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大英雄  第九十六章 突破

类别: 机甲 | 科幻 | 七十二编 | 田行健 | 星际战争 | 特种兵   作者:七十二编  书名:冒牌大英雄  更新时间:2013-04-16
 
“匪军,前进”

书房里静悄悄的。可记者分明听到这个声音就在耳畔回荡着。

窗外的夕阳,已经落到了天际云霞后面。只有一抹金色的余晖,从楼群缝隙之间穿过来,如同火焰一般。

时光,在夕阳中倒流。

前进,前进

这一刻,记者仿佛就站在勒雷中央星域那古老的战场中央。

上下左右,都是璀璨星辰。

绿白相间的勒雷首都星,就像一个巨大的散发着幽幽光芒的夜明珠,悬浮在眼前。

无数战舰,向着那条只有四万公里宽的缝隙,风驰电掣。

每一艘战舰里,都是怒吼的斐盟战士。

舰长们将手臂笔直伸向前方;官兵们在走廊上奔跑着;炮手将火控系统的电子准星套上了敌舰;动力舱的老机修上尉恶狠狠地将动力输出开启到最大;主控航行员咬着牙,猛地推起操控杆,开启战舰的每一个推进口。

无数战舰就在眼前游走开火,无数官兵就在血火中咆哮怒吼,无数战机掠过战舰侧舷,将能量炮和导弹倾泻在钢铁外壳上,腾起千百火团。

那是一个年轻将军怒吼的声音

那是无数斐盟官兵怒吼的声音

那是战场所在的这个国度,三千万牺牲将士,数亿死难同胞的灵魂,在这片星空下怒吼的声音

他们的心脏,在这一刻整齐而**地跳动着

他们的怒吼声,响彻云霄

那是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那是一场波澜壮阔的战争尽管时间已经过去了几十年,尽管只是在这寂静的书房中听一个经历战争的老人回想当年。可是,记者依然为那怒吼声热血沸腾。

“杀”老人低沉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一股电流,沿着他的背脊一直爬上头顶

他骤然回头,老人,就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目光望着天花板。那个狰狞的字眼,随着低沉的嗓音,从喉咙里迸发出来。就像是京剧唱腔,悠长,浑厚,恍若穿越了时空,百转千回

“杀”

藤井刚猛地一把抓下了军帽,狠狠地砸在指挥席上,纵声怒喝

旗舰在炮火的海洋中劈涛斩浪。

白色的能量炮光团如流星从身旁滑过;红色的爆炸火光,就像吸饱了鲜血的棉花般,一团团在舷窗外骤然炸开,又旋即被浑身都在爆炸中颤抖的战舰甩在身后。

“杀”

马奇亚傲立于指挥席,目光坚毅。

在他的指挥下,三百余艘莱恩战舰,沿着战圈外围狂飙突进。潮水般蜂拥而来的西约战舰,一次次撞上以旗舰为中心的指挥集群,又一次次化作漫天浪花,四溅飞射

“杀”

张鹏程狠狠挥下了拳头。

圆锥形布阵的查克纳第十二、十三集团舰队,如同一把长枪的锋利枪尖,直接扎进了西约舰群。

“杀”

麦金利容色如铁。作为联军主力的斐扬共和国战舰,以他们三十年来纵横宇宙的的厚重舰群,缓缓上压。一排排战舰,如同大海的浪潮一般,齐头并进。坚硬的舰首,高高昂起,每前进一步,都撞碎无尽的鲜血和烈火。

“杀”

拉宾斯基和巴拉斯都挽起了袖子,双目如赤面色狰狞。

一支支斐盟舰队,跟随旗舰高速冲锋。远远看去,这些不同颜色不同型号的战舰,就像是从山坡上滚滚而下的骑兵。碗口大的铁蹄踏翻草皮,泥点飞溅。冷酷的钢铁铠甲覆盖全身,长长的骑枪已经随着距离的接近放了下来,风在耳旁呼啸,大地在脚下飞退,眼前,只是一片血红

“杀”

这个声音,从无数斐盟官兵**的胸膛中迸发而出,如同炸雷般穿越空间,穿越时间,横扫宇宙。

血液,在身体里沸腾,就连呼吸的空气,都带着一丝炽烈

为什么坚持到现在,为什么执迷不悟?

田行健将军的回答,说出了所有斐盟军人的心声

因为生命,因为尊严,因为自由,因为死难的同胞,牺牲的战友兄弟,惨遭蹂躏的祖国和家园

每一名斐盟官兵,都已经被胖子的怒吼点燃了。

这一刻,没有斐扬人,没有勒雷人,没有查克纳人,没有西利亚克人........有的,只是不分年龄大小,不分军衔高地,不分种族贵贱,准备用牺牲去赢得胜利的英勇斐盟军人

“什么名将,你就是堆狗屎”

这是何等痛快的怒骂

在世人眼中,索伯尔这样的人高高在上,身份地位财富荣耀,要什么有什么可是,谁知道他们的名将之路上,有多少无辜的人死去;谁又知道他们耀眼的光环中,有多少冤魂凝聚不散

索伯尔又怎么样,哪怕你是上帝,想要征服斐盟,想要剥夺斐盟人的自由和尊严,也得从每一个斐盟战士的尸体上踩过去

“匪军,前进”

无尽的炮火中,这个声音就在耳畔反复回荡。

当胖子迎着索伯尔冰冷如刀的目光,狞笑着拍案而起,发出这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时,每一个斐盟官兵都知道,至少今天,自己已经心甘情愿把命卖给这个胖子了

身后的匪军舰队,已经开始了全速冲锋。

一艘艘长着尖锐撞角的匪军战舰,就像是一个个挺枪跃马的骑士,明知前方就是深渊,依然纵马驰骋,义无反顾

匪军是英雄好汉,自己这些人就是软蛋吗?

若是任由对面的西约舰队抽调兵力关闭通道,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四路斐盟进攻舰队,在各自指挥官的命令下,开始了**地阻击。

不光是前面的战舰死命往对方舰群中冲,就连旗舰,也领着指挥集群的战舰冲了上来。

麦金利的旗舰战虎号、巴拉斯的旗舰荆棘鸟号、张鹏程的旗舰浩渺号、拉宾斯基的旗舰森林王旗号

这些原本应该处于战列舰集群重重保护之中的旗舰,此刻,已经带头冲向了敌人。

无数的炮火,在它们的身旁闪亮。可是,再耀眼的光芒,也掩盖不住,旗舰那向远方发送的明亮灯光信号

“匪军,前进”

匪军舰队,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开始了它们的**。

一艘艘匪军战舰的尾部推进器,出长长的离子流光。

虽然在浩瀚无垠的宇宙中,这蓝色的光芒仿佛凝固于虚空般静止不动。可是所有人都知道,匪军舰队的速度已经高达九级。每秒航速超过两百二十公里

这已经是人类战舰,能够在不利用引力跃迁的情况下,依靠自身推进器瞬间达到的最快速度

当然,如果有足够的时间和距离,这个速度会更快。

可是匪军没有

在他们的前方,只有一条存在于西约外围防御链之间宽仅四万公里的缝隙。而且,这条的缝隙,正随着西约舰队的飞速**,变得越来越小

此刻冲在最前面的,是匪军第一、第二、第三和第四舰队。

四支舰队都呈梭形阵型,两支在左两支在右。只短短几分钟,四支舰队就已经冲出了B20空域,进入G20空域。

在他们两侧,防御链上被拉开的西约舰队就像是一群群受惊的鱼,拼命试图摆脱纠缠往回赶。虽然因为斐盟联军近乎亡命的阻击,大部分舰队还被锁在原地,可已经有零星的战舰向这边靠拢。

就在突前的匪军第三和第四舰队刚刚冲进G20空域时,通道两侧,两百余艘西约战舰已经飞速而来。

“是夜军”观察船的观战大厅里,响起了一声惊呼。

人群都骚动起来。通过辨认斜插上来的西约战舰的舰首标识,他们认出,这两百多艘战舰,都是索伯尔麾下最精锐的夜军战舰。

这些黑色的战舰有着各种各样的传说。

传说中,他们驾驶的战舰,永远是比纳尔特帝国船舶建造水平所能提供的顶级的战舰。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是比纳尔特帝国最忠诚的战士,经过层层选拔和严格训练。享有极高的待遇和地位。

从这支部队成立那一刻起,他们就是比纳尔特帝国的镇国武力。

他们从不将击败普通的舰队当做他们的目标。在这些骄傲的夜军官兵们看来,他们的对手只有一个,那就是斐扬共和国的双头鹰舰队

在之前的战斗中,夜军和麦金利指挥下的双头鹰舰队已经激烈交手。

夜军的战斗力的确不负于他们的威名。麦金利每每取得优势压上去,只要基恩斯一投入夜军,一般的斐扬舰队就只能退下来,换双头鹰舰队顶上去。

中路的战斗,与其说是西约和斐盟的战斗,倒不如说是夜军和双头鹰之间的较量。所有观看中路战斗的人都一致认同,在击垮夜军之前,麦金利不可能突破中路

作为距离通道最近的舰队,哈里曼一直关注着夜军。

夜军的规模并不大,整个比纳尔特帝国加起来也只有十六支夜军舰队。按理来说,这支舰队的每一艘战舰都是比纳尔特帝国的心肝宝贝,不容有失。

可是在索伯尔下达命令的第一时间,哈里曼却分明看到,即便面对是双头鹰舰队的**阻击,这些黑色的战舰也没有丝毫犹豫,转身就走

他们是在无尽的炮火中离开的。除了部分战舰压上断后外,剩下的战舰阵型一层套一层,竟然用身体掩护己方战舰脱离战斗。

这最先冲上来的两百多艘战舰,就是至少八十艘夜军战舰牺牲的结果

仅仅为了那么一点点时间,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

哈里曼只是在旁边看,就觉得浑身发寒。他完全可以想象,被这样一直冷酷到近乎冷血的舰队缠上,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而现在,夜军舰队已经出现在了匪军的前路上

两百艘战舰想要击败匪军或许很难,想要拖延几分钟时间,却再轻松不过了。

“匪军能冲过他们的阻截吗?”

疑问,就像是猫爪一般,在抓挠着所有人的心。

这艘船上的人,都听说过匪军的传说,却从来没有见过匪军出手。这支被很多人奚落成民兵的军队的战斗力,一直都是个谜。

双方舰队的距离越来越近。进入射程的瞬间,舰长们几乎同时发出一声怒吼。

“开火”

行进中的战舰,骤然向着敌人出千百条笔直的白光。

光柱顶端椭圆形的能量炮光团,只在舰首主炮的瞬间有一丝凝滞,随后就闪电般划破虚空,出现在双方舰群面前,然后一头扎了进去。

远方的观察船远视仪屏幕,在这一刻只能看到一片刺目的闪光,刺得人睁不开眼睛。当光芒渐渐渐弱的时候,人们看见,那些高速**的战舰的舰体上炸开一团团火球。一些战舰的能量护罩瞬间就变成了红色,还有一些战舰同时被几炮命中,当即四分五裂。

可是,没有谁停下来。炮火被甩在身后,战舰依然风驰电掣。下一秒,双方舰队就像两群面对面冲锋的骑兵般猛地撞进了对方的舰群,一时间天昏地暗,人仰马翻。

这惨烈而壮观的场面,让整个观战大厅鸦雀无声。

片刻之后,一位中立国的观察员揉了揉眼睛。

“我的上帝”

旁边,哈里曼,伯格和任商,已经如同疯子一般跳了起来

“匪军万岁”

只见屏幕上,数十艘匪军战舰,贯穿西约舰群,从无尽的炮火光芒中冲了出来。而在他们身后,更多的匪军战舰络绎不绝地破围而出

人们都震撼地张大了嘴。

一艘、两艘、三艘........一艘接一艘的匪军战舰冲出了战团,向着前方风驰电掣。

在他们的身后,两百多艘西约战舰,仅仅一个照面,就只剩下了一小半。

大量的战舰在爆炸起火,剩下一小撮幸运的,则像不小心被卷进了迁徙的羚牛群的鬣狗一般,只能在无数蹄子的践踏下,仓皇而徒劳地原地打转。

谁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谁也没想到,这一次碰撞,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寂静中,人们骇然对视。慢慢仔细回味那石火电光般的一瞬间,才有些回过味来

在之前双方的对射中,匪军舰队几乎没有什么损失

虽然一些战舰的能量护罩变成了红色,甚至战舰装甲被击碎,却没有一艘战舰丧失战斗力。远远高出普通战舰的能量护罩容量,让他们如同犀牛一般皮糙肉厚。

而反观夜军的战舰,则在数量占优势的匪军齐射下,被摧毁了近六分之一。

不过,这并不是匪军瞬间突破的主要的因素。

重要的是,被击毁的夜军战舰,都位于西约舰群的前方和外围。当前面的战舰被击毁的时候,后面的战舰就只能改变航向,从旁边绕过去。

这样一来,原本还算密集的西约舰阵,就变得松散起来,速度也降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依旧保持着密集阵型,数量占据绝对优势且有着尖锐撞角的匪军舰队,却毫不减速,一头撞了进去

他们的战舰,他们的战术,简直就为突破而生

“老天爷......”一位中立国的记者呆呆地看着屏幕,“这样的舰队,打不打得过两说,谁挡得住?”

当天网屏幕上第一艘匪军战舰穿透夜军舰阵的时候,索伯尔霍然起立。

不知不觉之间,他的一张脸已经变得铁青。**的牙关让他的太阳穴和腮帮子高高隆起,**的拳头,仿佛要捏出水来

阿历桑德罗看着索伯尔,一时有些发懵。

跟随索伯尔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位比纳尔特帝国的天才将领,如此失态。他听说,多年前索伯尔任皇家近卫军陆军团长时,曾经陷入敌人几个装甲师的重重围困之中,激战四天三夜,转战数百公里,差点全军覆没。他的部下也没有见他这样紧张过。

此刻,匪军舰队才刚刚进入G20空域,距离这里还有超过十万公里的距离。虽然阿历桑德罗也承认,匪军的撞击战术天生适合这种高速突破,可是,迎上去的只是夜军不到两支级舰队的战舰而已。就算匪军毫不费力地突破了,这也不代表他们就能冲过来。

要知道,竭力摆脱了对手纠缠的班宁,已经向右翼靠过来,接替基恩斯与张鹏程作战。左翼的卡德尔,也同样抽调了兵力过来,配合基恩斯封锁通道。此刻,就在匪军舰队的前方通道两侧,就有六支舰队已经逼近G20空域和T20空域的交汇点。

就算匪军能撞,他还能一次撞过六支级舰队?

“战机。”

穆尔的自言自语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阿历桑德罗眉头一皱,正要问个明白,却听指挥席上的索伯尔,用同样低沉的声音道。

“战机”

一个念头,从脑海中浮现。阿历桑德罗霍然扭头看向屏幕。

穆尔和索伯尔的预言,应验了。

只见屏幕上,冲锋的十艘末世级太空母舰四周,忽然腾起蜂群般的太空战机。

这些太空战机一弹射出通道,便加速向前。顷刻间,已经黑压压的冲出了匪军舰阵向两翼扩展开来,迎向西约舰队。形成了一条宽一万公里的通道。

通道中央,匪军舰队一刻不停,风驰电掣。

请记住本站域名:大风车小说, 搜索 "大风车小说"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