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爸学园  187、网红摊

类别: 都市 | 都市生活 | 奶爸学园 | 剑沉黄海   作者:剑沉黄海  书名:奶爸学园  更新时间:2021-04-09
 
“你嫂嫂给你介绍的对象怎么就看不上了?人家工作相貌不是都挺好吗?你想怎么挑?”

“你说你不喜欢哪一点?”

“哑巴了还是怎么的?那你说说你喜欢哪一种类型的?我给你找。”

老黄家里,黄姨正在对黄莓莓狂轰乱炸。她儿媳妇,也就是黄莓莓的嫂嫂给黄莓莓介绍了一对象,被莓莓姑娘淘汰了。

黄姨见黄莓莓不吭声,光顾着吃饭,气道:“你想找个神仙结婚是吧?”

黄莓莓差点把一口汤喷了。

“神,神仙?那是什么鬼?”

“噢,原来你是想找个鬼结婚?你好挑啊。”

黄莓莓懒得理这个为女儿婚事疯了的大妈,无奈起身,吃饱啦。

“走哪去?”

黄姨盯着她闺女,这个其貌不扬的大女子,越来越横了,说了半天,愣是没撬开她的嘴巴。

“哇人生自由都要限制啊?太过分了吧。”

黄姨命令她,今晚哪里也不准去,老实呆在家里。

“你洗碗!你一天不找男朋友,家里的碗筷都由你洗。”

黄莓莓坐在沙发上,调电视频道:“让老爸洗。”

黄叔原本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闻言怒道:“我是你家长工呢?!”

黄莓莓挑拨离间:“妈你听听,你还管我呢,和你同床共枕的人都要造反了,你不管管?说你是地主。”

黄姨果然把火力分了一部分给黄叔,黄莓莓优哉游哉地拿出手机玩,她同事谭莹发来信息,约她明天一起唱歌吃饭。

好啊黄莓莓痛快地答应了,但是她知道,谭莹的目的不在于约她,而是……

果然,下一句,谭莹就暴露目的了。

——要不叫上张叹一起?

黄莓莓撇撇嘴,她这个朋友自从认识张叹后,各种打听他的消息,一开始只是拐着弯打听,后来干脆直来直去,现在已经不满足打听了,开始约人。

谭莹好几次通过黄莓莓,想约张叹,但是都被黄莓莓找各种借口拒绝了。

她有些头疼,盯着手机发呆,绞尽脑汁想怎么婉拒谭莹。

她想到前些日子她妈告诉她的一件事,说大明星苏澜到小红马深夜学园去了,在张叹家吃了一顿晚饭,看起来和张叹言行亲切,似乎,似乎哈,这是她妈忍不住八卦的一句,张叹在追求苏澜。

苏澜啊,张海王果然志向远大,黄莓莓心想,难怪她发现张叹这段时间老实多了,原来是放长线钓大鱼,开始追求明星了。

这个牲口,鄙视他!

想到这里,黄莓莓更不会放谭莹飞蛾扑火,这不是作死吗,寻死觅活的时候她可不会陪醉。

不让她知道,她还可以视而不见,但偏偏要从她这里跨过去,她做不到见死不救。

“咦?张叹的电视剧就开始了,老黄,你去洗碗。”

黄姨发现电视上出现了她正在追的《女人三十》,立刻坐到沙发上来,看剧。

黄叔不忿:“不是说莓莓一天不找男朋友就要洗一天的碗吗?怎么又落到我这个长工头上。”

黄姨一听,也是,支使黄莓莓去洗碗。

“行行行,养育之恩大于天,我来洗碗。”黄莓莓起身,收拾碗筷。

黄叔有点小嘚瑟:“这还差不多。”

黄莓莓来到厨房,先把短信发了。

这回她没有找任何借口,而是发了《女人三十》的链接过去,再编辑了一段话:这是张叹的作品,现在正在电视上热播。

另一层意思是,人家这段位,你恐怕……

西长安街上,又是一个清爽的早晨。

虽然是周末,但是街上依然行人如织,车水马龙。

小白今天不用上幼儿园,跟着舅妈跑煎饼果子摊。

“是《女人三十》里的煎饼果子摊吗?”

“真的是啊。”

“咦,这是小白吗?怎么戴着面具?”

“小朋友,把面具摘下来看看。”

小盆友摇头,她戴上面具就是为了低调。

不要看人家的颜值,看人家的煎饼果子,好吃才是王道。

小白今天戴了一张小兔子的面具,是那种很简易的塑料面具,前些阵子工地上的老白们到家里吃饭送给她的。

今天正好戴上,派上用场。

她依然站在凳子上嚷嚷:“排排坐,你一个我一个,不要急噻”

她在维持秩序,让大家不要急,慢慢来,太快了她舅妈做不赢。

热热闹闹的早上很快过去,马兰花准备的煎饼果子全卖光了,还有许多人没有买到,只能遗憾地离开,傍晚时分再来。

“现在煎饼果子卖的好快啊。”马兰花一边收拾摊位准备回去,一边对小白说。

以前她为了卖掉煎饼果子,不得不带着小白到处转悠,什么火车站、地铁口、公园,都跑过。

现在,只是在城中村和西长安街交汇的路口一站,一会儿的功夫就卖光了。

有人还没有离开,建议道:“马大姐,现在你们出名了,大家都冲着你们的名气来,你可以涨价,现在一套煎饼果子卖5块钱,太便宜,涨到10块20块都大有人买,你要是胆子大,50块钱都行,而且抢着买。”

马兰花吃惊地问:“50块也有人买?”

“当然有,你不用担心,我敢打包票,绝对有人抢着买,你要知道,大家都不缺钱,你卖的也不是煎饼果子,你卖的是名气,是知名度,是一种情怀,大家吃的也不是煎饼果子,而是虚荣心。吃了你的煎饼果子,觉得自己也进入了《女人三十》的剧情里……”

“啥子东东”马兰花听的云里雾里。

对方笑了笑,说了句“你好好想想”,朝小白打了声招呼,走了。

小白目送这人远去,转头对马兰花说:“舅妈,我爪子觉得这个人神戳戳?”

马兰花:“他不是神戳戳,他是聪明人。”

他是聪明人,而她是老实人,所以她听不懂他的话。

老实人本本分分过日子,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不懂,也不想懂。在她看来,别说50块,就算一套煎饼果子卖10块,那不是坑人吗,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吹来的,成本摆在那里。

她想赚钱,但更明白赚钱的辛苦,每个人都不容易。

至于什么卖的是名气,她能有啥名气,她就是个中年大妈,一个大城市里的农民工,偶尔客串了一部电视剧,被一些人知道了,但说到底还是农民,这份底色永远不会变。

她对自己有清醒的认识,绝不会因为拍了一部电视剧,就觉得自己了不起。

日子还要照样过,只不过更好了一点。

她收拾好东西,叫小白爬上来,蹬着回家。

请记住本站域名:大风车小说, 搜索 "大风车小说"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