭小子,虽然以前(挺tǐng)讨人厌的,但是在这一刻,马林看到了一个熊孩子向着男人的转变。

想到这里,马林接住菲奥递过来的属于这个小子的转轮枪与步枪,然后将它们丢到了他的怀里。

这时,第十七师的后续部队跳进了平台,看着这血(肉肉)模糊的这处平台,士兵们似乎并没有什么意外。

“看到了吗。”马林看了一眼梅赛尔,这个孩子在沉默点了点头:“我看到了。”

是啊,你看到了,你看到勇士在地狱中穿行。

伸手拍了一下这个小子的脑袋:“跟着他们,别把自己笨死了。”

请记住本站域名:大风车小说, 搜索 "大风车小说"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