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炼  第八十九章 唯一的观众

类别: 玄幻 | 异世大陆 | 星河炼 | 罗霸道   作者:罗霸道  书名:星河炼  更新时间:2021-01-09
 
弯弯死了。

看着被法医开肠破肚的弯弯如同一堆垃圾般塞进裹尸袋拖走,周森冲进厕所拼命的呕吐。

对于弯弯,周森并没有什么过多的印象,在他眼里,弯弯就是一个最底层的犯人,他胆小,一直想翻仓却又不敢付诸行动,老恶棍受伤后他趁机靠近周森。潜意识里面,周森甚至于看不起弯弯这种毫无骨气的投机分子。

现在,弯弯死了,却让周森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之中。

如果说之前刀爷的死让周森感到生命的沉重,那么,弯弯的死则是让周森感到了生命的卑微。

就因为他与狱警的一次小冲突,弯弯就成了双方较量的牺牲品。

“我要见地下监狱长!”周森从洗手间出来后,对把守在门口的狱警道。此事,11号仓正在清洗地上的血迹,犯人们都是一脸兔死狐悲的悲戚之色。

狱警满足了周森的要求,很快,他就被几个狱警带到了地下监狱长的城堡。

地下监狱长正在打理花园里面的植物,他对周森的到来并不觉得意外,让周森等在一边,慢条斯理的打理完毕后,这才把周森带到书房。

此事,一个漂亮的女犯人已经为两人泡好了茶,书房里面弥漫着令人心旷神怡的茶香。

“我要见那个狱警!”周森开门见山。

“说什么?给钱吗?给多少?一亿?十亿?百亿?他值吗?如果钱能够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而且,有些问题用钱解决也不合适。”地下监狱长淡淡道。

“我……”

“周森,你现在想做的我已经都做了,你再做一遍,无非是让他更加膨胀,觉得自己可以为所欲为,越发肆无忌惮的打击报复你。有些人,只吃罚酒,不吃敬酒的。”地下监狱长语重心长道。

“我和他无冤无仇。”周森一脸木然。

“哈哈哈哈……周森,你真的失忆了吗?都忘了这里是监狱吗?毒鳄和小刀有仇吗?和老恶棍有仇吗?和你有仇吗?周森,当你决定用钱开路的时候,你就为今天埋下了隐患。”

“为什么?”周森一愣。

“开始,你只是一个犯人,现在,你是一棵摇钱树,而且成为了众人的焦点,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想分一杯羹……记住,不要以为那些犯人会因为每个月几万块钱效忠你,更不要以为那些狱警都是吃素的,人家现在就是要玩你,先削弱你的实力,榨干你的钱财,再慢慢玩你,最后把你送上绞刑架。”地下监狱长缓缓喝了一口茶。

“有什么办法解决?”周森问道。

“周森,大家都是聪明人,你来的目的无非是不想亲自动手,也不想被我利用杀狱警,呵呵,但有些事情,哪怕是大家都知道的阳谋,你也无法改变结局。而且,你要弄明白,我不会有损失,我无非是在监狱里面多呆些岁月,总有一天我会出去,而你,损失会越来越大,小刀和弯弯的死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还有很多很多人被牵连,譬如,叶医生,秦警官。”

“……”周森张了张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没有。”周森摇头起身。

“你是悍匪周森,不是救世主周森,小刀死了,弯弯,死了就死了,这里每天都死人,还会有人继续死!”

“我的人,谁都不能动!动了,就要付出代价无论是谁!”周森停住脚步回头,一字一顿道。

“年轻人,你太年轻了!”地下监狱长不以为然。

“我可以随时使用工作间了吗?”

“随时可以,这是你的特权。”

“谢谢!”

周森转身大步离开。

年轻人!

地下监狱长嘴角浮现一丝微笑,微笑之后,又是一丝落寞。

七百多年了,在这七百多年中,地下监狱泽策划的越狱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次,几乎是每年都会策划,但七百多年过去了,他还是在这座监狱里面。

周森的出现并没有真正的让地下监狱长燃起太多的希望,他也并不认为一个星际悍匪就能够协助他逃离这座钢铁监狱,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除了碰碰运气之外,更多的原因是打发漫长且无聊的时间。

如果莫干监狱是一座巨大的戏台,那么,地下监狱长就是唯一的观众。

戏台上的演员不停的轮番上演,他们演绎着人性的黑暗、冷酷杀戮、出卖和背叛,而观众,自始至终只有地下监狱长一个人。

对于地下监狱长来说,周森,只不过是众多演员中的一个……

周森并不知道地下监狱长那种超然的心态,他只是确定,新狱警必须要靠他自己搞定,地下监狱长靠不住。

没有选择。

没有退路。

周森对新狱警一无所知,王仲这个名字还是听其他犯人说的,但从地下监狱长透露的信息显示,这个年轻人出身显赫,背景深厚,一路顺风顺水养成了飞扬跋扈的凶残性格。这种人最不好对付,因为,其软硬不吃,且胃口奇大,你想收买,他却想把你整个生吞活剥。

杀人。

唯一的选项就是杀人解决问题。

而杀人,是周森最不想做的,何况是杀一个狱警,因为,他是科学家周森。

杀了狱警,以后就别想恢复科学家周森的身份了,这是周森一直不想动手的原因。

科学家周森。

周森嘴角泛起一丝苦笑,一直以来,他时时刻刻让自己演的像悍匪周森,而现在,他又不得不提醒自己是科学家周森。

杀人!

不杀人!

周森脑海之中浮现了刀爷和弯弯的样子,如果让足够强大,他们都不会死。

还有傻大个。

从弯弯的死亡可以猜测到,傻大个现在肯定也不好过,虽然地下监狱长保傻大个,但他只是保傻大个不死,可不保证他不被虐待。

从地下监狱长的反应也可以推测出,他也与那叫王仲的狱警发生过冲突,而地下监狱长保傻大个,反而会为傻大个成为靶子,成为其发泄的对象。

我是悍匪周森!

周森确定,拖延等待时机只会让他陷入无穷无尽的被动,他现在必须要主动制造杀人的机会,越快越好。

至于杀死狱警会否影响到恢复科学家周森的身份,那是以后的事情。

现在,刀爷死了,弯弯死了,老恶棍在疗伤,傻大个被关在禁闭室,周森无人可用,他只能靠自己。

请记住本站域名:大风车小说, 搜索 "大风车小说"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