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林之诗  第五百零五节:智慧才是人类手中最为危险的兵器(三)

类别: 科幻 | 时空穿梭 | 马林之诗 | 半步炼狱   作者:半步炼狱  书名:马林之诗  更新时间:2020-09-12
 
老杰克打了一个短点射,对于后坐力的预估不足让他的前几发子弹打到了天花板上,幸好没有打穿,也没有造成跳弹,在后续的射击中,他很轻松地将子弹们送上了靶子。

试射完毕,这个老头将手里的枪交给另一位想要试试手的同僚,然后他扭头看向他的养子:“尼尔斯,我记得我们的邻居贝尔根伯爵不是说想买这些垃圾吗,现在你就去把它们卖给他吧,还有,把我们的钱从银行里取出来,是时候换枪了。”

“没问题,父亲。”尼尔根笑嘻嘻地抱起自己父亲所说的那堆垃圾就离开了靶场。

虽然对于这个老头能够做出及时止损的措施非常不齿,但是既然对方准备花钱了,马林也不好意思说出来——来的都是客人啊,所以面对汹涌而来的购买潮,马林又回了一次工坊,从工坊里领了一批家伙准备现在就卖给的猎魔人公会的各位,然后寻思应该找一找北方王国的关系,把军火生意做到北方王国来……嗯,对了,就是你了,露露!

嗯,哈格尔贝里家族在北方算是大贵族了,应该是适合的合作对象。

让他们出些点皮把连锁店开起来,至于推广员……马林看了一眼正在开心购物的各位,你看,这些就是推广员啊。

只要他们的兵器能够在战斗中展现出压倒性的压制力,那还有什么好说得呢。

在马林将主意打到露露身上时,露露也正坐在自己祖父的面前,这一次马林来到北方,她作为跟过来的拖油瓶,理所当然与自己的祖父。这位老人已经非常老迈了,但是精力依然在他的血脉中流淌,在露露看来,任何小看他的人,都会被这个其貌不扬而又力大无尽的老人所击倒。

“祖父,您找我有什么事吗。”作为家族中最小的儿子所生的最小的女儿,露露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人畜无害一些——这是她在这个大家族中学会的求生本能,父亲作为家族中最小的孩子,没能继承任何东西,而露露从小在家族中就没有话语权,然后就是……压迫与欺凌。

直到露露进入守夜人,往日压迫与欺凌的目光不见了,换上的是深深地忌惮,曾经的对手变成了仇人,但是没有人再敢欺负她了……如果不是祖父,这个家,就算是被毁灭了,对于露露来说都是可以接受的。

“关于马林的情报,我已经非常确切的了解过了,这个孩子有着极为优秀的血脉,家族中一直有与他进行联姻的要求,我们家族的女儿作为一位传奇的爱人并不丢人,何况这位传奇到今天都还没有二十岁,我同意了,所以,这次叫你回来啊……”“是想让我告诉你们,马林先生的爱好什么与厌恶什么,然后投其所好吗。”

露露突然觉得有些不耐烦起来——家族到底是在想些什么啊,她的那些伯父们,难道就这么天真地认为他们那些又愚蠢,又贪婪,又不知死活的女儿们真的能够爬上马林先生的床?

不,她们只会被那些团结在马林身边的姐妹们踢开,她们有着比结社更为严密的体系,任何会与她们起冲突的同类,只会被她们清除掉……是的,面对一位传奇萨满,三位高阶法师,还有一位凡世女王的组合,任何女人都不可能在绕过她们的前提下对马林先生展开追求。

因为这和作死没什么差别,露露敢肯定,她的朋友法耶一定会亲手杀了那个敢于这么做的人,而且有的是女王陛下与高阶法师帮着她毁尸灭迹。

“并不是,孩子,虽然我的孩子们都推荐了他们的女儿或是孙女,但是我都将他们的人选剔除了,我推荐了你。”

“哈,推荐谁不好推荐……我?”像是听到了最为稀奇古怪的答案,露露惊讶地连她脑袋上的蘑菇帽都掉了,她那长而稠密的黑色直发落到了她的身后与肩膀上。

“你推荐我?”露露伸出手指向了自己,脸上满是惊讶与疑惑。

“是的,是你,我的最小的孙女,你被我选上了,作为我们家族与马林·盖亚特家族联姻的筹码,我知道这么做是在伤害你,但是你与法耶是好朋友,家族在北方的关系网是马林的那信庞大的集团进入北方市场的最好保证,我甚至可以承认你与他孩子的继承权,他将是我们这个家族在第三代继承人中的首席,不用担心什么,你的丈夫是传奇,你的姐妹是传奇,也许在未来,你也会在马林先生的帮助下成就传奇,到了那个时候,这个家族的一切就会是你们的囊中物。”

老人一口气说完,对着露露笑了笑,然后像是在等待着一个答案般靠到了椅背上。

“我在小的时候,听您说过,家族是从大毁灭时代一路传承下来的,我们的家族有着八个千年传承,如果我的孩子获得了家族的控制力,这代表着什么,您不会不明白吧。”

“我明白,其实我更明白我们家族所抱着的使命,在毁灭来临的前面五个千年,我们家族一直在努力,想要改变这个世界被混沌与邪恶污染的命运,但是我们家族失败了,就像是这个时代无数的家族那样……最终,我们家族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没有了荣誉,没有尊严,曾经怀抱救世之心的家族,已经完全失败了。”

说到这里,老人看向露露,脸上流露出狂热的笑容:“但是马林这个孩子,给了我这个还在做白日梦的老东西以最后的救赎,他在南方所做的一切,都正在将这个世界导向我们曾经想要推进的方向,所以,我同意了我的那些愚蠢的儿子们的请求,为的就是让你这个孩子走上改变命运的这一刻,我们的家族徽章上曾经有一行字,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等你的孩子继承这个家族的那一刻,你可以将它再写上去。”

“为什么……祖父,您不是一直都想要将家族传承下去吗,我的那些伯父会同意吗。”

“留给我和他们的时间都不多了,我相信他们会做出有利于我们家族的选择,但是如果他们没能做到这一点,那么我们就有必要有改变这一切的决心了。”

爷孙地对话说到这里,这位老人看向了露露:“你对马林是怎么看的。”

“他很优秀,优秀地让我心生敬意,您不会明白,他是那种为了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他杀人如麻,他冷酷无情,但是他却将这些最为错误的手段,用在了最正确的道路上。”露露这么说回答道。

她的答案让这位老人大笑了起来:“这就对了,在这个绝望的世界里,只用爱与和平,是没办法救下每一个人的,这是一个好孩子,很适合你,我的孩子,去吧,去嫁给他,生下强壮而健康的孩子,然后……把你讨厌的这个家,变成你理想中的模样。”

露露看着眼前的老人,再一次感受到了这个家族带给他的爱与绝望。

“我不能,我的祖父,我不能改变这个家,这是您花费了一生所守护的东西,而我……我会嫁给马林先生的,而这个家,永远都不会是我的。”在这句话中立下誓言的露露拿起了她的大帽子戴上,然后她站了起来:“祖父,我要走了,愿您长寿。”

“好吧,去吧,我的孩子,家族的联姻请求,将会在一周之内送到法耶公主的手上,而你的命运,也会走到岔路口……”看着露露摔门而去,老人坐在椅子上,原本佝偻的模样愈发的沉重,最终,他站了起来,咳嗽起来的老人用手帕捂着嘴,等到停歇之后,他看了一眼手帕上的血迹摇了摇头。

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当自己死去,这个家族终将会在我的这些愚蠢孩子的摆弄下,就像玩具那样摔碎在地吧。

我的露露,我的好孙女,你知道吗,终有一天,你会记起与你祖父在这一天所说的一切,到了那一刻,你一定会让你与马林的孩子来重整这个破碎的家族。

先祖们啊,我们失败了,哈格尔贝里家族努力了八个千年,也没能重振文明,相反地,我们这个家族已经退化了,不再是当年发过誓的先贤们所创立的家族了。

我们失去了一切的美德,失去了最后的一位甲胄骑士,甚至连进入避难所的资格都失去了。

但是露露,这个孩子身上有着美德的闪光,在马林身边的这段时间,她在成长,她写成的报告中,那个叫马林的孩子,做人行事都有如钢铁铸就一般,如果这次的亡潮会有救世主,那一定会是他。

哈格尔贝里家族,无论如何都要拯救这个世界,如果不能成为英雄,那就变成英雄手边的柴薪,帮助他,让他行那最伟大的事业时,有光照亮,有张助行。

愿主垂怜于哈格尔贝里家族,愿我们的所作所为,担得起救赎之职。

愿未来文明重启的丰碑上,有过我们哈格尔贝里家族永恒的奉献。

愿主垂怜于哈格尔贝里家族。

马林是听猎魔人公会的卫士来告知露露过来的消息时,这才从军火交易会的现场脱身,往上走到大厅,看到了黯然欲泣的少女。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马林觉得这个姑娘身上所显露出的,是那个失去了她得自己。

“怎么了。”马林问道。

“……我的祖父,我的祖父快要。”这个少女说完,一边哽咽着,一边将她的所见所闻全都说了出来。

当马林听说,哈格尔贝里家族的那位老人,愿意将整个家族托付给自己时,还是被他的决绝所感动。

在露露的眼中,这位老人看起来极为强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觉得,这个老人已经有尽灯枯,而在她出门离开的时候,扭头透过透明玻璃看到那位老人时,却发现他在看着手中的手帕发呆,他的嘴角还有暗红的血迹。

时间对于生命来说,是最为公平的。

“我从来不知道,我会是如此抢手的东西。”当听说了尔贝里家族对于马林的评价并准备进行联姻时,马林一边感叹,一边看向露露——说实话,这个姑娘马林是挺喜欢的。

因为就算是克洛丝,在一些事情上也没办法跟上马林的节奏,只有这位守夜人,才会在每时每刻都能够帮助马林,或是整理会议内容,或是完成交易细节。

“所以,你怎么看我与你的婚约。”

“……我不会嫁给你的,我讨厌哈格尔贝里家族,我从出生开始,就被家族中的同龄人所压迫和欺凌,我对这个家族没有一丝一毫的好感,哪怕是祖父如此的关爱着我也不行……我不认为我可以为了这个家族而牺牲我的幸福和未来。”露露看着马林,将她心中的想法都说了出来,最后还跟了一句:“身为守夜人,我不会爱上任何人。”

“但是我会同意哈格尔贝里家族的联姻请求,而且我会和法耶她们说好的。”马林看着眼前的少女,她在强撑着,就像是他以前那样:“露,你知道吗,强撑着的坚强,其实是最为丑陋的懦弱。”

“我一点都不丑陋!”这个少女愤怒地看向马林。

“那你为什么不坚强一点呢,你的祖父选择了你,为什么你就不能试着改变一下,改变你自己的命运,改变你孩子的命运,更改变你家族的命运,那怕这一切的诱因只是为了你的祖父。”马林反问道。

在他和她的沉默中,马林能够看到这个女孩眼角里涌出的泪水:“我有过梦,梦里有我的后代告诉我,他们姓豪斯,而不是什么哈格尔贝里,你明白了吗。”

“我明白,豪斯,盖亚特,我都见过这个姓氏的孩子,他们都承认我是他们的先祖,但是在他们的眼中,我只是一个没有模样的亡魂,我说出我的名字他们无法听到,我写的名字他们无法看到……但是你见到我为此消沉过了吗。”马林看着眼前的少女摇了摇头:“并没有,我并没有消沉,也没有因此而绝望,也许有那一天,我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之前,但是在那之前,只要我还存在一天,我就会为了我地理想而战。”

马林说的这一切,让露露愣在了原地,她看着马林,感觉自己正在见证着什么。

“我听人说,男人与女人最大的差别,不是机车,也不是大房子,更不是什么华丽与富贵……男人与女人这一辈子最大的差别,是嫁了谁与娶了谁,我会给你幸福,我还会努力帮助每一个来我这儿寻找帮助的孩子,我会告诉他们,命运也许会在生命的某一天让你见证死亡,而我要做的,就是在那一天来临之前,帮助他们离开致命的陷阱与绝地,所以……嫁给我吧。”

说完,马林伸出手,等待着露露将手递过来。

但是,最终这个女孩还是没能伸出手。

“我需要再考虑一下。”她这么说道,同时飞快地选择了离开:“我会在我自己在教会的小楼里等你完成任务。”

“……等我,我会来接你的。”马林点了点头,最终送她上了教会过来接她的马车。

“那个姑娘怎么了?”老盖亚特一直在远处观察,对于自己儿子的花心力有了非常直观的了解。

现在的年轻人真得了不得,他当年要是有这么一手,也不会打上一辈子光棍,更不可能和索菲亚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就上演了生离死别。

“她说在她的小楼等我,北方太冷了,她没办法跟上我们的。”马林这么回答完,又跟自己的老父亲谈了关于哈格尔贝里家族的事情,在马林看来,这位老父亲应该会好好批判一遍哈格尔贝里家族近似于基因窃取者的野蛮操作。

“不是挺好的吗。”老盖亚特地回答让马林差点一口血把柜台里发呆的小姑娘给活活滋死。

似乎是看出了马林脸上的疑惑,这位老人摇了摇头:“我的孩子,在这个时代,强大的男性与同样强大的女性的结合是受到祝福的,但是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无数这样的爱侣,而为了家族与血脉的延续,有时候就必须多多生育子嗣,后代是传承你的家族所必要的手段,而后代越多,在亡潮来临时,你的家族才越有机会活到潮水退去。”

老盖亚特说完,拍了拍马林的肩膀:“相信我,孩子,你这么做没有错,哈格尔贝里家族也没有错,错的是你们同处在这样一个混乱而危险的世界里。”

马林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这个老头所说的一切的确有道理——不服不行,要不然就是真理序列全方面吊打马林这样的二把刀。

毕竟是连厨房的刀怎么放也能说出二十一个理由的要你命3000,最讨厌辩论的年轻人决定把大事化小,把小事化了。

请记住本站域名:大风车小说, 搜索 "大风车小说"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