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大英雄  第九十一章 惊变!

类别: 机甲 | 科幻 | 七十二编 | 田行健 | 星际战争 | 特种兵   作者:七十二编  书名:冒牌大英雄  更新时间:2013-04-16
 
“战斗开始了。”

书房里,沉默了很长时间。仅仅是五个字构成的一句话,却让记者在这一刻感受到数十年前那场人类历史上最壮观辽阔波澜起伏的大战气息,扑面而来。他仿佛看见,无数雄壮的战舰,无数英勇的将士,在那颗绿色星球身旁空域鏖战。

“我听说,田行健将军在这一战中采取的战术,被后世军事学家,称为五枪追命,是吗?”记者问道。

马奇亚笑了起来:“当时,那家伙可不是这样称呼自己的战术的。他把自己的战术,称为剥了壳壳吃米米战术”

这个拗口的称呼,让记者一时有些发愣。怎么听,这名字也透着一股子猥琐的味道。

“这个名字虽然难听,不过却真的很贴切。”马奇亚笑着解释道:“那场战役从一开始,田将军的目标,就是剥去西约联军的外壳。在剥掉对方壳的同时,自己这一方也免不了要脱掉几层皮。”

记者笑了起来。以那位全世界众所周知的胖子的德行,不用脱衣服裸奔来形容自己的战术,其实已经相当文雅了。

“战术的第一层,是以勒雷首都星,困住对方的战机集群和陆军,是吗?”记者问道。

“对。”

马奇亚叼着烟斗,亲手给记者的杯子里加上咖啡,“当时,我们的兵力处于绝对的劣势。田将军以首都星为饵,就是为了让对方不得不将战机集群用于大气层作战要

知道,咱们的舰队虽然不多,可陆基空军却还不少。既然陆军和陆基战机不能在太空中作战,最好的方式,就是让敌人自己下来。这样的话,反过来等同于我们增加

了兵力。”

“这一点,索伯尔恐怕也很清楚吧?”记者向老人致谢,含笑道。

“一代超级军

事天才,又是统领西约军数十年的名将,我们这点小算盘,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马奇亚坐回椅子上,淡淡地道:“只不过,在当时的他看来,让我们占点便宜也没

什么要紧的。重要的是,咱们必须保卫勒雷首都星。这才是他最关心的。只要我们出现,他就有把握击败我们”

“剥去对方的战机集群,算是第一层壳。那么,西约的第二层壳是什么?”记者换了一下交叠的支撑腿。

“是他们沿首都星布置的外围防御链。”马奇亚微微一笑,回答道。

记者的目光,落在了老人身后的一张图上。他好奇地问道:“这就是当时那场战役的战斗态势图吗?”

马奇亚回头看了一眼贴在木质墙壁上的那张纸质的手绘平面图,点头道:“是的。”

“您亲手绘制的?我可以看看吗?”记者兴趣盎然地站起身来。

“当然。”老人也站了起来,和记者一同走到墙边,仰头凝视着这张长四米,宽两米的路德里特保卫战态势图。

图上,红军为斐盟,蓝军为西约。无数箭头交错纵横。

“真是壮观啊。”记者情不自禁地赞叹道。他用手指着几个虚线箭头,问道:“这是战斗发动时,我们联军的进攻路线?”

“对。”马奇亚凝视着图,点头道。

阳光从窗户透进来。被窗棂分割成方块,照在老人的脸上和图上。

老人为记者讲解着当时的战斗态势,表情和声音,都透着一种军人对战争的敬畏,和一种仿佛重返当年般的激动。

时,西约军的防御链,主要沿距离首都星六十万公里的伴星蓝月星布置。其主力,就位于蓝月的左侧,阵型向两翼扩展,对首都星呈现半包围态势。这一集群,

构成了防御链的中段。另外,有超过八十支级舰队,分别在这里........这里.......”

老人的手指,直向了勒雷首都星周围八十万公里处的几个点:“这里,和这里.........这四个点以及周围航道上,构成了外围防御链。这是一个复合型的

防御链。主阵两翼和外围防御链互相交叠,互相依托,必要时可合二为一。而主阵前面,则还有一层防御链。整条防线,看起来就像一个螺旋形的DNA链条,缠在

首都星上。”

“怎么才能突破它呢?”记者问道。

“这四个点,我们内部编号为F战区,U战区,C战区和K战区。而从外围到其主阵,分为三个层次。分为最外面的Y层,中央空白区域的O层和专指其指挥集群的代号U。”

“两个U?”记者瞪大了眼睛,看着马奇亚。

马奇亚也一本正经地看着记者点了点头。

然后,两人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已经在脑海中将所有代号连起来的记者摇头笑道:“不用说,这一定是田行健将军干的事情除了他以外,我真想不出别的任何人会干这样的事情。”

马奇亚赞许地冲他比了个大拇指,示意他的猜测完全正确。

笑过之后,马奇亚道:“这四个点,其实是我们自己确定的重点攻击点。只有打开这四个点,我们才能破掉索伯尔的防御链。”

记者看着这四个坐标周围密密麻麻标注的西约舰队编号,脸上的笑容渐渐隐去。

他知道,那是一场,持续时间长达三天,惨烈到了极点的战斗

“当时,在知道田将军的这个作战计划的时候,你们是怎么想的?”记者扭头看着老人的侧面,有些踌躇地道:“呃,我是说.........”

险,不公平,是吗?”老人转头看着记者,淡淡地一笑道:“不,我们从知道这个作战计划开始,我们就没想过别的。别说作战会议后期,田将军将整个计划一一和

盘托出,让我们明白这一仗怎么打。就只是当时他告诉我们萨勒加出兵苏杰两国,派遣舰队断敌粮道和首都星的实际情况时,我们就已经决定要跟他好好干上这一票

“听说,战前会议结束之后,田将军当时就让你们各自回各自的舰队了。他难道不担心,你们会........”记者说着,笑了笑道:“虽然我这样猜测很不礼貌,不过,我听说在回到舰队之后,藤井刚将军曾经和李佛通过话,这是真的吗?”

“是的。”马奇亚点点头道:“说实话,当时我们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黑斯廷斯元帅把我们留在期间,而那个家伙却让我们各自回去领导自己的舰队。不过,在听了他的作战计划之后,我们知道,如果我们错过了正常战役,或许我们会后悔一辈子”

生,没有必赢的战役。无论是学习,工作乃至追求女孩子,都不会是一帆风顺十拿九稳因此,我们在回去的路上,就已经坚定了信心。不过,没想到这个时候李佛派

来的一艘电子舰,通过斐盟天网和我们取得了联系。说实话,一开始看到李佛的时候,藤井刚还是很激动的。在他的心目中,李佛一直都是斐盟最合格的接替人,无

论是从他的军事素养还是威望上看,他都比胖子合适”

“不过,对话之后,藤井刚很失望。两天前,李佛刚刚结束了一场艰苦的

防御战。在那一战之中,联军损失很惨重。虽然西约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威廉三世率领的西约大军的抵达,让特里弗兰的局势再度严峻起来。李佛以黑斯廷斯

已经病倒,东南联军不可能赢得对索伯尔的战役为借口,要求藤井刚率领莱恩舰队返回特里弗兰加入到他的麾下,他甚至还让藤井刚尽可能地动员更多的盟军舰队跟

他一起走”

尽管已经过了几十年,可是,记者在听到这番话的时候,依旧忍不住义愤填膺。他不敢想象。如果当时藤井刚听从了李佛的话,现在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藤井刚拒绝了”老人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他拒绝得很干脆。干脆得让李佛脸色都变了”

老人说着,轻轻一拍记者的胳膊,领他转回到沙发坐下,喝着咖啡道:“后来我们才知道,就在我们开战的同时,威廉三世也向特里弗兰发动了进攻。两场战役,几乎同时打响”

“一胜一负,”记者对当年的那段历史非常熟悉,感慨地道:“却决定了斐盟的不同命运”

“是啊,”老人道:“从那之后,藤井刚就彻底对李佛死了心。挂断通讯,他转身就走上了指挥席。当时我莱恩舰队的目标,是F点。我和藤井刚都发誓,无论如何,我们要把这个硬骨头啃下来。哪怕打到最后只剩下我们俩个,都绝不后退”

热血,一下子冲到了记者的头顶。

老人的话,落在在寂静的书房中,竟隐有铁马奔腾金戈漫卷之声。

这四个点,选得很有章法。”索伯尔负手站在指挥台栏杆边,凝视着从一层大厅一直向上延伸到四楼的巨型天网主屏幕,对身旁的阿历桑德罗道。

此刻,索伯尔并没有指挥战斗。代替他指挥的是沃尔特.卡内基。这位以防御见长的比纳尔特帝国名将,指挥功力极其深厚,经验也相当丰富。虽然斐盟联军来得很猛很快,可是在他的指挥下,西约防御链却纹丝不动。各舰队沉着应战,丝毫不乱

除了卡内基以外,在防线左端位置,是格林尼斯帝国名将伊登.卡德尔坐镇。右边,则是纳加联邦名将班宁坐镇。中央更是有夜军统领克劳迪厄斯.基恩斯统帅。整条防线可说稳如泰山

“你猜猜,”索伯尔回头看着阿历桑德罗,面色严肃地问道:“现在的斐盟联军指挥官是谁?”

阿历桑德罗心头一凌,皱眉沉思。

良久,他开口道:“斐盟联军内部,向来不怎么团结。莱恩人和斐扬人高傲自负不说,且一向不怎么看得起匪军。我想,即便是黑斯廷斯指定,在他病倒之后,这些不情不愿跟他南下的将领也不会服从那个资历学历统统不如他们的机修兵。最大的可能,是由麦金利接手。”

“分析得有道理,不过,麦金利向来稳重有余,进去不足。”索伯尔摇头道:“这不是他的风格。”

“那么,会不会是拉宾斯基,或者拉塞尔?”

阿历桑德罗将斐盟名将都逐一甄选一番,自己摇头排除了拉塞尔:“应该不是拉塞尔。以那些斐盟人的傲慢,拉塞尔也算不上什么名将。应该就是拉宾斯基了。”

“这种战术,倒的确有拉宾斯基的疯子风格。”索伯尔笑着道:“不过,我还是觉得,斐盟联军可能由田行健指挥。”

“哦?”阿历桑德罗诧异地问道:“将军,为什么?”

巨大的屏幕上,几艘战舰正在互相开火。索伯尔静立于指挥台上的身影,在屏幕得映衬下,显得格外渺小。

他仰头看着屏幕道,沉默良久。

就在阿历桑德罗眉头禁皱,心情越来越紧张的时候,索伯尔忽然转过头来,目光奇怪地看着阿历桑德罗。哈哈大笑:“你啊你啊,怎么就不想想。匪军舰队拖在后面做主阵,中央旗舰又升在汉密尔顿号上,不是田行健任指挥官,还会是谁?”

阿历桑德罗一时间目瞪口呆。

除了懊恼自己居然每看出如此明显的线索外,更因为他做梦也没想到,索伯尔居然也会如同孩子一般开这样的玩笑

索伯尔爽朗的笑声,在指挥大厅中回荡着。

忙碌的参谋们仰头看去,那位他们心目中神一般的男人,就站在指挥台上,与阿历桑德罗少将谈笑风生。

只要看见他,所有人都坚信,西约永远也不会失败

实话,黑斯廷斯的眼光不错。”索伯尔笑过之后,转身走向指挥席,接过一位参谋端来的咖啡,示意阿历桑德罗在旁边的位置坐下,说道:“如果给田行健十年时

间,或许,他还真的能撑起斐盟。你看他以前的战绩,看他敢用整个首都星换我们的战机这份狠辣果决就知道,这个人不简单”

“不过.......”索伯尔喝了口咖啡:“他毕竟还年轻了些。我仔细分析过他指挥的每一场战斗,发现他在指挥上有天赋,有运气,但没经过长年正规军学教导做基础。这是他的致命缺陷。”

抬眼看了一下屏幕:“无论他用什么手段,能将斐盟联军捏合到现在这种程度,已经足以让黑斯廷斯为他骄傲了。可惜,他的兵力太少,内忧太多。个人军事素养在

这种正面战斗上也嫌不足。只要斐盟久攻不下,再遭遇几场局部失利,这支联军就会如同一团散沙,被风一吹,了无痕迹”

阿历桑德罗恭谨地倾听着。

目光充满了敬畏。

当索伯尔声音消失,指挥台又恢复了安静时,他忽然想起,那位依靠针对匪军而来到索伯尔身边的穆尔,已经很长时间没看到人影了。

“上校,这是您要的资料,全都在这里了。”

几位满头大汗的三组参谋站在穆尔的办公桌前,将一份份电子文件夹一一插入办工作的文件槽口。

“唔,知道了你,你们先出去吧。”埋头工作的穆尔抬起头来,对参谋们摆摆手。虽然说这话,可圆脸上一一起飞挑呈倒八字的小眼睛里,却满是思索。

“是”

参谋们如释重负地转身走出了办公室。自动门一关上,几个人就互视一眼,纷纷发起牢骚。

“狗屎,我的腰都快累断了。那么多文件,他找来干嘛,难道还真能看出点什么东西去邀功?”

“能看出什么来?从双星角战役到这里的所有战斗,都在咱们眼皮子底下打得。我们每天看着,怎么就没看出什么东西,我看,是这家伙不关心自己的本职工作,被将军询问时问住了,现在来恶补功课”

“我倒觉得,他好像发现什么了。”

“发现个屁他能升到这个位置,不就是他胆子大,敢推断匪军的战术,又恰好蒙上了两次么?现在黑斯廷斯都垮了,匪军还能翻得了天来?看看天网去,斐盟联军已经是强弩之末。正面和我们作战,再给他们一万次机会,也是个输”

“那倒是。班宁,卡德尔和基恩斯,这阵容可算是第一豪华了。再加上卡内基上将。嘿,我觉着这一战都用不着索伯尔大将亲自出手”

“现在大局已定,斐盟联军不过是最后尽人事罢了。我估计,这就是为了给斐盟民众一个交代。等到败上几阵,他们就得撤。就算指挥官不想撤,下面舰队总有些人免不了要先跑路。”

“这个道理,穆尔就不明白?他还想干什么?”

“管他干什么。大伙儿都知道,这家伙已经没什么用处了,就他偏偏还心思热切。巴望着往上爬。让他自己看去,看他能不能看出一朵花来”

参谋们一边说着,一边顺走廊远去,消失在拐角。

寂静的办公室里,穆尔依旧专注地盯着屏幕。

中央屏幕上,播放的是从双星角战役之后一直到勒雷首都的所有战斗。两边的屏幕上,则是和战斗有关的文字信息和数据。

穆尔仔细地看着,不时停下画面,又调出另外的一场战斗做对比。

忽然,他停了下来,死死地盯着屏幕,口中倒抽一口凉气。

“不可能这不可能是一个人指挥的”他猛地站起身来,飞快地踱步,口中喃喃自语。

“一定是我想错了..........”他站在舷窗前,望着窗外的星空,忽而又快步走到办工桌前坐下,再度查看起之前的战斗。

越看,穆尔就越心惊。

他发现,自己的判断并没有错。从双星角走廊以来,西约追击部队和斐盟断后部队的所有战斗,以及双方进入勒雷中央星域之后的一系列战斗,都是同一个人指挥的

大大小小数十场,每一场都是

“田行健。”穆尔看着屏幕,口中不住地念着这个名字。

对方的指挥手法细节,他非常的熟悉除了那个勒雷联邦的机修兵以外,没有哪一位指挥官有他相同的指挥习惯。

他很少正面对决,舰队战斗时,通常会采用大量的运动迂回。

他也不怎么喜欢运用远距离的齐射。而是利用战舰的高速游走和舰队之间的配合,迫使对方无法从容齐射,从而拉近距离,进入绞杀战。

还有,几次西约吃亏的战斗,对方都是出动匪军。对匪军的撞击战术和战舰分体时机掌握的非常好。更重要的是,他的许多战术中,都大量运用战机

这正是田行健以末世级太空母舰为基础的战机为王策略

穆尔同时还发现,一开始,这位斐盟指挥官在运用基础战术的时候,并不熟练。追击战中,有好几个地方都能看到他指挥失误后又迅疾弥补的迹象。仿佛有人在他旁边指点。

这些迹象并不明显,或许是时机掌握不对,或许是应对战术不适合,或许是战术特定变化规则没掌握........都是短短一瞬就迅疾改正过来。可是,穆尔还是通过反复观察,从中发现了蹊跷。

基础战术,是任何一个军校毕业的学员都不会犯的错误,更别提麦金利拉宾斯基这样的名将老将了。

因此,指挥官,只可能是机修兵出身的勒雷上将田行健

在那支舰队中,只有这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才有可能坐在指挥席上,犯下这些错误。又迅疾被旁人指点而改正过来。

让穆尔震惊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人的基础战术掌握,越来越娴熟

到最后,完全不犯任何错误

不仅如此,在勒雷中央星域的几场局部战斗中,他指挥下的斐盟舰队,打得相当漂亮,各种战术动作简直就像事先经过了精密计算过一般,那种感觉...........就像索伯尔,或黑斯廷斯给人的感觉

穆尔忽然想到了什么,飞快地调出双星角战役。

“砰”

霍然起身的他,直接撞翻了身后的椅子

在他面前的屏幕上,黑斯廷斯和索伯尔之间的战斗,完全就是一本基础战术的教科书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穆尔双目失神地喃喃道。

他终于明白了过来

黑斯廷斯为什么执意南下,押上毕生的荣誉,和索伯尔打一场像双星角那样的战斗,这个隐约困扰着他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

黑斯廷斯的目的,不是和索伯尔对决

他是在利用双星角那场人类最巅峰的军事家的对决,给田行健上课

想到这里,穆尔在也按捺不住,飞快地冲出了办公室,向指挥大厅拔腿狂奔

“哦,有这样的事?”索伯尔看着面前气喘吁吁的穆尔,饶有兴致地问道。

指挥台正前方的巨型天网屏幕中,斐盟舰队就像汹涌的海浪,一次次带着仿佛毁天灭地般的气势,凶猛地扑上岸边的礁石,却在和坚硬礁石的撞击中,一次次被粉碎。

“是的,将军”穆尔急切地将手中的文件夹递给索伯尔:“这是我刚刚汇总的几场战役的分析对比资料。”

索伯尔沉默了一下,微微一笑,结果了穆尔的文件夹。

对于这位年轻的参谋,他还是很喜欢的。

穆尔有天赋,在军事方面,有一种敏锐的嗅觉,思维放得开分析也做得细,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不过,他的家庭身世,终究让他的格局显得狭小了些。

小时候和工作后的经历,旁人的白眼,让他的性格变得有些孤僻。他不善于和人交流,心胸显得也不是那么开阔,有些持才傲物的味道。

在民主国家,通常将西约贵族形容得跟魔鬼一般,要不就是傲慢无礼的白痴。

可从小生于贵族世家的索伯尔知道,千百年来,西约各国贵族阶层还能够掌控一切,并不只是靠金钱收买武力压迫。

在西约,顶尖的科学家、政治家、军事家、艺术家以及建筑、机械、教育等各行业出类拔萃的人物,贵族占了不少。在对子女的教育方面,贵族其实比普通人更严格。

而礼仪修养,更是贵族刻在骨子里的东西。

索伯尔有些惋惜,如果穆尔出生于贵族家庭的话,或许格局会大一点,个人修养气质会好一点。或许自己会和他更谈得来,就像阿历桑德罗一样.............

而现在,他显得太热切了。就连自己身旁的这些将领们,对他都有不少风言冷语。

这倒不全都是别人的过错。

索伯尔打开了文件夹。对于穆尔报告的这些东西,他还是有些兴趣的——田行健能够在短短几天的战斗中,提升到这样的程度?

当然,只是对这个问题有兴趣而已。斐盟联军自动送上门之后,东南战局已经没有什么变数了。他再妄自菲薄,也不会去设想田行健的成长能让自己输掉眼前的战役。

南下最大的心愿,三十年的理想,已经在双星角一战中完成了。

击败了黑斯廷斯之后,索伯尔发现自己比之以前无论是心态还是习惯,都有了些微妙的变化。自己变得有些懒散。变得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内心孤独且寂寞,有一种高处不甚寒,也有一种全力以赴达成目标却没有任何胜利喜悦的落寞和疲倦。

在和黑斯廷斯一战之前,他很喜欢跟穆尔聊起匪军,推测这支军队的种种战术。

可现在,即便眼前战斗如火如荼,他却更愿意和阿历桑德罗聊些不相干的话题,开个玩笑,聊聊自己收藏的那几幅名画.......

索伯尔正启动文件夹,准备查看,忽然,两名情报联络官一脸惶急地冲上了指挥台。还没等这两位在索伯尔面前喘玩气开口说话,就听见指挥大厅中,忽然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喧嚣声。

索伯尔眼睛微微一眯,站起身来,向大厅看去。

“班宁将军的右翼出事了”

“我的天,怎么三支级舰队都跳进人家的包围圈里了,他们是睁眼瞎吗?”

“是德西克和纳加联邦的舰队。他们被切割开了。”

“怎么会这样?”

大厅中,参谋们纷纷站起身来,看向天网大屏幕的左端,不少人用手指指点点,失声惊呼。

索伯尔凝目注视着天网屏幕,并立刻接通了现在的指挥官卡内基上将的通讯。

“出什么事了?”

“班宁上将指挥的右翼战斗,在一个战术变化中,被斐盟联军切割了三支级舰队。”卡内基道:“班宁打得太急了。”

“哦?”索伯尔眉头皱了起来。

自班宁兵败墨提斯星系之后,这位来自西约唯一一个民主国度的名将,就不怎么受人待见。卡内基他们,更是原来就跟他没什么交情。

不过,索伯尔却知道,班宁绝对不是一个沉不住气的人。

对手能够从他的防线,通过战术变化,切割掉三支级舰队进包围圈一口吞下,需要远超于他的指挥技巧和计算能力。

现在的斐盟联军中,还有这样的人物?

就在索伯尔准备调出之前的右翼战区录像查看究竟的时候,两名情报联络官,已经急匆匆地开口叫道:“将军。”

“什么事?”索伯尔凝视这指挥台的屏幕,手上不停。

“刚刚收到情报,苏斯和杰彭帝国,忽然遭遇大量萨勒加联邦舰队攻击。目前,已经有至少三十支萨勒加舰队已经杀进了北海星系,兵锋直逼杰彭首都。同时发动攻击的,还有七支勒雷联邦舰队和一支查克纳舰队,一支塔塔尼亚舰队,一支普迪托克舰队”

“什么?”一旁的阿历桑德罗震惊地叫道。

索伯尔的眼睛,猛地一下眯城了一条缝。他停下手,扭头看着情报联络官。

“将军,另外,我们还收到消息,塔普联军,已经向德西克帝国发动了新一轮的大规模进攻。德西克局势严峻。同时,我们的后勤运输舰,也失去了联系。”

这一个个消息,就像是惊雷一般,在索伯尔等三人耳边炸响。不光穆尔和阿历桑德罗脸色大变,就连通讯频道上的卡内基,也是目光发直。

只有索伯尔,神色不变。

良久,他一摆手,对两位情报官道:“我知道了,你们下去吧。”

“是”情报官转身离开。

索伯尔静静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目光从容地看看穆尔,又看看手中的电子文件夹,若有所思。

请记住本站域名:大风车小说, 搜索 "大风车小说"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