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朋仙友  番外 赘婿说开去之二

类别: 悬疑 | 古今传奇 | 狐朋仙友 | 独坐前轩   作者:独坐前轩  书名:狐朋仙友  更新时间:2020-10-07
 
那行吧……诸位看官,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你们听过么?

把你们手里的砖头放下!

范喜良他的确是一个赘婿……不过孟姜女并不是因为和别人有染才招赘了范喜良,不然她就不用去哭长城了。

总得来说,范喜良的例子有点特殊!

首先得说明一点,那就是孟姜女这个故事……其实是虚构的,真实历史上并没这回事。

历史上孟姜女的原型,是齐庄公时期齐国大夫杞梁的妻子杞姜氏,后被封为孟君夫人,本姓姜,是齐庄公侧妃生的庶出公主。

齐庄公四年,杞梁在齐国伐莒的战役中阵亡。

得知噩耗,杞姜前去长城脚下哀哭吊唁杞梁,一连痛哭三日,甚至连祭祀吊唁台被雨水淋湿塌陷时都不肯离去。

所以杞姜哭塌的,只是一个祭祀亡魂临时搭建的土台子……这玩意儿不结实,一下雨就塌。

其实当中记述杞梁妻的故事,是想褒扬其对杞梁情真意切……这人够娘们,台子塌了都不肯走。

于是后人以讹传讹,使得这个故事渐渐变成了孟姜女为寻找范喜良的尸骨,最后哭倒秦长城的模样。

然而就在咱兴之所至高谈阔论之际,那个虎头虎脑的运营官突然打断:“等等,你说孟姜女的原型是齐国人,并且还去长城脚下吊唁杞梁,一个山东人为啥跑到河北去哭老公?”

这下真是惊得咱一口唾沫卡在喉咙里,待捶胸顺气之后,才问出一句:“谁说孟姜女去河北哭老公了?”

“不你说的吗?去长城脚下吊唁杞梁?中国人谁不知道,西起河北东到甘肃的万里长城?河北还是距离山东最近的地方呢!”

当时我差点一口老血喷在桌上:“合着在你眼里,天底下的长城就只有秦长城一家?”

“可不嘛?除了这个,哪儿还有长城?”

“亏你还是山东人,齐长城你知道不?”

这是位于齐国境内,由齐桓公开始兴建,主要防备南面鲁国侵略的齐长城!

齐长城建筑在起伏连绵的泰沂山脉的山岭上,西起平阴,经肥城、济南、莱芜、博山、临朐、沂水、安丘、莒县、五莲至胶州入海,全长达1200余里。

然而齐长城主要功用是用来防备南边的鲁国,等到公元前256年,鲁国王都曲阜被南面楚国攻破,鲁国灭亡,这条长城也就彻底失去作用,再也没有人前去经营维修,很快就坍圮废弃在历史长河之中。

说到这里,一些不是山东籍贯的朋友可能会觉得困惑:“山东不是被称为齐鲁大地么?两家都是山东人,齐国为啥要专门修筑一条防备鲁国的长城呢?”

这个……那是因为齐国和鲁国有仇啊。

众所周知,齐国是兴周八百年的姜子牙封国,无论国家实力还是君主地位,都是诸侯第一。

再加上齐国边上还有一个郑国,也就是那些向周武王投降的商朝后裔的封国。

一个是功高震主的军师贤相,一个是心怀怨望的前朝余孽,不找个自己人看住他俩,周武王睡觉都踏实不了。

于是,周武王就把自己弟弟周公旦,封在泰山以南的曲阜,这就是后来的鲁国。

从一开始,鲁国的自我定位就是监视齐郑两国的一举一动,时不时要向周王写信反映两国国内社会问题,以此打人家小报告……你说齐国能待见他么?

知道一句话叫‘齐人之福’么?这个故事出自,对,孟子就是鲁国的大夫。

‘齐人之福’这个故事说得是家住临淄城内的一户齐人,他家里娶了一妻和一妾。

这个齐人每天都在外边喝得醉熏熏地回来,还像自己妻妾夸耀说宴请自己的都是城内的富贵名流。

然而许久不曾见宾客登门的妻妾心中不免对此有一些怀疑,因此这天就悄悄跟在齐人的身后,最后发现他其实是去城外的坟地帮助达官贵人扮孝哭坟,以此换取别人祭祀之后的酒肉。

在这个故事的最后,孟子对齐人大加鄙夷,认为其贪慕虚荣富贵,这才在家里人面前丢人出糗。

然而我却不同意孟子的观点。

不知你注意到没有,齐人的家境起初应该是不错的,要是靠每天替人扮孝哭坟才能勉强糊口,他就不会在娶妻之后纳妾来给自己增加经济负担。

所以齐人应该是因为最近铺子经营不善倒闭,这才显得家道中落……一言以蔽之,家业不振的事情发生在人家娶妻纳妾之后。

虽然家道中落,但齐人的妻妾却并没有感到自己的生活水准有明显的下降……要是妻妾天天旧衣补丁吃糠咽菜,也就不会相信自己丈夫天天和城内权贵交好宴请了。

起初,齐人的妻妾并不认为丈夫骗了自己,只是好奇为啥过去常来拜访这个齐人的宾客都不来了,这才悄悄尾随在齐人身后。

因此,齐人尽管自己已经落魄到要去城郊坟地扮孝哭坟才能糊口谋生,却依旧没有委屈亏待自己的妻妾……多好的男人啊。

就算是谎言,那也是为了维护家人尊严的善意谎言!

虽然孟子没有把这个故事写完,但显然齐人的下场不会像孟子在书中想象的那样不堪。

一旦齐人的妻妾认清现状,转而和齐人同甘共苦,将内宅的吃穿用度都俭省下来,以此做本钱交给齐人运筹经营……齐人一家的未来究竟如何,真是令人期待!

纵使已身处泥尘之中,仍要竭力给自己所爱的人创造一个温暖的家,这样的人绝不会干那种以次充好欺骗顾客的勾当……经商者时刻当以诚信为本,齐人已经具备了一个成功商人最大的优势!

假以时日,齐人一定会有再度飞腾的一天……我始终如此坚信!

一不留神写的有些多了,但从孟子的身上可以看出,鲁人对齐人的偏见与误会很深。

所以齐鲁两国虽然同为山东老乡,却一直看对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军事上大打出手也在所难免。

简而言之,在鲁国灭亡之前,齐国一共对鲁国发动五十多次攻击,这其中就包括上文提到的杞梁伐莒之战。

问题是尽管齐强鲁弱,但齐国并不敢真正灭了鲁国……齐是周王的臣子,鲁是周王的兄弟,齐灭鲁是以下犯上,他真不敢!

可是齐国要是不攻灭鲁国,一旦鲁国得以喘息,很快就会集结军队反攻齐国……这成拉锯消耗了。

于是齐国最后动用举国之力,先后历经三代齐王,终于建成这条防备鲁国的齐长城,这才终结了持续上百年的齐鲁拉锯大战。

前文说了,孟姜女哭的就是这个齐长城。

只不过秦始皇建设的长城在民间比较有名气,所以‘杞姜齐长城前哭夫’就被后人生搬硬套成‘孟姜女秦长城前哭夫’,真可谓‘人在地下躺,锅从天上来。’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孟姜女哭长城’就算只是一个虚构的民间故事,也属于那种逻辑严谨,结构衔接自然的好故事,这才被后人当成了真实的历史。

不知你注意到没有,孟姜女嫁给范喜良的理由比较‘诡异’:孟姜女去池塘摘荷花,被范喜良看见了胳膊肘,只能嫁给他了。

难道过去女子去河边洗衣时,都不撸袖子?这要是一个男的去河边喝口水,不得往家拉好几车媳妇?!

所以这就是一个借口,类似‘你走路撞着我了,你就得负责娶我’。

那为啥孟姜女就非得嫁给范喜良呢?

你想啊,孟姜女是怎么见到范喜良的呢?人家去池塘边掐荷花,谁知这一把下去,荷花上来了,水面下的范喜良也上来了!

显然当时范喜良正藏在荷花池里,而孟姜女这一把,将范喜良含在嘴里,用来向水面上换气的芦苇杆给薅走了……人家能不出来么?

说到这里,你多半就能明白我的意思了:范喜良其实是个走投无路,只能藏身在荷花池里躲避追捕的逃犯!

那么范喜良他又犯了什么事情呢?

你得想想秦始皇除了修长城还干了什么民怨沸腾的坏事。

对,焚书坑儒!

范喜良他其实是一个正被秦军追捕缉拿的儒生!

为了搭救范喜良,孟姜女悄悄把其带回家,又给送了一顿热气腾腾饭菜。

然而等老孟头回家见到范喜良,顿时就一跺脚:“坏了!咱家惹祸了。”

原来秦朝实行连坐制度:你家隔壁小三儿夜里外出做贼为盗的事情你知不知道?不知道?他家就住你家隔壁,一墙之隔凭啥你不知道?

甭说了,小三儿做贼,按律当斩;你这个邻居没有及时向官府首告,割下鼻子,以示惩戒!

哎,秦法严苛,就是这个样子的。

所以这个来历不明的范喜良很快就会被孟家邻居向官府举报,除非……孟家能给范喜良一个身份!

你不是都看了我家姑娘的胳膊了吗?那今后你就是我孟家的赘婿了!

上门给人家当赘婿,历来都是让别人看不起的行为……你既然去别人家当这个赘婿,干出如此丢人现眼的事情,从今往后你就不再是我家的人了,家里人不会再认你!

一个赘婿是没法去查个人来历的,所以范喜良总算暂时摆脱逃犯的身份。

不过秦法可不会让你钻空子,在秦法当中,刑徒奸赘,这四类属于登记在册的黑户……只要国家要修城墙盖宫殿,你就得去服劳役,什么时候修完什么时候回家,累死也活该。

这才是‘刚离虎口,又遇豺狼’,于是范喜良就被抓去修长城了。

其实啊,范喜良只要耐心熬上几年,未尝不能回家……孟姜女为啥去哭长城?因为和范喜良一起修城墙的人回来了,但范喜良却没回来。

听人说范喜良死在长城脚下了,孟姜女这才去哭夫收尸。

你不觉得范喜良被埋在长城城墙底下这点比较匪夷所思么?

如果像故事里说的那样,修城墙的工匠一旦累死就会被填入城墙,那就没人干活了……老子吃苦受累当牛做马地给你秦始皇修长城,结果累死了还落这么惨的下场,那大爷我干脆躺下不干了!

反正都是死,监督官您受累给我一刀!

因此,那些在作业过程中正常死亡的工匠一定会得到妥善的安葬,其家人也能得到丰厚的赏赐与抚恤,这样才能保证工匠的施工效率与工程质量。

范喜良并不是累死的,他也没有被砌入城墙之中……他是被埋进城墙地基桩坑里边,这是一种无比残酷的祭祀手段,‘人殉’!

可是过去‘人殉’用的都是犯了死罪不可宽恕的罪犯,所以……范喜良八成是在修城过程中想私逃回家,途中却被巡防的秦军抓获。

为了在工匠面前杀一儆百,这才拿范喜良当了‘人殉’!

不过后面,孟姜女哭倒长城的事情就是后人在YY了,‘万里长城唐犹在,当年怎能被哭塌’?

再说就算孟姜女哭塌长城也没用,想找范喜良?那得往下再刨一丈,把殉葬坑都挖出来才行!

看看吧,孟姜女也得来书里坐坐。

请记住本站域名:大风车小说, 搜索 "大风车小说"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