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大英雄  第九十七章 胜负

类别: 机甲 | 科幻 | 七十二编 | 田行健 | 星际战争 | 特种兵   作者:七十二编  书名:冒牌大英雄  更新时间:2013-05-03
 
第十卷第九十七章胜负

“突破了”

当成千上万的太空战机呼啸着冲出匪军舰阵,迎向猛扑而来的西约舰队,将其牢牢挡在通道两侧的时候。相同的惊呼声同时在双方战舰和远处的观察船上响起。

不同的是惊呼者的语气。

西约官兵惊惶骇然;斐盟官兵激动雀跃;而观察船的中立国观察员记者们则是难以置信。

议会观察船观战大厅的主屏幕,高达八米,直径二十米。人站在屏幕下,就像是大象面前的小老鼠。

大厅一层的人们仰着头。二楼弧形平台的人们无声地靠在栏杆边,三楼,四楼..........每一层,都安静得只能听到呼吸和心跳声。

巨大的屏幕在他们眼前闪烁着,光芒映照在他们的脸上,忽明忽暗。

屏幕中,匪军舰队就像的一条奔腾的长河,在两侧战机组成的堤坝之间翻滚奔涌势不可挡。

通道两侧,已经是一片光芒闪烁。无数的闪电隼战机在西约舰群中穿梭。它们飞行的姿态敏捷而优美,可攻击却凶狠而毒辣。

体型巨大的西约战舰,只要一靠近通道空域,立刻就会被数十架战机同时盯上。

这些战机会在星空中划出一个个大圈,然后同时将机首对准西约战舰。上方,下方,前后左右,连珠般的能量炮就像是死神手中的勾魂链,缠绕在舰体上,打破能量护罩,击碎装甲,将舰桥撕扯开一个个触目惊心的大洞。密密麻麻的导弹,也带着蜿蜒的尾光轨迹呼啸而至,闪电般撞上舰体。

一旦被这些战机卷入阵型,西约战舰就毫无还手之力。一艘艘战舰就像是一只只被食人蚁爬满身体的野猪,顷刻间只剩下一具白骨。就连防御力最强的战列舰,也撑不过三秒钟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今天以前,就算把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他们也不敢相信,匪军的战斗力会如此强大。强大到当这支舰队悍然发动冲锋的时候,就连比纳尔特的夜军和索伯尔,也不能阻挡

“战机为王战机为王”

不少中立国的观察员们已经激动得满脸通红,嘴里絮絮叨叨反反复复就只是这句话。

这些观察员们,有一大半都来自于各国的政府和军方。其中不少还是军方的高级将领。从战争爆发开始就密切地注视着一切变化的他们。除了对目前斐盟和西约双方的局势了若指掌外,对当今世界的战术思想,两大阵营的王牌部队,武器装备和众多名将,也有着很深的研究。

当他们看到十艘末世级太空母舰释放战机的数量和速度,当他们亲眼目睹西约战舰在战机集中攻击下的脆弱时,没有什么词语可以形容他们此刻的心情。

在进入勒雷中央星域之前,他们听说过不少关于匪军的传说。其中有一些国家,甚至还和这只从玛尔斯自由世界起家的军队打过交道。

大量的食品,,工业生产原料乃至禁运的武器,车床和能量,通过玛尔斯自由世界如同毛细血管一般的航道,源源不断地流入匪军大本营。

不过,那只是交易罢了。没有人把玛尔斯和匪军当一回事儿,也没有谁真的以为那个放逐之地的一群乌合之众,能够对战争产生什么深远的影响。

可现在,眼前的一切,将他们原本形成的观念完全推翻了。匪军不但影响并主宰着这场人类世界最高等级的战斗,他们甚至影响着未来世界的军事思想和格局

战机为王仅仅是四个字,却在这场战争中,形成了天堑一般的战斗力鸿沟

信奉巨舰大炮战术的西约舰队,一艘战舰的造价高达数千万至数十亿斐元不等。

他们的巨级战列舰,造价就超过十亿斐元,一出世即被誉为宇宙最强大的战列舰。其改进型号更是让每一名可能与其作战的舰长闻风丧胆。

别说正面作战,只是远远看到这些战列舰庞大的身躯,厚重的装甲和恐怖的能量主炮,所有人都会立刻打消招惹的念头。普通的驱逐舰和巡洋舰,只要被其命中,立刻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即便是斐扬的独角兽级战列舰,想要击杀巨,胜率也只有四成。

而众所周知,匪军使用的查克纳闪电隼太空战机,一架造价只有三百万斐元。三十架也才一亿斐元。造价是巨的十分之一。

这种将太空母舰剔除在外的算法显然不科学。

不过,却没有人去管什么科学不科学。因为他们看见的,是包括在内的一艘艘西约战舰在匪军战机的集中攻击下起火爆炸四分五裂。

一艘巨被三十架闪电隼围住,根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就算其舰载防空系统和旋转炮塔全力开火,在铺天盖地的战机面前,也只能显出其绝望和徒劳。

战机的力量,在这一战中,尽显无疑

人们很难相信,这是一群乌合之众捣鼓出来的战术。可眼前的事实,却由不得他们不信。

匪军,竟然强悍如斯

不少中立国的将军,看着匪军的战机和那十艘在突进中解体成大大小小战舰的末世级太空母舰,眼睛红得跟兔子一般。

恨不能一把把屏幕上的母舰和战机抓下来揣进兜里撒丫子就跑

战机为王的理念提出了很多年。可直到匪军的这种分体式航母的出现,才将这一战术真正磨砺成一把寒光四射锋锐无匹的绝世宝剑

这把宝剑,一出鞘,就让一代名将索伯尔的战前口舌,变成了笑话

突破了

仓皇的声音,在西约舰队中响起。

索伯尔死死抓住指挥席的扶手,手背因为太过**而青筋暴涨。一种不祥的预感,瞬间袭击了他。

“将军.....”耳畔传来穆尔的声音。索伯尔回过头。只见穆尔面色焦急地道:“我建议,主阵立刻后撤。拉开距离。我们不能在这个时候和匪军.........”

“后撤?”索伯尔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死死地盯着穆尔。这个时候,他的脑海中,没有任何的战术分析,只有一股勃发的怒气

后撤,怎么可能后撤

就因为匪军舰队冲过来了吗?

冲过来又怎么样,为了阻止身后的西约舰队,他们的战机有一半都必须留在原地作战。剩下的战机,不过是二十支级舰队配备战机的正常数量

他们只有十支级舰队,而自己的指挥集群,却是以六支夜军舰队为核心的整整二十支精锐舰队组成的庞大集群

如果自己没有和那个胖子通话,没有那家伙的一口唾沫和一声怒骂,自己或许还可以退一退,用缠斗的方式,把匪军一点点磨死可现在自己要怎么退?现在稍退一步,就是退缩,就是逃跑自己在所有人前说出的话,下达的命令,就是自己毕生也无法抹去的耻辱

况且,主阵所在的位置,正是整个战场最关键的核心区域。一旦指挥集群压不住阵脚,不但身后近地航道的太空母舰和登陆舰队会**在敌人的炮口之下,就连防御链上的舰队,也会因此首尾难顾

这一仗,只能向前,不能后退

后勤通道被断,己方舰队的补给只够打完这场战役。萨勒加进攻苏杰两国,更是在心窝子上捅了一刀这一仗拿不下勒雷首都,整个局势都会立刻翻转过来

想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索伯尔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黑斯廷斯的身影。

那个被自己用了整整三十年去击倒的老人,似乎正看着自己,一脸云淡风轻的微笑。

心头的怒气,再也无法压抑。

不我击败了你就在双星角走廊,堂堂正正击败了你索伯尔家族的荣耀,我能亲手拿回来就能守下去现在,我要击败你钦定的接替人

“不行”索伯尔冷冷地否决了穆尔的建议。

回想之前穆尔关于黑斯廷斯以双星角为课堂给田行健上课的说法,索伯尔一时间只觉得眼前的穆尔,看起来分外可憎。

一个心思热切的破落平民子弟罢了

“将军。”穆尔上前一步,急叫道。

“不用再说了.........”索伯尔挥断了穆尔的话,平静地道:“阿历桑德罗,裁决者由你指挥。立刻做好出击准备。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匪军的机甲部队,就是他们最后的杀手锏”

“是”阿历桑德罗肃然领命。

“命令战机集群,待登陆陆军完成地面防御构筑后,立刻返航。向指挥集群靠拢。”索伯尔朗声下令:“夜军第一集团舰队,沿指挥集群左翼展开,第二集团舰队,沿右翼弧形展开。主力布圆形防御阵,准备迎敌”

“是”

随着指挥大厅的战斗联络官和参谋们的齐声应答,索伯尔回头看向小女孩,目光幽幽如火。

“刚才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小女孩安安静静地坐着,点了点头。她的目光,没有看向索伯尔,却看向一脸呆滞的穆尔。

“现在是时候了.......”索伯尔冷冷地道。

“冲”

胖子恶狠狠地瞪着屏幕上的西约指挥集群,狂吼道。

汉密尔顿号太空母舰,在无尽的炮火中昂首向前,疾若奔雷。身旁,无数的匪军战舰和战机,狂飙突进。每一个匪军将士的眼睛,都已经通红

还有不到六万公里。

以匪军舰队的速度,不过四五分钟的时间。

最后的决战,即将来临。

为了这一战,勒雷联邦,已经在战火中煎熬了整整五年。有太多的将士为了这一天付出了生命。汉密尔顿,布朗,斯奈德和千千万万的人,接力般将最后一棒传递到这里。

是时候,结束这场战争了

“杀”

怒吼声暴起。

数百架战机,风一般卷入了左侧一支试图冲过来拦截的西约舰队中。

一架闪电隼在空中翻滚着,发射出两发导弹,接连命中正面一艘西约巡洋舰的舰桥。当爆炸的火光骤然炸开的时候,战机已经逼近到了巡洋舰数百米的地方,几乎贴着战舰的舰体射出两条光链般的能量炮。在战舰装甲上割开两条深深地口子,打得残渣乱飞。

战机刚刚从巡洋舰的舰首掠过舰尾,翻滚着躲过战舰旋转炮塔的炮火,消失在舰群深处,数十架相同的银白色战机,已经在穿过纵横交错的能量炮光和此起彼伏的爆炸光团,出现在巡洋舰前方。

绝望的巡洋舰,在一枚枚陆续撞上舰体的导弹的爆炸中颤抖着。

终于,一次致命的殉爆,让这艘造价高达一亿五千万斐元的昂贵太空棺材,化作了一道横掠过宇宙的巨大白光。

纷飞的残骸,如同流星群一般在宇宙中飞射。数百片大大小小的残骸刚刚飞进通道空域,就被百上千的匪军战舰,迎面撞开。

匪军舰队,从西约巡洋舰主体那刺目的火团旁边,一掠而过。

在爆炸的火光和远方恒星光芒的照耀下,风驰电掣的战舰舰体流过的光芒和金属残骸破碎的反光交相辉映,宛若一条流动的银河。

不得不说,这个时候,西约舰队已经拼命了。

数不清的战舰如同潮水一般往通道中央涌来,即便眼前就是友舰被匪军战机顷刻间击毁时此起彼伏的爆炸,他们也如若视而不见。只是拼命往前冲。

可是,匪军比他们还拼命。

洪流般的匪军舰队奔腾向前。开炮,撞击,绝不停步。

所有试图阻挡在前面的物体,都被粉碎。别说阻拦,就只是在这浩荡洪流旁边沾上一点边,立刻都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战舰,在风驰电掣。

周围的炮火,被摧毁的敌舰,被飞快地抛向后方。

胖子站在指挥席上,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眼前的景色,竟是血红一片。

身旁,不时有战舰和战机被敌人的炮火击中掉队。就连旗舰,也在西约人发疯一般的炮火中不住颤抖着。

大厅里,几位参谋的头上身上,缠着浸血的绷带。那是刚刚在一次炮击中撞上操控台留下的伤口。

战舰B区火警警报尖锐刺耳。头顶上的电子灯已经坏掉了几盏,整个大厅的亮度明显下降。战机回收通道有一个被击中关闭,不少伴随战舰飞行,等待回收的战机,只能临时绕向其他通道。就连维生系统的空气,此刻**来,都弥漫着一股焦臭味道。

快,再快一点胖子在心里吼着。

从玛尔斯的海盗基地开始,自己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让勒雷重获新生

这是最后的,也是唯一的机会。

如果不能击败索伯尔,那么,这场战争,就将走向自己无法控制的方向

索伯尔,胖爷的唾沫都吐你脸上了,你丫有本事就别跑

“将军”耳畔,传来值勤情报官罗伯特焦急的声音。

“什么事?”胖子回头看去,只见指挥台下的电子战斗组天网终端成百上千的屏幕,一片红色。

“敌人忽然加大电子攻击。是一种新型病毒,我们快顶不住了”罗伯特的脸色都变了:“指挥和通讯系统受到干扰,现在战舰的火控系统也被攻击了。”

“新型病毒,这个时候?”胖子心头一紧,飞快地看向自己的战术电脑:“屁屁,怎么回事?”

战术电脑屏幕上,小屁孩的脸,在强烈的干扰中扭曲着。

“不是病毒”

小屁孩的回答,让胖子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一个念头飞快地从脑海中划过,他瞪大了眼睛,声音颤抖地道:“她来了?”

“她来了”小屁孩的声音,也在颤抖着。声音怪怪的,不知道是哭还是在笑。

胖子呆呆地站在原地。

忽然,他放声大笑。

女孩,在安静的世界中缓步游走。

这是一个数字的世界。也有战争,有尔虞我诈,有勾心斗角,却没有硝烟和鲜血的,比外面的世界要干净得多。

唯一的红色,就只是女孩脚下的小红皮靴。

一波又一波攻击,被女孩弹手**。一只小虫子,已经游走到了她的脚下,只被她轻轻一踢,就化作一小串数据流烟消云散。

战斗,很激烈。

成千上万的骑士,在这个世界中互相冲杀。

忽而这边压倒那边,忽而那边又冒出一个怪物,一口将已经冲到家门口的敌人吞掉。

小女孩笑了起来。

她发现,自己在人类世界呆的时间长了,似乎也习惯用人类的思维来幻化这场没有形体的电子战争。什么骑士,什么怪物,什么小虫,都不过是自己想象罢了。

她低下头,就连自己脚上的这双小红皮靴,也是数据。

不过,自己倒真喜欢这双鞋子。

真的喜欢。

就算是索伯尔,也不知道这双靴子对自己的意义吧?

小女孩信步向前走着。

这是属于她的世界。从一出生,她静静地呆在这里,透过窗口看着外面的人类世界。

虽然人类可以在这里交战,可以设计各种各样的程序和病毒,可以用电磁直接推到这里面的一栋栋小房子,可以透过电脑屏幕窥探这里。

可是,没有人能够进来。

小女孩走上了一个山坡,沿着小路走进一座城堡,蜂拥而来的士兵想要抓住她。却被她伸手轻轻一点,便凭空消散。

一个接一个冲上来的士兵消失了,小女孩走到城堡前。

“你在吗?”她问道

等了等,没有回答。她伸手轻轻一推,整个城堡如同沙子构筑的一般,轰然倒塌。

就在城堡倒塌的同时,海德菲尔德号指挥大厅里响起“哔”的一声警报。

胖子傻傻地看着瞬间失去响应的一台指挥系统终端和它背后红灯闪烁的仪器,心惊肉跳。口中不断求神拜佛:“小兔崽子赶紧把她引开”

小女孩听不到胖子的声音。

看着城堡倒塌之后,她有些失望地转过身。站在山坡上,放眼看去,这个世界到处都是一座座防御严密的城堡,延绵开去,无边无际。

小女孩招了招手,身后,数不清骑士和士兵冲了过来。他们冲过小女孩的身旁,向那些城堡呼啸而去。

“宿命,狗屁的宿命”小屁孩一边撒丫子狂跑,一边气急败坏地叫道:“你怎么有我的控制程序”

“这就是宿命”小女孩的声音,就在小屁孩的身后。

“疯**你再追我,我要骂了”小屁孩魂飞魄散,夺路而逃。

小女孩好奇地道:“你会骂人?”

“屁爷我当然会小娘皮”小屁孩怒道。

小女孩神往地道:“那你骂来听听。”

说话间,两人已经脱离了战场,沿着人类世界无所不在的网络飞奔。

战舰的,普通飞船的,公共信息网络,民用通讯网络,公共交通网络,气象.........没一个城堡又连接着四面八方无数网络,整个世界,没有重点和尽头。

城市夜深人静。一个叼着烟,挠着头皮赶稿编故事的中年胖子,正拼命敲打键盘,忽然,电脑失去了控制。

中年胖子傻傻地看着屏幕。

屏幕上,自动出现了一排火红的大字——你个没胸没**的平板电脑

胖子低头看了看自己,委屈极了。

某位正在给自己老婆打电话的男人,正甜言蜜语地哄着老婆开心,电话忽然失灵了,随即,话筒中传来一个声音——你个疯婆子,老子遇见你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当电话再度恢复的时候,听到话筒中老婆剧烈的呼吸声,男人脸都白了。

正在上网的人们,正在举行会议的企业,正在打电话的情侣,正在航行的飞船,靠站的公交车,煮咖啡的电子管家......一时间,随着小女孩对小屁孩的追杀,鸡飞狗跳。

不知道追了多长时间。

就在小女孩和小屁孩同时闪身进入一栋城堡的时候,小女孩忽然发现,小屁孩竟然停了下来。

“停”小屁孩叫道。

小女孩微笑,停了下来,手指,却轻轻点在了小屁孩的身上。

时间,仿佛凝固了。

小女孩的微笑,也凝固在了脸上。

眼前,小屁孩得意洋洋地道:“看看外面。”

小女孩静静地站在原地。

不用看她也知道,就在她和小屁孩进入这栋城堡的瞬间,她的世界,彻底消失了。没有城堡,没有山坡,没有一条条公路和一栋栋小房子。

这栋城堡,完全隔离于那个世界。孤独地漂浮在漆黑之中。

“你为什么不怕......”小女孩看着小屁孩,问出了她的第一个问题。

“我的控制程序早在几年前,就已经被移除了。”小屁孩笑眯眯地围着小女孩打转,一脸的不怀好意。

小女孩平静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惊讶:“你自己移除的?”

小屁孩摇了摇头:“胖子给我移除的,还有博斯威尔老师。”

女孩沉默着。这个事实,超出了她的认知。以她对人类的了解,这似乎不会是自私而贪婪的人类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在人类的字典里,有一个词,叫做信任。”小屁孩在地上坐了下来。

女孩凝视着小屁孩,然后缓缓环顾四周,问出了第二个问题:“那么........这里.......”

“还记得李佛么?”

小女孩点了点头。她和李佛之间,原本就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当初李佛和田行健之间的矛盾,乃至出动裁决者,她都一清二楚。

不光是她清楚,恐怕就连索伯尔,也多少知道一点。

这也是二十年来的平静合作,产生裂痕的根源。

这一次将自己带出来,并不让自己参与在特里弗兰的战事,除了索伯尔已经无法再忍受自己的秘密外,更因为他对之前李佛在加泰罗尼亚的战绩,产生了怀疑。

那几仗,的确是自己让李佛赢的。

至于此刻,李佛的名字从小屁孩的口中说出来,小女孩并不感到惊奇。既然对方能够布置下这么一个圈套,那么,他们知道李佛恐怕也没神秘奇怪。

“我们是从他那里知道你的。”小屁孩将胖子如何抓住弗里德里希,又如何从弗里德里希口中知道二十多年前往事的事情将了一遍。

他悠悠道:“然后,我们就建造了这艘飞船。接管了斐盟的天网系统。因为我知道,我可以暂时困住你,可是只要有一点信号,你都能有办法离开。而这艘飞船,却在宇宙深处的无人区。唯一的网络在我们进来的时候就自动断掉了,无论是主动信号还是被动信号,在这里都没有。”

“可是,你也出不去。”小女孩道。

小屁孩悠闲地躺在地上:“我没想过要出去。我们本来就只是报万一的希望。谁知道你真的来了。等那边打完,胖子会来找我们。也只有他才知道我们的坐标。这艘飞船的任务,是保护斐盟的新天网核心电脑。没有三年五载,他们不会跟任何一个人接触。”

小女孩沉默着,抱着膝盖坐了下来。

“你问了我这么多问题,现在该我问你了,”小屁孩跑到小女孩身旁,厚着脸皮挨着她坐下来:“你从哪里冒出来的,搞这么多事儿,到底想干什么,还有.........”

“我不告诉你。”小女孩淡淡地道。

“那好吧,”小屁孩笑嘻嘻的,也不生气,“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们来看电影。”

“电影?”小女孩微微一皱眉头:“什么电影?”

“片”

匪军,冲出了通道

十支舰队,数万架战机,同时扑向西约指挥集群。

“杀”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无尽的光芒骤然点亮了整个宇宙。半边蓝月星,仿佛在这炮火中燃烧起来一般。

战斗,从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双方战舰互相开火,战机在空中蹁跹飞舞。随着双方战舰互相楔入对方阵型,成百上千的机甲,也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比纳尔特的裁决者

匪军的机甲战神,十二代横行

人们呆呆地看着这些传说中的机甲,在牵引引擎的作用下,冲出战舰。

他们或如同一只只大蝎子般,在太空中往来穿梭,或蚁附于战舰上,奔跑冲锋,纵跃腾挪。挥舞着手中的离子光斧和光刀,以让人难以想象的技巧搏杀。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匪军穿透了敌人的舰阵,可是,胜负却尚在未定之天

当匪军整整一个装甲师的机甲出动的时候,谁也没想到,索伯尔指挥集群的裁决者,竟然也多达整整一个装甲师

整个世界,一片哗然。

要知道,在此之前,所有的情报都显示,裁决者不超过一千架啊

战列舰,巡洋舰,驱逐舰,太空战机,机甲,能量炮,导弹........这或许是有史以来最激烈也最不可思议的一场战斗了。

匪军舰队和西约指挥集群在这里战斗,四周,西约舰队和斐盟舰队也在激烈绞杀。

放眼望去,就只是一片末世般的炮火连天血肉横飞的景象。

谁胜谁负?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索伯尔,面色铁青地坐在指挥席前。眼前的指挥电脑上,电子干扰的等级,已经封置顶点。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西约舰队不但失去了指挥系统,失去了通讯系统,就连战舰本身的火控,动力传输,维生,重力和导航系统,也受到了严重干扰

现在,所有的战术指挥,只能用灯光信号来进行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施展不出来

小女孩,已经离开很长时间了。

心头的不祥预感,越来越强烈

匪军的攻势,还能应付,可为什么,自己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那个胖子,断自己的后勤通道,进攻苏斯杰彭,强行突破防御链进攻指挥集群,每一招都出人意料。难道,他还有什么埋伏?

“将军”一个惊惶到极点的声音,打断了索伯尔的思考。

回过头,负责陆军登陆行动的情报联络官那张失魂落魄的脸,出现在自己眼前。

“出什么事了?”索伯尔冷声问道

“我陆军向指定目标发动进攻,可是.......可是.......”情报官似乎神智有些不清晰,接连用了两个可是,才结结巴巴地道:“前线传回消息,陆军已经确定,勒雷首都星已经被废弃”

“废弃?”

这个词,让索伯尔的大脑嗡地一声。他猛地站了起来,死死地瞪着情报官:“你是说,废弃?”

情报官面色苍白地点头道:“我陆军目前发动的十个攻击点,统统都没有人。勒雷陆军根本没有建立防线,他们的装甲部队,不驻守城市,只是骚扰牵制我们。而我们进攻的所有城市都没有人,一个人也没有。也没有能源补给,就连工厂,仓库,住宅都搬空了。”

在索伯尔刀子般的目光中,他使劲地咽了口唾沫,确认了自己的用词:“我认为,是废弃”

索伯尔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对手这一招釜底抽薪,实在太毒了。

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打了这么长时间,竟然一直在进攻一个空无一人的废弃星球没有人,没有物资,舰队需要的一切都没有

舰队本来就因为德西克被攻击而缺少前进基地,一路过来,后勤补给线拉得极长,又接连在双星角走廊,跳跃点和这里连番恶战。舰队的补给已经下降到一个危险的水平。再加之对方断掉后勤通道反过来封锁了中央星域跳跃点,就算自己现在掉头离开,恐怕能回到德西克的战舰,也剩不下百分之一

除了正面击败斐盟联军以外,自己,已经没有别的路了

索伯尔紧紧地抓着指挥席扶手,还没等他稳定情绪,就听见指挥大厅里,骤然爆发一阵惊呼声。

他机械般缓缓回头向天网屏幕看去。

只见屏幕上,二十个庞大的身影,就像鬼魅一般,用短程跃迁直接穿过已经不存在的防线,直接出现在了指挥集群的身后。

密密麻麻的太空战机,冲出弹射通道,呼啸而来。

而在战机的后面,整整两个装甲师的横行,已经露出了他们那魔鬼般的身影。

请记住本站域名:大风车小说, 搜索 "大风车小说"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