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友,买把加特林吗?  174.外门教条

类别: 游戏 | 游戏异界 | 道友 | 买把加特林吗? | 驿路羁旅   作者:驿路羁旅  书名:道友,买把加特林吗?  更新时间:2021-04-14
 
“你师父有过道侣,那时我还未到苦木境,大概是两百三十多年前的陈年旧事了,我也是偶尔一次,翻阅门中纪实典籍时才知道的。”

三宝长老的木屋里,长老端着茶杯,像极了一个回忆过去的老头子。

江夏坐在他对面,也是一副听故事的样子。

“施妍道友当年年轻,正是风华正茂,修为也只到存真境,某次外出游历时,偶遇一男子,亦是修士。

据说丰神俊朗,极有风度。

你师父便为他倾倒,两人结成道侣,但世间之事,最复杂莫过人心。

那男修乃是邪修。

走的是取女修做鼎炉,行阴阳邪法,毁人修行强化自身的邪路,你师父先是被骗走身上所有法器法宝。

又一时不察,饮下邪药,竟落入险些丧命的境地。

若不是刘楚道友救援及时。

只怕你师父当时就要...”

说到这里,三宝长老摇了摇头,饮了口茶,继续说道:

“那事之后,也确实引发了一番波澜,

掌门魔君暴怒,亲自执驺吾车,配玄天剑,追杀三境之地,寻得那邪修宗门,一夜之间,屠戮数千,破家灭门,毁去传承。

这才算是给你师父,出了口恶气。

可惜,从那之后,你师父便多了这些禁忌。

这自古红颜薄命,她又是命途多舛之人,从那之后,便不再外出游历,掌门许她修我宗门秘典大梦功法,意图以此幻术修行,消去她心中妄念。

谁料,那事对你师父影响太深。

修功法时竟也出了岔子,差点毁去一身道基,那时我刚入宗门,便立刻为她炼了一炉大自在涅槃宝药。

又得掌门护持三年,才让她堪堪脱出致命。

你师父之所以整日昏昏欲睡,偶尔还犯糊涂,都是因那事所致。

但她确实天纵奇才,心性极佳,硬是顶着心中妄念纵生,历经苦难,花了三十年,修成了大梦心法。

这才消去心中诸般苦难,重回修行正法。”

说到这里,三宝长老放下茶杯,看着若有所思的江夏,他说:

“老夫之所以告诉你这些,就是要化去你心中埋怨,你师父是个可怜人,对弟子也多有回护,她不如你所想那么刁蛮任性。

一切都是事出有因。

你,不要怨恨于她。”

“嗯。”

江夏听了施妍的故事,心中最后一点抱怨也散去了。

大部分情况下,他其实都是个挺大度的人。

而且,施妍这遭遇,也确实太惨了些,不由让老江想起前世那些被Pua渣男骗财骗色的女施主们。

遭遇那种事,不留下心理阴影是不可能的,这个时代也没什么心理干预之类的,所有的痛苦,都得施妍自己去调解。

还能活成如今这个性格,已说明她是坚强之人了。

“我堂堂七尺男儿,和一个可怜的女人置气,没意思。”

老江饮干了手中茶水,神态也变得放松一些,将茶杯放回桌上,对握着茶杯的三宝长老笑了笑,他说:

“师父的事,还有刘楚的事,暂时不说了,我想长老今夜召我前来,还有其他事情要谈,咱们就说正事吧。”

“嗯。”

三宝长老点了点头,他喝了口茶,对江夏说:

“我徒儿六福,是个憨厚之人,他之前与我说外门未来种种构想时,我便猜出,这些想法断然不是由他想出。

但此事可行,我便许了他做。

小友想来也有所耳闻,老夫在内门中地位尴尬,颇受刘楚道友的排挤,但真实情况不是如六福所说,为争权夺利。

老夫与刘楚道友,都不是贪恋权位的性格,这事说起来有些复杂,也是事出有因,今日不便再说。

咱们就说说外门之事。

老夫已向掌门请求,掌门也许了老夫从此脱离内门,与我徒儿一起,主管外门事务,于老夫来说,也算是脱了困境。

自由许多。

但老夫与我徒儿六福,都不是善理事之人,又听闻道友在凡尘做的好大事业,尤其善谋,因而这外门以后该如何运转,还是得请教小友一番。”

“长老客气了。”

江夏很谦虚的回答说:

“我与王师兄,当真是一见如故的,又是一起经历过事情,如今一起搭伙做那凤山墟市的生意,自是可信之人。

我先表明态度,长老不必担心我把外门变成自家地盘,这里的管理权,始终在长老和王师兄手里。

我只是提一点小小的建议。”

说着话,江夏从纳戒取出一份卷轴,递给了三宝长老。

后者接在手中,打开看了看。

里面书写的是外门的具体教条,林林总总三十二项。

用词简单准确,从外门弟子的衣食住行,到每日修行的时间安排,再到具体的晋升制度,一应俱全。

看的长老连连点头。

万事都得有纲领,纲举目张乃是做事正道,有了这份东西,外门的事情就有了个大概的方向。

而江夏,还在一旁解释自己的构想。

他说:

“我对修行界了解不多,但也见过一些散修,还与三雀子马提书有过交流,以我所见,这修士什么都好,就是每日太闲暇了些。

这样是不行的。

就算不说投入与产出的效率,单说修行一途,就不该这样,无论何种功法,都要讲求一个张弛有度。

一天十二个时辰猛修,再聪明的人,也要被修傻了。

因而在我看来,外门弟子的修行,就要合理安排时间,每人一日修行最多不要超过三个时辰。

剩余时间分出一个时辰,去学制器或者丹药炼制。

剩下除去休息的四个时辰,其他时间,便要用来为宗门服务。

我已和王师兄说过这个问题好多次了。”

江夏说的兴起。

又从纳戒中取出一份墨霜山周遭地图来,这是他在鸿雁会买的,很是精致,很是精准,大小山川莽林都有记载。

他将地图放在桌上,指着其中勾画的几个颜色不同的区域,对三宝长老说:

“这是咱们墨霜山周遭千里的地形,我请三雀子和王师兄都看了,我三人合计,将周遭地区,化作四个区域。

用作我墨霜山外门,和他三雀山弟子们修行历练之地。

凡人区域不必多说。

那是给刚入修行的弟子准备的。

他们每日可用挪移阵去凤阳郡城,昆仑坊自有每日布告,收集周围城中,村镇的消息,比如猛兽伤人,比如闹鬼,比如寻找贵重之物。

又或者凡人商会请求押镖镇宅之类的事务。

这些刚入修行,还无力讨伐灵异的弟子,便可去接取这些难度不高的布告悬赏,完成之后,昆仑坊会用仙钱,灵石做报酬,这也算是自力更生!”

老江加重语气,说:

“修行,也是份工作。

我辈修士,怎么能一心想着靠宗门接济?我是觉得,若一个修士连自己修行都养活不起,如此无能,那也别修仙了。

再者说,这般事务由他们去做,也是练练心性,练练身手,不至于成为只会修行的废物。”

“嗯,有理。”

三宝长老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显然老江的话,说到他心坎里了。

他摸着长长的白须,颇为遗憾的说:

“老夫当年就是忽视了这一点,只顾着让六福一味修行,待他入存真后,才发现六福的各项见识经验都极差。

虽有法器护身,但每次宗门比斗,都要落到末流。

小友所说这一点,老夫绝对赞成,

但其他这三个区域,又是何意?”

长老指了指颜色逐渐变深的三个区域,问了句。

老江信心满满的说:

“这三个区域,分别对应练气境前中期,后期和巅峰期的修士,长老且看,墨霜山周遭虽然没有危险的秘境洞天。

但我听施睿师兄说,在凤鸣国边境,因多年前的大战,留下了一些乱葬岗,常年被灵气育养,让那几处已变成了阴灵盘踞之地。

周遭根本无人敢去,甚至都有了几分鬼城的样子。

这便是给刚入练气境的同门准备的。

他们不必从昆仑坊接取悬赏,而是直接由凤鸣国朝廷雇佣,前去压制阴灵,收复国土,这事我已经和凤鸣国洪太守说好了。

他家朝廷愿意开出高价,同样用仙钱付账。

而且我也给王师兄定了外门贡献的兑换表,前去阴灵之地讨伐灵异,靠带回的阴灵残魂,便可换的贡献。

这里危险性不大,是最适合他们的初级副本...呃,我是说,最适合他们初次冒险,练身手,练法器操纵。”

三宝长老点了点头,并未回答。

江夏又说到:

“至于后面两处,则要入南荒大莽林中。

那里已有妖兽精怪,危险性更高一些,还靠近群鬼怨灵盘踞的星谷,必须得是修行有成的修士,才能去那里游历。

那里又盛产各种制器材料,咱们便再用悬赏之法,并且对内外门都开放,谁若有需求之物,又分不出时间,便可在外门贴出悬赏。

报酬由他们自己定下。

带回的材料,还可上交外门,同样能换取贡献。

这样一来,咱们外门就不再是走平均的大锅饭,而是给弟子们足够的动力。

勤奋的弟子,自然有好物助修行。

懒惰的那些...

既不能为宗门创造价值,还要吃我们的,用我们的,那还要他们作甚?从现在起,每年外门考核一次,贡献度极低的那些,给警告一次。

若第二年还是一样疲怠,就直接清退出去!”

老江杀气腾腾的说:

“墨霜山不养只会白吃饭的闲人,外门更不是垃圾桶,什么玩意都要。而且清退一些,就得再招募一些工具...新弟子。

我的想法是,以后外门每三年纳新一次,不断的补充新鲜血液,才能让外门蓬勃发展。”

“呵呵,小友这哪里是小小建议?”

三宝长老听完之后,又看了看那副地图,他笑眯眯的说:

“小友这是为我外门制定了完整的教条,能保证我外门以最快的速度成长繁荣,不亏是六福竭力举荐之人。

江小友当真堪称我墨霜山栋梁之才。

只是,老夫也看了那张兑换表,现在弟子少,还行,但以后弟子多了,就那些物资,对低级修士有吸引力。

但质量确实有些不足。”

长老捻着胡须说:

“老夫已把当年我在故乡修炼的一些功法放入其中,还有墨家制器术入门,墨经修行的经验手札,我的丹修心法入门等等,都放入其中了。

可惜,宗门各境上品法器和法宝图纸,非内门弟子不得查看,若再要寻更多好功法,好器物,就有些...”

“我有!”

江夏打断了长老的忧虑,他伸出双手,纳戒光芒跳动中,一本厚厚的书,和一卷卷起来的图纸,就被递给了查三宝。

长老拿在手中,先看了一眼书,惊得瞪大眼睛,又看了一眼卷轴图纸,这会更是惊得直接起身。

“这...”

三宝长老愕然的对江夏说:

“这附灵秘术,我听六福说过,乃是你从鸿雁会花了大价钱,又有我如月徒儿那旺主命格给予的大气运,才淘来的好物。

怎能如此随意的就交给我外门?

还有这烈阳印,乃是真正的法宝,它的威能老夫今天可是感受到了,更难得在练气境就能收放自如。

它已有资格被藏入内门藏器阁中。

乃无价之宝。

我外门不能收!”

“那就当是我以此两物入股外门了。”

江夏摇头说到:

“长老莫要着急,且听我说完,这两物,并非是白给外门的,我也有我的请求。”

“接下来就请长老原谅我,要狮子大开口了。”

请记住本站域名:大风车小说, 搜索 "大风车小说"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